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凛然 第四章 桃林幻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你了,大哥我也不明白阵法啊,你好自为之吧,哈哈……”  另边。  天阳还在桃林中乱走着。突然他意外发现:“咦,这里好陌生啊,我是也不是去过,这样一直这样不行啊,我但是会被他们取笑的,要想个办法了。”  望着手中的铁剑:“哈哈,我有办法了,只要你在路过此地的一刻钟后,孙策他们还没见到天阳回来。。...

  “哼,一个个都看不起我,不就是个桃花阵吗?不跟着你们我一样可以走出去。”天阳在心中想到,并朝着和他们不同的方向走去。

  一刻钟后,孙策他们还没见到天阳回来。

  赵云道:“那小子肯定是一个人走了,我们走吧,王先生的伤势要紧。”

  孙策问道:“子龙,天阳他没有危险吧。”

  赵云道:“伯符,放心吧,最多困他几个时辰,给他点苦头吃吃,我会派人去找他的。”

  孙策心中为天阳默哀:“小弟,这次大哥也救不了你了,大哥我也不通阵法啊,你自求多福吧,哈哈……”

  另一边。

  天阳还在桃林中乱走着。突然他发现:“咦,这里好熟悉啊,我是不是来过,这样下去不行,我还是会被他们嘲笑的,要想个办法了。”

  看着手中的铁剑:“哈哈,我有办法了,只要在路过的桃树上留下痕迹,这样就不会重复走走过的路线了。天阳兴冲冲的在旁边的桃树身上留下一道剑痕,找到一个方向,向前走去。每看见一棵桃树便留下一道剑痕。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的时候,在那些他看不见地方的桃树也在移动着。可惜天阳并不知道,还以为自己的想法很聪明,很是得意。

  哎,这里桃树上有剑痕,于是天阳换了一个方向,他发现,在那个方向上的桃树也有剑痕,他意外的发现,在自己周围的桃树上都有他刻下的剑痕。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都有我刻下的剑痕,完了完了,走不出去了。”天阳抓着脑袋上的头发说道。

  “不行,我要冷静,一定有办法出去的,我一定可以走出去的。”天阳只有暗暗为自己打气。

  孙策问道:“子龙,若是天阳在桃树上做下标记能否走出桃阵。”

  赵云笑道:“伯符,你实在是太小看我墨家布置的阵法了,这桃林幻阵是根据‘奇门遁甲’中的八宫九星的规律排列出来的,诗曰:‘先须掌中排九宫。纵横十五图其中。次将八卦分八节。一气统三为正宗。阴阳二遁分顺逆。一气三元人莫测。五日都来接一元。接气超神为准则。认取九宫为九星。八门又逐九宫行。九宫逢甲为值符。八门值使自分明。符上之门为值使。十时一易堪凭据。值符常遗加时干。值使顺逆遁宫去。’这八宫九星之术,变化共有四十万三千二百种变化。这些桃树可不是一层不变的,若走的不是正确的道路,桃树可是会移动的,那小子是肯定走不出来的。”

  孙策道:“子龙教训一下就算了,可别伤了他,他毕竟是我们兵家的朋友。”

  赵云道:“这个我知道,待会我就让人带他出来。给位,医谷到了,先给各位打个预防针,我桢师妹可不好说话。”

  “师哥,这样在背后说人坏话,不好吧!”一个冷清的女声传来。众人闻声看去,只见那女子黑油油的亮丽秀发,头绾朝阳五凤髻,一双美目透着杀气,脸色冰冷。再向下看去,如白玉般的白嫩的尖下巴,身穿一件淡紫色的直领窄袖上衣,白素色的长裙,如凝脂的手上拿着几根金针,对准赵云。

  “师妹,冤枉啊,我在夸你,风姿卓越美若天仙呢!不信你问问他们”赵云立刻解释道并给一旁的孙策等人打着眼色。

  那女子收起金针道:“等下在找你算账,还不赶紧介绍一下客人吗,是要让人觉得我医谷待客无方吗?”说道这里,女子的眉头又向上挑了挑,显示着主人很生气。

  赵云打了一个激灵立马指着孙策道:“这位是兵家孙策,孙伯符,我的好朋友。他旁边这位是孙静,孙策的叔父,另一位是程普,也是一位前辈。”

  女子道:“欢迎给位来到医谷,我叫华桢,是医谷现在的主人。看各位也不想受伤了,不知道各位有何贵干?”

  “桢姑娘,受伤的在这。”孙策挥手让下人将放着王越的担架抬来。

  华桢好奇的问道:“他是?”

  孙策答道:“此人名为王越,号称帝师。”

  华桢道:“他就是帝国第一剑客?”

  孙策道:“是。”

  华桢道:“即是第一剑客,为何会伤的这么重。”

  孙策道:“此事说来话长,还请桢姑娘先为王先生治疗,详细的故事等下在告知姑娘。”

  华桢说:“好。”又指了两个人道:“你们将人抬进来,然后出去。”

  ////////////////////////////////////////

  “唉,怎么还没出去,好累啊,我走不动了!就在这块石头上休息下吧。”天阳在桃林幻阵中走了几个时辰了,已经很累了,便坐在一个大石头上睡着了。

  梦中他看到了自己最爱吃的鸡腿,一个女人对他说道:“天阳,你不该气馁,你要站起来,你要记住……”

  “你是谁?”天阳问着那个女人。可是女人的身影越来越淡,然后消失了。

  “你是谁,为什么不告诉我?”天阳大声喊道。

  “天阳,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你要成为强者,强者不该在这里倒下的,站起来天阳,然后走出去。”天阳的面前又出现了王师的身影。

  “王师,我真的好累啊,你让我休息下吧。”天阳说道。

  “你让我失望,天阳。”王师的身影也消失了。

  “不行,我不能让王师失望,我要自己走出去,我是要成为强者的啊。”天阳战胜的心中的懦弱与胆怯,他发现力量不断的在他身体里涌现,这时如果脱下他的衣服会发现,他的后背出现了一个阴阳球的图案,正在发着微微的光芒。

  太阳只剩下一角悬在天涯,傍晚已经来临。冷风瑟瑟,吹在这片桃花林,吹落了一片又一片的桃花,那些桃花在空中飞舞,格外美丽。突然,在这片寂静的桃花林,远处传来一阵箫声。

  天阳听到箫声,心中感到奇怪:“为什么这箫声如此熟悉,我好想在哪听过。”于是天阳就顺着箫声的方向走去。

  不多时,天阳便走出了桃林幻镜,在一条小溪旁,有一个女孩子,大概有十三四岁,手中拿着一杆玉箫,在嘴边吹着。天阳也不知是被箫声吸引还是被那女孩吸引住了,呆呆的朝女孩走去。

  突然踩到了一击树枝,发出‘咔’的一声,惊动了女孩,也惊醒了自己,女孩停止了吹箫,看着走到身边的少年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医谷。”

  天阳摸了摸脑袋,憨笑道:“我叫天阳,是来医谷求医生治疗我王师的,可是我在桃林幻阵中迷路了,多亏了你的箫声,不然我还出不来呢。”

  女孩说道:“你也懂萧吗?”

  天阳不好意思的说道:“不……我不会,不过我听着很熟悉,我好想在哪里听过。”

  女孩失落的说道:“这是我家乡的一首曲子,叫做‘长相思’,你一定没有听过。只是觉得好听才走过来的,你应该很有学萧的天赋。”

  天明在心中想到,‘不对,我一定是在哪里听过,好熟悉的声音,在哪呢’,一时间却又想不出来,说道:“是这样吗。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道:“我叫皇甫雪,你可以叫我雪儿。”

  “雪儿,雪儿,”天明在心中轻轻地喊了几声。

  女孩又说道:“现在天气不早了,该回去了,不然桢姐姐要惩罚我了,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找桢姐姐,她医术十分高明,一定可以医好你王师的。”

  “嗯,好”天明就跟在雪儿后面走着,心中还是很疑惑,这到底是什么曲子呢,我在哪里听过呢。

  洛阳城中,李府,这本是大将军何进的府邸,董卓为拉拢李儒便将这府邸赏赐给了李儒。

  李儒手中拿着一封信,这是他写给袁绍的信,信的内容很简单,“本初兄,在汝南医谷,有两个太师要的人,王越还有他身边的小孩。若是能将这两个人擒住,太师会禀报圣上,册封你为豫州太守。”

  “来人将信送给袁绍。”李儒对着空荡的大厅说道。

  突然在大厅中出来一个黑影,拿起李儒手中的信说道:“是。”

  原来,三日前,‘雀真苍鵟’败回洛阳后,李儒亲自去看了留在树干上的剑印,这道剑印虽然已经入木三分,但是切口比剑身宽了一厘,这显然是内力不凝造成的。要知道像王越这样的高手,出手绝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一丝一毫的误差都不应该出现。李儒笑道:“师哥,你受伤不轻,如今又动用鬼谷秘术,怕是伤上加伤,难以痊愈了。”

  ‘雀真苍鵟’道:“属下无能,没能抓住王越,请先生责罚。”

  李儒道:“你们何罪之有,能逼的我师哥用鬼谷秘术,可是大功啊。”

  黑鵟道:“先生,现在需要我们去抓他们吗?”

  李儒道:“不用了,鹳雀,替我监视好他们的一举一动。”

  鹳雀道:“是。”

  李儒哈哈大笑,转身走了,慢慢消失在大道之上。只是他没有发现,或许说他并没有在意,鹳雀的一双美目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才缓缓将视线移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