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微风凌然小说
微风凌然

微风凌然

作者:梧桐阅读 状态:已完成 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7-07 13:13:19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微风凌然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梧桐阅读原创的小说《微风凌然》,主要叙述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小说目前处于:已完成状态。

微风凌然小说  微风凌然的意思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梧桐阅读原创的小说《微风凌然》,主要叙述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小说目前处于:已完成状态,《微风凌然》小说简介:《微风凌然》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讲述星座,英奇,赵炫朗,陈墨之间的故事。微风凌然约15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微风凌然 精彩章节

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微风凌然小说名字叫做《微风凌然》,这里提供微风凌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微风凌然小说精选:又是一夜浅眠。醒来的时候东方天空刚刚泛白,我打开窗子,尚有些微凉的风拂面,楼下不远处的早点铺已经冒出了炊烟。头痛,于是不敢再去回想昨晚的诡异举动。打开电脑,转移注意力。点点说她最近的实验总是不顺利,抱怨着我离开的太早不能帮她毕业。我笑着回信说你可以找林达,想象着她看到这话之后脸上的无奈神情。林达也写信来说我送给他的小植物好像染了什么会黄叶的病,要我告诉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治好。我一边心疼我的小植物一边回信告诉他去…

又是一夜浅眠。醒来的时候东方天空刚刚泛白,我打开窗子,尚有些微凉的风拂面,楼下不远处的早点铺已经冒出了炊烟。头痛,于是不敢再去回想昨晚的诡异举动。打开电脑,转移注意力。

点点说她最近的实验总是不顺利,抱怨着我离开的太早不能帮她毕业。我笑着回信说你可以找林达,想象着她看到这话之后脸上的无奈神情。林达也写信来说我送给他的小植物好像染了什么会黄叶的病,要我告诉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治好。我一边心疼我的小植物一边回信告诉他去找点点,因为上次我曾给她的小叶子喷过一些药水,剩下的应该还留在她家。点击发送的一刻,我仿佛又看到了林达那张英挺的脸上的惊讶与不屑。

两个好胜心切的孩子碰在一起就必然会互相不爽,明争暗斗。这是定律,无分国界。

可一旦孩子们长成了大人,这种带着暧昧的小较劲就必然要面临一个严峻考验的分叉路口。升华还是退化,只在一线之隔。我曾以为我和赵炫朗会向着电影情节里设定的那样牵手向前,在夕阳下留一个并肩的背影做完美Ending。可残酷的现实却一次又一次的敲打着我们之间难以矫正的畸形关系,然后在满地回忆碎片的铺垫下,才恍然意识到,原来他与我早已朝着不同的方向,分道扬镳。

我读不懂他的心,所以也不允许他轻易窥探到我的意。坦诚的前提是彼此信任,互相平等。可悲的是,我们谁都做不到。

所以青梅竹马这个词,其实很伤人。就像一只精工细作的茶碗里的抹茶,幽幽的绿,浓郁的香,可只有真正喝到口中的人才了解其中的苦。

突发奇想的去了学校的食堂里吃早餐,我怀念这种热气腾腾的早飞鸣。一个豆沙包一杯豆浆,吃的心满意足。这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含蓄的香甜,是国外任何土司火腿煎蛋都比不了的。食堂里坐着吃早饭的学生并不多,大部分学生都是拎着早餐边走边吃的。我看着他们一张张毫不做作青春无敌的脸,竟然露出了那种长辈的欣慰笑容。

所以那晚是我说错了,总是待在这些孩子身边,我永远都是最老的那个。

吃过了早饭便在校园里闲逛起来,故地重游的滋味其实挺奇妙。湖边的柳堤岸上,好多用功的孩子正在读英语。每个人都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脸上的神情认真并投入。想起来真有点不好意思,我也曾经是这其中的一员。

另一侧的篮球场,一大清早的也已经热闹非凡。大学校园里的篮球场,似乎就是永远都没有静止的时候。不过我从小就对各种体育运动不感兴趣,所以不是那种会站在球场边对着场上扣篮的男生星星眼的女生。高中时候也曾经有那么一度想要认真学一学篮球的,可最终也不过是三分钟热情。热爱篮球的朋友倒是不少,小雪曾是最夸张的一个。我记得是因为她喜欢仙道彰和一个人。

球场上一个穿着深红色运动衫的男孩,动作矫捷的带球绕过了防守队员,一个漂亮的转身弹跳,顺势扣篮,那颗球稳稳的进了篮筐。

我听到了雀跃的欢呼声。那个男孩手臂一挥,正好迎上队友的手掌,“啪!”的一声双掌合鸣,好不帅气。

也许是他扣篮的动作太优美流畅,刚刚那一幕竟然在我眼前不断回放。然后,记忆深处的一根弦被撩动了一下,这个一连串动作好熟悉,又或者说这个红色的身影好熟悉。

何时何地,我曾见过呢?头有些痛,我应该是昨晚睡得太少了。

潘瑶师姐带的生物化学课是上午的第三节

,我早早便来到了教室,坐在了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教室里乱哄哄的,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的我。女孩子们围坐在一起讨论着昨晚上的TVB电视剧,男生们则一脸兴奋的讲着各种球赛。最前排坐着几个看上去好学生模样的,都戴着耳机用功的看书,只可惜看的好像是六级词汇,不是生物化学。

潘瑶师姐笑盈盈的走进教室,看到我,目光闪烁着微微点头。上课铃打响,她便挺着大肚子开始讲起了蛋白质水解。她的声音很甜很好听,表情也很丰富,内容深入浅出,是个很好的老师。

可讲台下的学生们,还真的就应了潘瑶师姐的话,认真听课的没几个。刚刚那群讨论电视剧的女孩子,现在都开始默默低下头玩起了手机,刷微博,上校内。而那几个讨论球赛的男生则趴在了桌子上,美梦酣然。好在还有前面那几个学生,摘下了耳机认真的看着PPT做笔记。

这个情况和我在国外做助教时候相比,哪个更糟我也说不清了。

但是马上,更糟的来了。走廊里一阵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几个男生冲进了教室,嬉皮笑脸的对着潘瑶做个鬼脸,不等潘瑶回应便跑向了教室的后排座位。我的目光对上了一双清澈中透着调皮的眼,竟是刚刚扣篮的那个穿红衣服的男孩。

看到我,这几个男生也愣了一下,互相对看了一眼之后,默默坐到了我前面一排座位上。于是我这才意识到,是我占了他们的位置。

哎,不好好学习的小屁孩,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潘瑶对我做了个无奈的神情,我回以一个理解万岁。这群臭小子们,要是以后落在我手上,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一节课即将结束,下课铃还没打响,讲台下的小脑袋都开始苏醒,蠢蠢欲动。潘瑶微笑着,露出了慈母般的神情,“同学们,这是本学期我给你们上的最后一堂课。”

讲台下忽然安静了,小脑袋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有人问道:“潘老师,你这就要准备生小孩去啦?那我们怎么办啊?”

潘瑶故作神秘的笑着说:“我给你们找了一个非常厉害的代课老师。”

台下开始骚动,果然是小孩子,经不起一点好奇引诱。

“男的女的?不是美女我们可不要!”坐在我前面那个红衣男孩忽然开口大声说。

这小子几乎是用喊的,整个教室的注意力瞬间被他吸引过来。于是也理所当然的都看到了坐在他身后的我。一下子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的滋味不怎么好。我摆出了一个尽量亲和的微笑。

红衣男孩是最后一个回头的,大概在这之前他都还以为大家看的是他。自恋的家伙。目光又一次与他对视,这一次他那双大眼睛里的惊异颇为滑稽,我差点笑出声。

“夏老师,快上来跟大家见见面吧。”潘瑶对我说。

嗯,夏老师,夏老师。我在万众瞩目下从教室最后走到了讲台上。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新老师,夏黛然。”

微风凌然小说名字叫做《微风凌然》,这里提供微风凌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微风凌然小说精选:小雪一见我面就露出了幸灾乐祸的欠揍笑容,估计是怕我发飙担心后事,于是趁我尚未来得及露出愠色便急着冲过来给了我一个爱的抱抱。“亲爱的,我想死你了!”这句用的是以所有人的耳膜做祭品的音量,“怎么样,这个惊喜够Surprise吧?”这句是贴着我的耳朵的悄悄话,可我的耳膜还是成了祭品。我的大脑仿佛被雷劈了一样,彻底烧焦。于是靠着微弱的意识决定跟这丫头秋后算账。而今敌强我弱,只有转移话题。盯着她那一头酒红色的大卷发看了许久,我终于开…

小雪一见我面就露出了幸灾乐祸的欠揍笑容,估计是怕我发飙担心后事,于是趁我尚未来得及露出愠色便急着冲过来给了我一个爱的抱抱。

“亲爱的,我想死你了!”这句用的是以所有人的耳膜做祭品的音量,“怎么样,这个惊喜够Surprise吧?”这句是贴着我的耳朵的悄悄话,可我的耳膜还是成了祭品。

我的大脑仿佛被雷劈了一样,彻底烧焦。于是靠着微弱的意识决定跟这丫头秋后算账。而今敌强我弱,只有转移话题。

盯着她那一头酒红色的大卷发看了许久,我终于开口说:“亲爱的,几年不见你的扮相越来越后现代了。”于是明白了为何她MSN的名字改成了“嗜雪红魔”。

岂知这女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蹬着那细跟的高跟鞋转了一圈摆个Pose笑道:“年纪大了,总不能还继续装嫩吧?”说罢故意瞟了我一眼。

好吧,我低下头做认错状。魔女不可教也。

“哎呀呀,黛然站你身边就跟高中生小妹妹跟小阿姨站一起似的,哈哈哈!”小雪身后一个声音,虽然是站在她身后,可声音却完全没受阻隔,只因这说话的人比穿着高跟鞋的小雪还高出一个头。

是苏漓,我从初中起就一起打闹的兄弟。他是在场男性中唯一一个没穿西装的,一身潮牌的运动服配上那个板寸的发型,十分精神。我冲着苏漓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他还没来得及接受便“哎呦!”一声惨叫,挨了嗜雪红魔的毒手。

大家都笑了,我心情舒畅了不少。身边洛英奇的神色仍是一贯的淡然,就像个看热闹的旁观者,任由他的野蛮女友和别人嬉笑打闹。明明只比我们大了一岁,那感觉却像是比我们懂了不知多少道理的成熟的大哥哥。所以小雪再闹,也是那个翻不出如来掌心的笨猴子。再细打量他一次,才发自内心的觉得,他现在这个样子,白衬衫的领子规规整整,真的无比适合他。许多年前穿着校服的那个一言不发的重读生,眼神流露出的,就是这种成熟淡然的超脱的光。

而洛英奇身旁的赵炫朗,比洛还闲适。衬衫的领口随意的敞着,可袖口那枚精致的扭扣就足以透露他从容背后的心思。这是我不熟悉的样子,却又带着那么熟悉的理所当然的感觉。我从小就嘲笑他是少年老成,现在却不得不承认他那张老成了二十年的脸现在终于到了一个最合适的年纪。这样的赵炫朗,西装革履,吴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商界精英的气质,也总算是得其所了。竟还带着些许的神秘感,一双狭长的眸子里装着个万丈深潭,任谁也猜不透他眼里到底看到的是什么。不得不感慨这家伙几年不见修为见长,这架势离得道成仙也不远了。

和他比我永远道行太浅。

都入了座我才发现居然还有个人。这不能怪我,谁叫她一直站在苏漓身后被那高大的身影遮的严严实实。是个美女,月牙般的眼角总是笑盈盈的,白皙的皮肤像颗剥壳的鸡蛋,一张脸就巴掌大,樱桃口,下颌尖尖。

“蔡飞鸣?”我怔了许久才道出这个名字,然后有些意外的看向小雪,她怎么会出现呢?

小雪当然明白我的诧异,只是笑笑说:“我给咱们在上海的老同学挨个打了电话的,可要么出差,要么调职,最后能来的就我们这几个了。”

于是明白了,连高中时候就不怎么熟的蔡飞鸣都被拉来凑数了,真是辛苦了我亲爱的同桌小雪了。现在这一桌人,和五年前毕业时候大家给我送别的阵仗比起来确实缩水太多了。

蔡飞鸣笑的很甜:“夏黛然,高中时候我就特想跟你做朋友,可你比我聪明学理科,我这个文科班的高攀不起,现在大家难得都在上海,你可逃不掉喽!”

我笑了笑,这姑娘意外的开朗。怎么说也是认识了许多年的老同学,对方又是这等美女,我还客气什么。于是抱拳道:“以后大家同混上海滩,我这厢还得请你多多关照呢!”

“没问题!”她也笑着抱拳回礼。

果然不跟我客气。

“就是就是,蔡飞鸣,咱们俩得挑个吴末把美国乡下来的黛然同学好好改造一下,你看她这样子,绝对是读书读傻了。”小雪哈哈笑道。

“人家读傻了都能读个大博士回来,那智商还用你改造?”苏漓又欠揍了。于是我担心这包厢的墙会不会被声波震破。

洛英奇没有理会那两人的连珠炮转向我问:“都安顿的怎么样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嗯,房间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等明天再出去买些简单的厨具电器就搞定了。”我答。

“那房子是装修好的吗?要不要添家具?”一旁始终安静的赵炫朗突然若无其事的插话。

我还没开口回答,整个包厢却安静了。对小雪和苏漓意味深长又忍着笑意的眼神深表无奈,我淡淡回答:“都有,都有。”

“那就明天我和赵炫朗带你去买吧,我们都开车会方便些。”洛英奇接话的时机刚刚好。

“不用麻烦你们了,我就去附近超市买就行,剩下的就在网上一件件的买就好。”

话题戛然而止,我不免尴尬的喝口水。

“黛然,听说你已经是教授了?”我十分感激蔡飞鸣的体察入微,及时转变话题。

“没有啦,才刚回国怎么可能就是教授。现在才只是讲师而已。”

“哈哈,咱们是同行啦,我在赵浦高中当体育老师!”苏漓乐哈哈的举起杯子。

我顺势与他碰杯,“为同行干了吧!”话虽说的很大气,可我杯中的却是白水。

苏漓却十分豪爽的喝干了他杯中的啤酒,“哈哈,真想不到啊,我这个差等生居然有一天和你这个高材生当了同行!”

“去去去,黛然是大学讲师,你是体育老师,差了十万八千里!”小雪一摆手。

“林雪,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管他什么老师,都是教育祖国花朵的,都是为人师表懂不?”

为人师表。我又狡猾的举起杯:“为咱们的为人师表干一杯!”

苏漓刚要喝,一旁的赵炫朗却笑出了声,“这么多年了,你自己酒量不见长,对人使坏劝人喝酒倒厉害了。”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么多年了,你自己说好话的本事不见长,内心险恶说风凉话倒是更厉害了。”

我话音一落,小雪苏漓齐拍掌。“哈哈,这么多年了,终于又见识到你们俩的斗嘴了!”

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目光落到赵炫朗脸上,见他笑的很从容。于是我也笑。虽然心里泛起的是复杂的苦。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微风凌然》第9章 《微风凌然》第1章 《微风凌然》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