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钥匙之谜

北纬51度3小说作品_灰石全文在线阅读_第九章 钥匙之谜

更新时间:2021-07-21 13:41:03
灰石状态:连载中作者:北纬51度3全文阅读

小三儿么?却这张白的也没什么光泽的脸,让大立猛地有一种错觉。这张脸上放佛能看见陈仁的影子,又放佛有于小三儿的影子,那双空洞地的眼睛,就像是这个房间像,乳白色的,延展开来,放佛能让人这头栽进来。他的眼睛朝大立的后上方望去,大立扭头,天空闪现出一从梦中醒来,大立看着阳光柔和地洒在床单上,斑斑驳驳的光点,让自己有一刹那的走神,发呆。。

第九章 钥匙之谜 精彩章节

  白夜,没有阳光,却如同白天一样光亮,但又如同夜晚一样静谧。在这个白色的房间,抑或根本就不是什么房间,每次来到这个房间,李大立的眼睛就如同这乳白色的墙壁开始延伸开去,好像并没有尽头,也没有阻碍。在延伸的白光处,那个婀娜的女子,离自己越来越近,由于反射的原因,大立眯起眼,想尽力看清她的长相,然而越是想看清楚,越感觉模糊。突然有人拍了下自己的肩膀,扭头,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心里一阵失落,难道不应该是于小三么?然而这张白的没有什么光泽的脸,让大立猛然有一种错觉。这张脸上放佛能看到陈仁的影子,又仿佛有于小三的影子,那双空洞的眼睛,就好像这个房间一样,乳白色的,延伸开去,仿佛能让人一头栽进去。他的眼睛朝大立的后上方望去,大立转头,天空闪过一道红光,很亮,却不刺眼,朝自己直愣愣地飞过来,双脚好像生了根一样,挪不动半步。

  从梦中醒来,大立看着阳光柔和地洒在床单上,斑斑驳驳的光点,让自己有一刹那的走神,发呆。

  “嘟”电话有点刺耳地震动起来。

  短信,“今晚8点,飞鱼。于小三。”

  大立隐隐觉得于小三真的是要开始调查陈仁的事情了。飞鱼确实是最好的切入点,可是赵明诚看自己时奇怪的眼神又浮现在心头。他一定是这次事情的关键人物。

  私自行动在材料配置室是不被允许的。

  不过今天周末,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大立摇摇头,不去想这些。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来不及洗漱的大立从床上跳下,匆匆套了件帽衫。

  开门一看,潇潇婷婷袅袅地站在门口。

  一件西装外套下,裹着一条长裙,凹凸有致的身材尽收眼底。一段时间没见,这个小妖精愈发的妖娆起来,头发似乎也长长了不少,随意地披在身后。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潇潇消失了一段时间。不过大立也不会刻意去找她,这样的关系反而让自己觉得舒服。

  “怎么了,看傻眼了啊?”潇潇嫣然一笑,伸手抚了一下大立的脸。

  这个亲密的举动,让原本就有了反应的大立一下子爆发起来。

  现在的大立跟以前有了很大的变化。

  一把拉过潇潇,关上门。潇潇也顺从地倒在大立的怀里。

  在潇潇身上的时候,大立心无旁骛,最近的事情一直困扰着他,好像有什么真相就在眼前,可每每到了要触碰到的时候又突然消失不见。只有在鱼水之欢的时候,才能够完全忘记这些事情。看着身下的美艳的女人,大立仿佛有了源源不断的力量。潇潇的呻咛声越来越重。

  “大立,我怎么发现你的身体越来越强壮了。”潇潇满足地躺在大立臂弯里,轻抚着他的臂肌。被她这么一说,大立好像也觉得最近的自己正在发生一些变化。整个人不再像以前那样没有精神,身体里面也好像在积蓄能量,让自己有一种想要释放的感觉。

  “对了,潇潇,你的那个领导叫什么老孟的,你记得么?”大立试探着。

  “老孟?什么老孟?”

  “就是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请我去吃饭的那个人,在你工作的地方。”大立对潇潇有太多怀疑,虽然此刻的她全身赤裸,坦诚相见,但是大立知道她心里的秘密还不是现在自己能够窥视到的。

  “哦,那个是凌局长的同事。我这种小角色哪能认识他啊?”潇潇自嘲着。

  凌局长!

  大立有开始头疼了,那个手术,不管自己有没有确定是否真实发生,这个名字对大立的冲击都是很大的。而身边的所谓凌局长手下的潇潇也让自己感觉到一阵危险感。

  面对大立突然有些僵硬的身体,潇潇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她轻轻地靠紧大立,贴着大立的耳朵,柔声说,“亲爱的,我还想要。”一双手轻柔地往大立的下身伸去。

  大立在疯狂之后再次入睡。

  朦胧间,大立听到潇潇的声音。

  “嗯,嗯,好的,我这边没有问题,都在控制之中…是…是,他应该已经到了第…阶段…”潇潇朝大立躺着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担心地拿手捂着手机,边往外走,压低了声音。

  “好,再联络。”

  大立特别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立变得嗜睡。

  这种困意就像无边无际的黑暗一样,能够瞬间吞噬所有的光明。大立有意识想动身体,可是整个人就这样沉沉地睡着,起不来。明明能够听到潇潇的声音,却怎么也清醒不过来。这样的情况让大立又觉得听到声音这件事会不会只是自己的一个幻觉。

  一切都不太真实。

  这一觉睡得很沉,醒来的时候天色都有些暗了。

  “亲爱的,你起了啊。”潇潇灵巧地扑上来,小小的鼻尖就在大立眼前,显得格外可爱。

  “饭菜我做好了,不过我现在有事要先走了,你快点起来吃吧。”潇潇体贴的样子让大立瞬间感觉到一阵暖流涌到心里。如果只是这样单纯地生活在一起,也不赖。

  潇潇利索地穿好衣服,巧笑回眸,打个招呼就走了。

  看着潇潇的背影,大立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同。这种错觉最近一直在困扰着大立。

  手表的时针已经指向7点。大立突然想起和于小三的约定,立刻起身,匆匆往外面赶。

  已经初秋的夜晚有一丝凉意。空气中弥漫开一股淡淡的桂花香。这个岛城总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向人们昭示着秋天的临近。惬意而又温暖。

  要是没碰到这么多事情,李大立一定会感谢老天给了自己这么多以前不敢想的东西。金钱、地位、爱情。

  爱情。

  说到这个,桃红的模样突然出现在大立的脑海里。

  桃红,她跟潇潇不一样,如果潇潇是一剂毒药,那么桃红更能给大立安心的感觉。不过她们俩对大立来说,都是谜一样的存在。

  “飞鱼”的霓虹灯在漆黑的夜幕下并没有太过耀眼。鹅黄色的灯光反而让大立有种回家的感觉。往门口走去,突然从灰暗的拐角处出来一个影子。低着头,看不清脸,身材中等偏高,瘦长。往大立快速靠过来。

  大立本能往旁边弹起,自己都被自己这瞬间的爆发力有些吓到,还在庆幸,那个影子并未被甩掉,而是在第一时间跟随大立的弹射,几乎撞在一起。大立感觉到有东西被塞到手上。想抓那个影子,却已不见踪影。

  只有空气里留下淡淡的味道。有些熟悉,有一种医院消毒的味道,不过又不是太像。

  手里的是一张卡片,名片大小,白色,材料摸上去跟之前收到的信封邮票有些相像。大立来到门前反光处,看到上面写着“卡座13号”。

  这是一条信息。知道自己来这的只有于小三,会不会是他。

  大立刚一愣神,再看手上,卡片消失了。

  没有一丝痕迹。

  连生死都经历过,大立已经不再去纠结这种小事。现在他的世界里一切都是有可能发生的。既来之,则安之。

  飞鱼的装饰不是很现代,明显带着一丝怀旧的风格。

  没有人特意招呼,大立自己往13号卡座走去。

  之前被陈仁,或者说12号特工带到这里,当时好像是关门的。现在来看,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陈仁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大立坐下,点了一杯伯爵黑啤。最近爱上了这个牌子的黑啤。不过不太想吃什么东西。大立最近好像根本感觉不到饿。

  手表的指针指向8点10分。

  于小三仍旧没有出现。

  大立开始观察起这个还算温馨的小酒吧。12号不惜生命带自己来这里。一定有奇特之处。

  飞鱼的装修很复古。带着一点英伦风。陈旧的茶杯、斑驳的实木桌子、杯沿有缺口的啤酒杯、还有每桌都放着一台泛黄的收音机。这是那种老式的收音机,零件都有一些脱落。但是却仍旧能够接受到电波,咿咿呀呀得发出一些声音。有音乐,有访谈,声音不大,虽然并不太清楚,却能够听到来自电波那一头的声响。

  13号卡座,位于大厅内一个柱子旁边。朝门坐的话,能够避开店内大多数的眼光。绝对是谈恋爱的最佳位置。不会被太多打扰。

  大立等得有些无聊,拨打于小三的电话,却不在服务区。

  这个人虽然神秘,可是约好的8点,照于小三的性格,不该迟到的。

  大立紧盯着正门。

  这是进来一个人,一袭黑色风衣,帽檐压得死死的。进门只后稍稍抬头,大立分明看到他两道犀利的目光。他是赵明诚。

  大立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自己,自己的位置非常有利于隐藏。赵明诚进门之后扫了一圈大厅,直直朝包房走去。大立的目光紧跟其后。开门的一瞬间,大立瞥见了一个女人。

  虽然只是这么一瞥。大立还是能够确定见到的就是桃红。

  她怎么会跟赵明诚单独出来。按理说,两个部门交集并不大。一瞬间各种思绪涌上心头。

  “食人鱼”就死在桃红面前。

  这并不是巧合。

  “兹!”收音机的一个噪声打断大立的思考。

  “今晚8时许,一个蒙面的…中年男子,…街头…突然挥刀…砍向一名6岁儿童…情节残忍…据目击者称,…神情恍惚,可能是精神病…警方正全力追捕…”收音机断断续续的报道把大立拉回现实。

  最近这种袭击事件好像越来越多。人都是怎么了。六岁的孩子。大立摇摇头。

  于小三还是没有出现。

  再拨电话,也是不在服务区。

  大立听着收音机,猛然被电触到一般。

  收音机上断断续续的报时“9月28日,9点整”。

  今天已经是9月28日了?

  大立清楚记得,收到小三短信是在9月27日。怎么会多过了一日。

  难道自己昨天睡了整整一天?

  潇潇为什么没有叫醒自己?

  一连串的疑问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包房的门开了。赵明诚四周巡视一番,低头走了出去。

  大立下定决心,跟踪桃红。

  赵明诚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可是桃红,应该可以看看。这个谜一样的女子早就占据了大立的脑海。

  大立一直盯着包房门口。可是迟迟没有人出来。过了一会服务员开门进去收拾东西。

  里面早已空无一人。

  桃红呢?

  大立猛然起身进去包房,这个包房很小,适合情侣幽会,没有窗户,只有呼呼作响的排风扇在头顶。

  “这里的人呢?”大立不顾服务员异样的眼光。

  “您好先生,这里的客人刚刚已经出去了。”

  “我说的是那个女的。”

  “对不起先生,这个包房只有一个先生待过,刚刚离开。”

  大立有些失魂落魄。

  难道又是自己眼花?

  “把我的位置换到这吧,我原先13号卡座。”

  大立一下坐在位子上。包房里面四面墙壁,没有任何出口。服务员看大立坐下,递上菜单,关上门出去了。

  整个包房,极其安静。这是个谈事情的好地方,隔音效果很好。青砖的墙壁能够看出有些年头了。桌上的收音机关闭着。大立想,现在坐的位置从刚才看来应该就是桃红坐过的。甚至大立都能感觉到垫子的温热。

  不对,大立突然有些神经质地从座位上起来,蹲下去,闻着座垫。一股淡淡的盐酸的味道。这个味道跟刚才门口黑衣人身上的味道不太一样,但是却让大立想起了“食人鱼”尸体的陈放室,就充斥着这个味道。

  大立回家的时候已经过了11点。路灯幽幽地照在身上,一阵寒意直逼心底。

  大立觉得自己好像被某个东西控制着,渐渐走到某个阴谋里去了。

  阴谋,大立心想,自己一个普通人,怎么会扯上这些东西呢。

  远远地走来一个醉汉。

  说是醉汉,是因为他走路的姿势非常奇特。

  一般人走路,手会不自觉得跟着摆动。而他走路,双手根本没有在动。而且步子的幅度一大一小。远远看去,像是一奔一跳的,有些可笑。

  路过大立时,他突然站住,

  “呵呵,呵呵”

  他就这么傻笑着,看着大立。

  大立抬头,一阵心惊肉跳。他只有一个眼睛。浑浊无光。而另一个眼睛只有眼白,眼角好像还有黄色的液体涌出。

  大立吓了一跳,差点喊出声来。最快速度走离他的身边。大立感觉到那道目光一直跟随着自己。

  周一的早上,大家都有些倦意。脚步虽然匆匆,脸上却仍带着周末的懈怠。

  早上的例会。赵明诚没有出现。

  只有王力副主任到场,安排三组的工作。

  “三组近期任务是要出差。可能去东北。具体地点另行通知。你们的赵队长已经先过去前期准备了。”

  “额,主任,钥匙的事?”赵明诚不在,资格最老的乌拉低声发问,却直接被王力冷冷的目光打断。

  “钥匙的事情到此为止,注意保密。”扔下这句话,王力转身离开。

  不容置疑。

  看向于小三。他似乎没有提起大立爽约的事情。

  “别乱想了。”老黑拍了一下愣神的大立,“钥匙的事情,你要是真想知道,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一点。”

  “真的?!”大立有些兴奋。

  “其实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钥匙一直是在监控下,冷冻在零下1000度的试验材料里。肯定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钥匙。”老黑像似自我肯定地补充一句,“不过我知道,钥匙一共有15把。这次丢的这把应该是一组负责保存的一把。其余的钥匙,分别在剩下的另三个组。不过并不是15把都在我们这边。好像总部…”老黑突然打住,没有再说下去。

  因为大立看到老黑的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他明显是在忍受着什么。

  “你…”大立上前,老黑摆摆手,扭头离开。

  钥匙好像跟材料配置室有着密切的关系。

  大立觉得自己还是应该问问桃红。

  可是桃红的办公室门口的名牌指向了“公出”字样。

  她也出差了。

  大立心中的疑惑仿佛得到了肯定。她肯定跟赵明诚有什么联系。

  下班前,郝建国又来找自己。

  “大立。又来打扰你,你看看认识这个人么?”郝队长没有客套,直入主题。

  拿着照片,大立大吃一惊。照片上的人,虽然没有见过。可是那个神情和轮廓。分明就是昨天从身边走过的那个独眼男。

  “这个,不好说,”大立在组织语言,“我昨晚见过一个人,跟他很像。只不过那个人只有一个眼睛”。

  “一个眼睛?”郝队长喃喃自语。不过并没有再问下去,收起照片,有点意味深长地看着大立,“大立,你听说了昨晚一个6岁小孩被人砍死的事情么?”

  什么!死了?

  大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

  “听收音机说了。就是不知道那个孩子已经死了。”

  “收音机?”郝队长嘀咕了一句。

  “好了,没事了,”郝队长故作轻松地拍拍大立的肩,“呦,最近有健身啊!肌肉大了不少啊。”说完跟大立打个招呼就走了。

  看来自己跟警察也理不清楚了。

灰石状态:连载中作者:北纬51度3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重生三国之我是林凡 这个妹妹不太冷 青春盛宴 冥嫁:农门娇女 盛世帝宠之嫡女凰后 私宠甜心:总裁老公太霸道 萌妻小宝:神秘爹地你别跑 英雄凛然 不死之墓 蜜宠99分:竹马校草,请自重 青柠之夏 特种兵之异界风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