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 银行卡

北纬51度3小说作品_灰石(完整版)_第八章 银行卡

更新时间:2021-07-21 13:41:02
灰石状态:连载中作者:北纬51度3全文阅读

  自从升职以来,大立的工资和公司的地位都大大提高。对一个刚毕业没几年的人来说,这种少年得志的喜悦很容易让人冲昏头脑。  可是大立对那张银行卡的忌惮也愈加严重。  

第八章 银行卡 精彩章节

  自从升职以来,大立的工资和公司的地位都大大提高。对一个刚毕业没几年的人来说,这种少年得志的喜悦很容易让人冲昏头脑。

  可是大立对那张银行卡的忌惮也愈加严重。

  上回收到的那封奇怪的信之后,大立发现之前的那封“150710”不见了。估计是黑衣人偷走的。而最近那封信中所写的“银行卡”也正是大立最担心的一点。毕竟连续两次收到信之后的第二天就有人死去,而且表面看起来都跟自己有关系。

  大立决定要解开银行卡的秘密。如果寄信人要害自己,以自己现在的情况,那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更不会给自己一些奇怪的信息,仿佛像要提醒自己一般。

  大立插入银行卡,面对跳动的密码界面,有些犹豫地打入了“150920”这六个数字,毕竟这是大立现在脑海中唯一能想到的六字密码。

  果然可行。

  大立暗暗出口气,有眉目了。

  这张卡的余额显示仍旧是一串数字,金额不大“928.20”。大立不明白,这么千辛万苦塞给自己的银行卡,本以为里面会是一笔大额资金,看到这串数字,反而有些失落。

  退卡出来,大立有些茫然地靠在墙边,老孟的惨状突然浮现在眼前。

  为什么要挖去他的眼睛?

  眼睛?

  老孟那双有些颓废、有些下垂的眼睛。

  天哪!

  那条老黄狗的眼睛!和老孟的是一模一样的!

  难道这事跟于小三又有关系。

  大立背后一阵凉意。那天晚上的黑衣人的事情要不要告诉郝队长。事情的发展好像已经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了!

  大立看着手中的金色的银行卡,现在手上就这么一个线索。他想再看看能不能从中再找到点什么。转身,插卡。

  嘟嘟。

  密码错误。

  这怎么可能,大立重新试了一遍,还是错误提示。

  就这么一会,密码失效了。

  大立愣在原地。

  突然手机响起。材料科召集,紧急事件。

  大立在材料科一周的工作,很是单调。虽然是三组的副组长,可是材料配置室里一共有五个小组,组和组之间并没有交叉联系。大立所在的三组除了组长赵明诚和另外三个老成员之外,就是自己和于小三。三组内部的交流暂时也不会带上他们。这一周只有大立和于小三在办公室坐着,其他人都有任务在外。这次的紧急事件,大立觉得是一个接触到工作核心的关键。

  来到材料配置室的会议大厅,组长赵明诚、组员老黑、乌拉和王墨已经一脸严肃地坐在一旁,于小三此时也正巧跟大立同时到达,俩人互相点点头。大立对他还是心存芥蒂。

  赵明诚看到他们,示意他们赶紧坐下。

  另一边坐着的是一组的人。据说一组是专门负责警戒的。

  大立看他们一个个身材健硕。而他们的组长却身形消瘦,一脸尖嘴猴腮样。有点神似凌局长。

  “大家注意,现在通知一件紧急事件。”材料配置室的副主任王力神色紧张。

  “一组老鼠,你介绍一下具体情况。”

  “咳咳,好,大家看显示器。”那个尖嘴猴腮的被称为老鼠的一组组长,说起话来倒是不像他的外表那样。

  “材料室一直是公司最核心的地方,材料室无论是设计,构造以及电子防御措施都是国内乃至国际上最先进的。全天候的红外线探头、人体分析扫描器、重量检测仪。这些我不多说,但是你们看这个这个最新的红外线录像,就是这里,”老鼠按住暂停键,指着屏幕上一处很难发现的黑影,“这个影子,动作敏捷,摄像机只捕捉到这么一点镜头。”

  “不对啊,老鼠,”赵明诚冷淡地打断他,“你们用的是红外线摄像头,外加重量感应仪,也就是说那的监控室全天候无死角,别说是一个人了,就是个苍蝇飞进去都会引起重量的变化,导致全室瞬间封锁,就算有机会进去,也是万万没有机会出来的。”

  “对,”老鼠深邃的眼窝让大立有点害怕,好像能看透一切,“问题就出在这里,我们仅仅只有这一个影子的成像,重量感应器没有任何反应。发现后我们进入到材料室内也并未发现任何生物。换句话说,这个影子仅仅是个影子,没有重量,没有生物体征。”

  老鼠说完,会议室一片安静。

  大立仔细看着眼前的屏幕,那个黑影,保持着一种奇怪的姿势。他是半弯腰的,双手着地,然而他的双腿却并未弯曲。

  双腿没有弯曲,身体前倾,半弯腰,他的双手却可以碰到地面!

  这,还是人么?

  大立甚至能够感觉到那个黑影要渐渐转过头来一般,双眼黑洞洞的。

  “我们有什么损失么?

  于小三突然开口,打破会议室的沉默。

  “我们丢了一把钥匙。”王副主任迟疑了一会,开口道。

  “我已经把鸽子派出去了,先去黑市探探。”老鼠看了一眼于小三,扭头对王力说道。

  “到底还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会就这样把我们都叫来吧?”赵明诚好像根本不忌惮王力的副主任的位置,冷冷地扫视了一下老鼠。

  “这个,赵组长,除了那把钥匙之外也确实发生了点事情。一组的食人鱼死了。”食人鱼是一组的一个重要成员,长期负责材料室内外的警戒。

  换句话说,要不是食人鱼的尸体被发现,一组也根本没有机会找到录像上那个隐秘的黑影。

  刚想到这一层。赵明诚就哼了一声,“一帮废物”。

  食人鱼死的事情并没有惊动警察。不过军方已经介入。

  大立来到陈尸房,已经有几个穿着军装的人物正在做记录。他们的军服有些不太一样,清一色戴着蓝白条纹的臂章。可能是部队里那种类似特勤科的特种单位吧。

  “哦?这两位就是新收的组员吧。”那个年纪稍大的军官拍着赵明诚的肩膀,指着李大立和于小三,大立有些奇怪,他似乎忽略了王主任以及他身后的一组,反倒和赵明诚相熟。

  “你一定是李大立。我看过你的资料。从贸易局过来,要好好干啊,我们之前可从来没有提拔过公司外部单位的员工。”大立还在犹豫该怎么接话,他就转过眼神,看着于小三,似乎眼中有些许疑惑,

  “于小三。我们是不是之前见过面?”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能感觉到一丝紧张。赵明诚知道跟眼前这个人见过面的人只有两种,敌人或者战友,而前者早就无一幸存。

  “没有,长官。”于小三出奇的冷静。

  那个军官紧紧盯着于小三的眼睛看了一分多钟,

  “呵呵,我相信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的。”说完就不再理会小三。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给大立带来太多影响,他已经有点担忧自己到底是在一个怎样的公司上班了。

  尸体被盖着一床洁白的床单。能够闻到浓烈的刺鼻的味道,有点像盐酸。

  从裸露的脚踝和手臂能够看出,这应该是一具女尸。

  赵明诚戴好手套,正要掀开床单,被老鼠一把拉住。

  赵明诚扭头,狠狠盯住他:“什么意思?”

  “这个,不太合适吧?”老鼠有点畏惧地松了手,看看大立和于小三。

  “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不合适。”赵组长的话不容否定。

  一具洁白的尸体慢慢呈现出来,看到高耸的胸部时候,大立心里明显一阵荡漾。自从和应潇潇发生关系之后,自己的性欲有愈发强烈之势。

  看到她的脸的时候,大立脸上开始阴晴不定起来。

  食人鱼,就是赵阿丽!

  她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痛苦还是解脱,非常让人不好理解。可能是因为实体僵硬的关系,这个表情非常不自然。

  “伤口在颈后。”一旁穿着白大褂的人用手值了一下。

  轻轻掰过她的头颈。

  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血淋淋地,就像一张血盆大口一般,大张着。

  脖颈的皮肤整块被撕掉,里面像是被掏过一般,只剩下凝结的血液。

  大立后吸一口冷气。

  怎么会是她。

  再看于小三,他也微微皱了下眉。

  这事情可能真的很棘手。很少看到有什么事能够惊动小三的。

  “难道,真的是铁手干的。”大立看着赵明诚,突然脑海里闪现了这么一句话。大立知道自己的冥想又莫名触发了,刚想听下去。突然“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赵明诚回过头,看了大立一眼。

  “我们已经开始调查,并且锁定了一个嫌疑目标。”老鼠像是急于表现自我一般,毕竟死的是他的组员。

  赵明诚挥挥手,三组就离开了。

  “老黑,你带着大立,乌拉,你带着于小三,你们分成两组,今晚9点到这里公司集合,到时候联系。王墨,我另外交代你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

  “已经在他身上装了‘笼子’,逃不了。”

  “那好,现在你们回去上班,今晚集合。”

  大立本来想问老黑,刚想开口,老黑先说道,

  “别问,三组的规矩,照办就行。”

  老黑黑着一张脸,真符合他的名字。

  大立怏怏地离开,心中满是狐疑。赵阿丽居然会是一组的人,那她来贸易局,难道是为了监视我们,又或者只是监视于小三。大立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好让人监视的。可是那天发生的怪事又涌上心头。谁能说自己就一定置身事外了。老孟,凌局长,还有那个被杀人犯王队长,然后就是那件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怪事。

  大立有些无助,觉得自己正在被一个巨大的阴谋卷入进去,他就像一个在暴风雨中飘零的叶子,找不到依靠。这时候他想到了桃红。

  桃红毕竟救过自己一次。她现在又是主管公司内勤,说不定她能知道一些什么。可是想到她和经理的事情,大立又有些醋意。可是除了她,自己还能找谁。

  大立来到桃红办公室。正要开口,被桃红制止,带着他往公司外走去。

  大立看到桃红坚定的眼神,不多说什么,跟着她。

  走进公司边上的咖啡厅。桃红优雅地坐下,一身职业套装的她让大立开始幻象起来。

  “大立,有什么事在这边说,办公室不方便。”桃红仍旧那么温柔地说话。

  “我想问…”大立迟疑一下,心里太多疑问,不知道一下子该问什么,稍微缕了下思路,

  “赵阿丽…”

  桃红微笑地打断他:“她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不过你别再去打听。这件事情是公司现在的高级机密,公司外部包括贸易局没有人知道这件事。这事是你们这些内部机密部门,甚至也只有你们一组、三组能够接触到。”

  看到大立眼中的疑惑,桃红补充道:“我知道是因为,她的尸体是我发现的。”

  这句话让大立心中一惊。一组的警戒网络覆盖全公司,如果公司一旦发生什么特殊状况,没道理桃红会是第一个发现者啊。

  “呵呵,”桃红像是能看透大立的心思一样,“她就死在我的面前。”

  大立一下子被咖啡呛到:“你的面前?”

  “是啊,她来找我,说她很害怕,说最近一直有人跟着她,甩不掉,还说什么冰蓝要行动了…”

  桃红喝了口咖啡,继续道:“她还没说完,就突然闪过一道血光,她就那么倒在地上,死了。其实她那天来是想让我帮她找王力主任的,我知道她是一组的人,劝她找他们组长,她好像不太相信别人。”

  大立没有继续问下去。

  冰蓝,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大立,你千万不要自己去追查这些事,到我这就打住了。这件事情不是你能控制的。”桃红有些担忧,“我都不知道今天告诉你这些,会不会是坏事。”

  晚上9点,大立跟老黑负责在公司的后面蹲守。

  老黑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他皮肤黝黑,大概40岁的样子,一手的老茧,一看就是经常干粗活的人。今天老黑穿着一身休闲的黑色大衣,在这样一个炎热的夏天里,他的装束算是奇怪的。不过大立没敢问他原因。老黑和大立都戴着耳部嵌入式的对讲机。

  大概过了安静无聊的15分钟后,老黑突然开始说话:“他来了!”

  也没有理大立,直接往后门扑去。

  就好像他算准了时间一样,正好一个黑影闪出来!

  黑影的速度很快,看到老黑,他看似轻松的一个扭动,正好避开老黑迎面而来的拳头。然而老黑也早有准备,在看着像要倒地的时候突然在半空中一个挺身,硬生生把自己拉了回来,撞向黑影的后背。这一下黑影没有避开,往前一个趔趄,直扑大立而来。

  “拦不住他!”老黑大吼一声。

  可是大立根本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哪里见过这一幕,整个人像定住了一样,已经动弹不得。

  “大立,飞鱼见!”那人擦着大立过去时留下这句话。

  飞鱼?好熟悉的名字。大立一时没有记起。

  老黑拉了他一把,就急急超前追去。

  大立不急多想,紧紧跟上去。

  “于小三,乌拉继续守住前门。大立,老黑去追。”对讲机里传来赵明诚不容置疑的部署。大立边跑边四处张望了一下,不知道赵组长在什么地方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老黑的速度随着黑影开始加快。大立明显体力不支了。

  慢下来的大立突然想到飞鱼就是那家应潇潇曾经约见自己的地方。大立眼看着已经没有了老黑和黑影的踪迹。自己就往飞鱼方向赶去。过了有十分钟,突然发现老黑倒在路边。黑色的风衣特别显眼。

  “大立赶忙上前,老黑你没事吧?”

  突然一阵剧烈的头疼袭来。这种疼痛的感觉跟大立之前的偏头痛特别相似,但是这次却剧烈了上百倍,大立的大脑一片空白,不能思考,甚至不能呼吸,大立有种窒息的感觉,一头倒在老黑的身旁。恍惚间,大立看到一个人,走过来,却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却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他轻轻地把大立耳朵里的对讲机拿了出来,稍一用力,大立看到一阵粉末从他的拳头中慢慢散下来。

  “嘿。你没事吧!”大立勉强睁开眼,不知道自己昏过去多久,身边是老黑。

  老黑坐起来,嘴角挂着血迹。看来自己昏了没多久时间。

  “妈的,刚才被偷袭了。”

  “怎么?”

  “还有一伙人。你现在快往这个方向过去看看,我站不起来了。”

  老黑艰难地往飞鱼的方向一指,下意识摸了下耳朵,

  “妈的,‘爪子’都被拆了。不知道什么来头!”

  大立起身往前跑去。

  飞鱼就在眼前。这个几个月前还来过的酒吧,突然冷清了许多。灯光昏暗,看不到一个人。俨然像一个刚刚倒闭的破旧小酒吧。

  大立刚一进门,就被人拉倒一边。

  是那个黑影。酒吧内没有灯光,大立吓了一跳,本能地喊道:“你是谁!”

  “大立,是我,陈仁!”

  “陈仁?”大立不敢相信,直到他打开了开关。桌边的一盏小灯亮起。

  “怎么会是你!”

  “你别多说话,我的时间不多了。我知道三组给我装了‘笼子’,我死定了。现在说这些你可能还不懂。你一定要小心赵明诚。他很有可能是冰蓝的人。赵阿丽的死跟他有直接关系。有些事情我也没弄清楚,我只知道他现在想借着赵阿丽的死把矛头指向我,要置我于死地!”陈仁喘了口气。大立迫不及待地问道:“为什么要杀了你?”大立对于自己现在能够这么轻易地说出生死,感到不可思议。

  “我是总参直属的特勤队队员。我的代号是十二号。我一直就怀疑赵阿丽,于是就故意接近她,找机会查了她的手机,发现了一个手机号码,是赵明诚的。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号人物,直到我进了外联分组。我发现赵明诚通过我们组长,一直跟一个奇怪的电波频率联系。”大立越听越糊涂。电波联系?

  陈仁没有解释,看了下手表,继续道:“这个频率被我查到,是来自飞鱼,所以我这个礼拜一直在这边调查。我发现这边的次级电波频率特别特别强。可能是冰蓝的总部。”

  “为什么要告诉我?”大立还是不明白,自己在这件事中到底是什么角色。

  “因为你是‘红频’低于0的人,特勤队被授权,可以把情报传给你这样的人。其他的我也不清楚。”大立还想继续问。

  陈仁看了眼手表,摇摇头。

  大门被撞开。

  赵明诚等一队人马进来,他们一个个都穿着黑色风衣,只有于小三跟大立一样,短袖变装。赵明诚看了眼陈仁,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我知道你什么都不会说的。”

  突然,一阵巨大寒气袭来。陈仁的眉毛、头发泛起了白色水珠。瞬间这层白色水雾笼罩全身。只听轰的一声,陈仁居然从里到外炸开来。奇怪的是,除了粉末和巨大的寒意,没有一点粉末。

  大立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穿着黑色风衣了。

  陈仁,或者说是十二号,就这么消失了。毕竟是同事过一年的人,大立的眼眶有些湿润。眼前的这个赵明诚简直就像一个魔鬼。

  “笼子的威力越来越大,越来越稳定了。”王墨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赵明诚并没有问李大立发生了什么。他好像什么都知道。转身就走。

  李大立有些愤怒,他下意识地集中注意力对着赵明诚,要开始“冥想”。

  突然,大立被于小三一把按住,他摇摇头,

  “走吧,李大立。”

  十二号一死,三组和一组的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钥匙丢了,到底会产生什么影响,没有几个人清楚。大立很多次跟老黑套近乎,可是老黑对这个所谓的钥匙也不太明白。不明白的原因是,如果只是一把钥匙,为什么需要冷冻在零下1000度的特殊仪器里。

  这个所谓的军方特勤小组原来就是一直隐藏在公司内部的军方势力,也就是军方暗中控制公司的一个暴力机构。而特勤组对于十二号的死定性为背叛组织,至于他最终为谁服务,却没有定论,只是很可笑地认为他跟一组的食人鱼有私情,通过利用食人鱼,使他的同伙成功进入到材料室,窃走“钥匙”。

  对于这个结论,大立完全不能够认同。还有另一个人,似乎也开始了调查。

灰石状态:连载中作者:北纬51度3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重生三国之我是林凡 这个妹妹不太冷 青春盛宴 冥嫁:农门娇女 盛世帝宠之嫡女凰后 私宠甜心:总裁老公太霸道 萌妻小宝:神秘爹地你别跑 英雄凛然 不死之墓 蜜宠99分:竹马校草,请自重 青柠之夏 特种兵之异界风云
推荐阅读 盛世之后 从今天开始当大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