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凛然 第三章 汝南医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们来杀我吗?”王越一步一步从马车中走了出。  点苍道:“李先生让我活抓你们。”  王越淡淡地说:“嗯,那就留你们一命。”  点苍上上下下望了他几眼,又瞧了瞧他腰畔的剑,突然间放声仰天大笑出来,他这一生中真的从来没有没见过这么好气的事。其他三人也都哈“既然已经醒了,何不出来相见,难道要做缩头乌龟不成?”点苍一脚将天阳踢飞,对着马车里的人说道。战场上其他人也停止了打斗,两拨人各自散开回到双方的阵地。。...

  天阳毕竟没有正规的学过武功,铁剑在他手中也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只知道对着点苍的脑袋乱砍一通。点苍也不着急,只是缓缓的移动身子躲避一下,时不时用他那双短匕首在天阳身上留下一道道剑痕,像是猫戏耗子一般玩耍着天阳。

  “既然已经醒了,何不出来相见,难道要做缩头乌龟不成?”点苍一脚将天阳踢飞,对着马车里的人说道。战场上其他人也停止了打斗,两拨人各自散开回到双方的阵地。

  “你们是‘雀真苍鵟’,李儒让你们来杀我吗?”王越一步一步从马车中走了出来。

  点苍道:“李先生让我活抓你们。”

  王越淡淡说道:“嗯,那就留你们一命。”

  点苍上上下下望了他几眼,又瞧了瞧他腰畔的剑,忽然纵声狂笑起来,他这一生中实在从未见过这么好笑的事。其他三人也都哈哈大笑起来,其他人虽然没有笑,但也觉得王越有些夸张了。只有两个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一个是王越,一个便是天阳。天阳一直认为王师就是最强的人,觉得全世界的人加起来也不一定打得过王师。

  点苍大笑道:“你身受内伤,还以为能轻松取我等性命?”

  王越道:“是。”

  点苍愤怒道:“世人皆说王越你剑法了得,想不到嘴皮子更加了得。”

  王越道:“试试就知道了。”

  点苍道:“你……”

  这‘你’字说出囗,王越的剑已刺了出去!

  纯钧剑本来还插在王越的腰带上,每个人都看见了。忽然间,这柄剑已插入了点苍的右肩,每个人也都瞧见三尺长的剑锋自点苍的右肩穿过。

  但却没有一个人看清他这柄剑是如何刺入点苍右肩的!

  没有血流下,因为血还未及流下来。

  在场的众人心中早已惊涛骇浪,他们知道王越很强,但是没有想到一个受伤的人可以强到这种地步,这原来就是帝国第一剑客的威力吗?在惊骇之后他们心中又涌出这样的想法。

  点苍第一次觉得死亡离他如此之近,就像死神的镰刀已经悬在头颅之上,下一秒,不,可能不需要一秒,下一个瞬间,他就会死去。

  远处的黑鵟压下了心中的吃惊道:“你早已受内伤,现在又发出这样的一剑,恐怕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还能发出第二剑吗?”

  王越道:“你想试试?”

  黑鵟道:“我距你尚有五丈之远,你如何能伤……我。”

  黑鵟刚刚开口想说‘我’,一柄飞剑从他脑袋旁穿过,削断了他耳旁的几缕发丝,钉在了黑鵟身后的大树上。

  王越道:“今夜我不想杀人,要取我性命,让李儒自己来。”在场众人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这才知道帝师的武功竟然已经恐怖如斯。原来第一次王越出手由于距离很近,大家都在听点苍说话,在一时不察的情况,王越突然出手,所以都知道王越的剑很快。直到,现在看到王越第二出手,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快到这种地步,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内力瞬间将手中的纯钧剑掷了出去,快到在场众人没人能看到王越掷剑的动作。

  如果说第一次觉得是吃惊,那么第二次就觉得是恐怖了,如果王越这剑是对自己投掷的,那么自己可以活下来吗?众人在心中问自己,得到一个练武之人都不愿承认但是由不得不承认的答案。

  那便是躲不过。

  黑鵟在心中想到,难道王越没有受伤,只是诈伤,引出我们出手。一边想着,一边对其他三人使眼色,对王越道:“多谢王先生手下留情,我们走。”

  王越见四人远远离去,松了一口气,对天阳说:“天阳,扶我进去。”说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原来王越不是没有受伤,只是强行运功压制住了伤势,现在伤势复发。

  天阳见王越吐出鲜血吃惊道:“王师,你没事吧,不要吓我。”

  王越道:“你做的很好,天阳,不畏强敌,不惧生死,要更加努力。你先出去,我运功疗伤。”

  天阳‘哦’了一下,就走了出去。他看的王师的纯钧剑还插在树上,就准备前去拔下来。天阳抓住剑柄,用尽全力去拔,可是纯钧剑却钉在上面纹丝不动。

  天阳将双腿架在树干上,身体弯曲着,使出吃奶的劲去拔,可是依旧没能拔出纯钧剑。

  “小子,需不需要你大哥我帮助。”孙策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来对天阳说道。

  天阳道:“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拔出来,只是现在没有吃饭,没力气了。”

  孙策道:“让开,看我来。”说完就将天阳挤到一边去,抓住剑柄用力拔起来。

  孙策‘啊’的一声,只见纯钧剑噌的一下,从树干中出来,剑气逼人。孙策随手挽了几个剑花,一边程普和孙静叫到‘好’。

  天阳心里暗讽‘明明不过就是想耍耍威风,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口上却说:“小弟,把大哥的剑拿来。”

  孙策道:“我才是大哥,你是小弟。”

  “我是大哥!”

  “我是。”

  新一轮的征战又开始了,不过路还没有走完,前方有什么危险或是机遇,也没有人知道。但是没有人去关心这个,在这个乱世,时时刻刻都有人会死去,也许下一个就是你。

  ////////////////////////////////////////////////

  天阳在马车上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孙策道:“去汝南医谷。”

  天阳道:“医谷,那是干什么的?”

  孙策道:“王先生,强行激发内力击退‘雀真苍鵟’,身体受了很重内伤,要是不得医治,这辈子都无法在用武功了。”

  天明吃惊道:“王师伤的这么中,为什么他不告诉我,还说自己没事。”

  孙策说:“告诉你除了让你担心,还能干什么呢,所以还是不告诉你才好。”

  天阳说:“伯符,我是不是很弱小,很差劲。怎么样再能变得和王师那么强。”

  孙策郑重的说道:“天阳强者不是总是挂在嘴边的,使用无数的寂寞和别人看不见的汗水才能造就的,我自五岁开始学武,至今已有十年,如今武功也才小有所成。像王师那般,必然要花上二三十年的功夫才能做到,这还是要天资好的人,天资差一点的四五十年也未必能到达。所以,现在你就不要休息了,陪大哥我练功吧。”

  “好,这次我一定要把你打趴下,小弟。”

  “说大话,你最行。”

  “看我罗汉神拳。”

  “……”

  “少主,医谷到了。”程普对孙策说道。

  孙策道:“大家都下马,徒步进去,你们几个去抬着王先生。”有转头和天阳说:“你跟着我,别走错了,这医谷可是摆了桃花大阵,若是没有熟人带路可是很容易迷路的。”

  天阳说:“这医谷的人是不是有毛病,医生本来就是以救人为本,他们倒好摆这个桃花大阵,那些前来求医的人该怎么进来。”

  “小兄弟,这话说的就没有道理了,若是真心来求医,我医谷自然很欢迎,就有像我这样的人出来迎接贵客,若是心有不良者,那可就不归我们管了。”远方传来一男子爽朗的声音。

  “什么人在装神弄鬼,赶紧出来。”天阳说道。

  孙策赶紧堵住天阳的嘴,怕他有说什么得罪人的话,说道:“子龙兄,你怎么在这,墨家的人怎么会出现在医谷。”

  只见一个帅气的男人从桃花林中走出,对着孙家人稽首,又看了看那个无理的小鬼道:“伯符兄别来无恙啊,最近汝南发生了一件事怕是伯符兄不知道啊,所以师父让我来此帮助。”

  孙策问道:“哦,什么事,墨家竟然需要派他们最有资格成为下一下代墨子的人出来。对了,这是天阳,是我们路上遇到的。”

  赵云说道:“我就说兵家怎么会有如此不礼貌的人。”

  天阳还想说话,可是嘴被孙策堵住,只能发出‘呃呃’的声音。

  “最近,袁术也不知道发什么疯,全城寻找名家,给他治病,治不好病的要么就入狱,要么就被抓进大牢。城里人都传言,袁术不是得病,而是鬼上身啊。现在天下世家都以袁绍为主,他袁术身为袁家嫡子,现在不如袁绍这个庶子心中自然不服,烦恼的很呐。这不因为我师妹的师父华医仙刚刚出门远游,为天下贫苦人治病,有人向袁术推荐我家师妹,说我桢师妹医术冠绝天下,任何病都是药到病除。这袁术的病那里是我师妹治得好的,我看应该让你们兵家去给他‘治病’。哈哈!这不已经两次派人来请了,估计下次就不是来请了,而是要来绑我桢师妹了。师父就派我来保护桢师妹。”赵云解释道。

  “不过,你来医谷有什么事吗?”赵云看了看担架上的男子,男子白衣青衫,一动不动,想必是身受重伤,在他身体旁放着一柄剑,剑虽未出鞘,但赵云可以感受的那柄的剑气,暗道:“此人是个高手。”表面却不动声色的问道:“伯符兄是为这人而来吗?”

  “不错,正如子龙所见,王先生救过我们性命,现在身受重伤,求桢姑娘治疗。”孙策道。

  赵云道:“各位快跟我来吧,救人如救火,不要耽误了救人的时间。那边的小鬼,别走丢了,哈哈。”

  孙策对天阳说:“要是要想救你王师,就不要说话。知道了,就点两下头,我就松手。”

  天阳先是摇了摇头,又想到了什么把他直点。

  孙策道:“你这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是什么意思。我说,你知道,就点两下头,是两下!”

  天阳睁着大眼睛,看着孙策点了两下头。

  众人跟在赵云身后走着。

  突然,天阳对大家说道:“哎呀,我要小解,憋不住了,我去去就来。”说完就跑到一边去了。

  大家都无奈道:“这小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