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 王袍着身内侍惧 宫衣信步卫士拒

斋雨小说作品_卿云舞在线阅读_第八章 王袍着身内侍惧 宫衣信步卫士拒

更新时间:2021-07-20 17:34:40
卿云舞状态:连载中作者:斋雨全文阅读

回别苑尔。雕花木柜上、菱花镜、静静地地上放凉着,好像已被人被遗忘,那黄铜色的镜面里、映着一张如天仙般的绝代佳颜。  田据走过去的望着正梦里的曼舞的曦儿:定是今日曼舞累了”。说着将她合腰抱起,望着怀里的若婴儿般的美人,田据内心有了一丝淡淡的欣慰。田据走过去看着正在梦中的曼舞的曦儿:定然昨日曼舞累了”。说完将她合腰抱起,看着怀里的若婴儿般的美人,田据内心有了一丝淡淡的欣喜。小心的将曦儿放在床上后,田据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她,想着昨晚那个在殿内曼舞的女子: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茉莉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怪不得秦、齐、赵、魏要争先出兵燕国,这样可人的女子,在那样的土地岂能养的出呢?。

第八章 王袍着身内侍惧 宫衣信步卫士拒 精彩章节

  待到内侍们走远,田据抱着衣襟从殿门口走向内侧,他看了看四周却不见曦儿的身影(这么早,却往何处?)田据顾不来那么多絮叨,在帷幔之后更衣起来。淡绿色的水纱烙花窗纸,散花葱绿的云纱珍珠串帘幔帐。更衣完毕,田据拾起昨日燕儿丢在一旁的湿巾,自己擦脸,看了看水中的自己,在华服美艳的衬托下实在与昨日衣衫褴褛般判若两人。田据对自简单的收拾了下,但实在不知道自己怎样才算符合燕国的礼仪。倘若在燕王面前失礼,吾将旧回别苑尔。雕花木柜上、菱花镜、静静地倒扣着,似乎已被人遗忘,那黄铜色的镜面里、映出一张如天仙般的绝代佳颜。

  田据走过去看着正在梦中的曼舞的曦儿:定然昨日曼舞累了”。说完将她合腰抱起,看着怀里的若婴儿般的美人,田据内心有了一丝淡淡的欣喜。小心的将曦儿放在床上后,田据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她,想着昨晚那个在殿内曼舞的女子: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茉莉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怪不得秦、齐、赵、魏要争先出兵燕国,这样可人的女子,在那样的土地岂能养的出呢?

  整了整衣冠,田据迈出殿门,离开华蓥殿向兰殿走去。然宫殿外的世界原本不是他内心想到的样子,或许是因为第一次在这样的王宫,不免的惊愕起来。回想自己在齐国宫殿的样子。先王崩,兄长临位,按照齐国组制:新王在朝,伯仲在野。齐国公子不得内居王宫,所居宫舍均由内府管理,在新王临朝半月前便要搬离。虽然兄长对他十分偏爱,但亦难违祖训。他只得和母妃搬出居住的宫殿楼阁,王宫的记忆在他的脑海里只是儿时的样子。何况在燕国为质多年每日在车马别院中,已然忘却了故都亭台殿宇的景致。殿外,宫殿错落有致,然每殿均有特色,虽然说不上来,但看起来却是十分的舒服。(想来每个殿内住的人都应该是王孙贵族吧。定然不是我这般流浪的人质)田据内心苦涩的笑着。看着前面走过来两个小内侍,田据一把把他们叫住。

  “两位内侍大人,有礼”田据作揖拜曰,内侍连忙止步,看着他的衣襟突然叩首拜了起来。

  “大人,这是何意啊?”田据疑惑的问着。

  “君所著王袍者,小人惊扰,万勿海涵。”小内侍叩首如小鸡啄米般。

  “王袍?莫非是燕王平日衣物?”田据越发得到疑惑起来。

  “是。大王所著衣物必然绣有龙腾,今君袍龙腾于上。定非凡人也。”小内侍慌张的说道。

  “即使如此,却有一事烦劳内侍,附耳过来”田据对着内侍说起了内心想法,但是内侍却更加慌张了。有一个人竟然哭了起来。

  “恐慢君,命毕也。”内侍哭的有些伤心,但田据眼神开始恶狠狠起来。

  内侍不敢看他的眼睛,带着他向兰殿走去。将近兰殿,田据叫住了在前面走的小内侍,从他手里接过王袍肃目曰“汝等速离,今穿内侍衣服,恐他人目视。有害也。”

  “诺”内侍低着头唯唯诺诺般的离开。

  燕国兰殿

  兰殿外早已经布满了军士,甲胄在肩,金戈紧握。田据慢慢的走过去,看着兰殿似乎那样的高贵,他端着王袍走着,身穿着及其破旧的内侍的衣裳。

  门外,军士拦住他,呵斥道“尔等闲奴,往来此地,不知死也。”

  “吾乃齐人田据,受王命来此见驾,卫士何必发难耶?”田据在卫士的呵斥中没有丝毫退去,反而立在一旁正色凌然。

  “大胆,今内侍监言齐国公子著王袍绣锦,岂是这般模样。”卫士既不相信他的笑言,反唇相讥。

  “却是此乎?”田据掀开面前的楠木尺盘,将那件王袍展现在卫士面前。卫俯身一瞧,眉头立锁(是内侍监大人端去的那件,奈何更衣乎?)

  “汝言齐公子,然无凭于前,恐衣服为盗,行刺大王也。”卫士一把夺过王袍,端给一旁的卫士。“吾以此物传内侍监,君少待。”

  “既如此,速!恐王罪”田据用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襟,和王袍相比,却是残破,实在如街市乞者也。

卿云舞状态:连载中作者:斋雨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三国杀敌爆奖励 汉乡渐欲 老婆离一归二 鬼媒婆的神秘阴夫 逆天玄妃:霸道小相公 圣灵异瞳 骑士不风流 尖兵归来 手留余香 一念成婚:时光终究绕念兮 爱上邻家漂亮女 林筱曼摄影师的小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