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凛然 第二章 雀真苍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太傅有命,自当遵照。”青年男子不急不缓对董卓地说:“太傅入驻洛阳,乃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多有不服气者。江湖中诸子百家中以墨家,兵家为最,他们都是江湖中人,吕大人的飞骑军乃攻城拔寨之军,并好干掉这些江湖人。我了命‘雀真苍鵟’送回王越和孩子吕布担心董卓因此怀疑自己,解释道:“本来差一点就抓住了,突然杀来江东孙家的人,将人就走。李先生说过,自有妙计,我担心太师安危,便赶回洛阳。”。...

  洛阳城内,东宫中,崇德殿上。董卓坐在龙椅之上,把玩着手中的玉玺,疑惑地对吕布问道:“奉先竟然没能抓住罪犯,当真奇怪。”

  吕布担心董卓因此怀疑自己,解释道:“本来差一点就抓住了,突然杀来江东孙家的人,将人就走。李先生说过,自有妙计,我担心太师安危,便赶回洛阳。”

  “哈哈,我就说吾儿奉先怎会失败!”董卓对着大殿内一个身穿季夏黄和夏朱双色官服的青年人问道:“李先生有何妙计,可否说来听听?”

  “太师有命,自当遵从。”青年男子不急不缓对董卓说道:“太师进驻洛阳,乃奉天子以令不臣,天下多有不服者。江湖中诸子百家中以墨家,兵家为最,他们都是江湖中人,吕大人的飞骑军乃攻城拔寨之军,并不好对付这些江湖人。我已经命‘雀真苍鵟’带回王越和孩子,请太师放心。”

  “哦,‘雀真苍鵟’,实在有趣,那就交给先生了。”董卓哈哈一笑离开了崇德殿。

  “先生真的以为凭‘雀真苍鵟’就能拿下王越吗,莫不是太小看王越了。”吕布生气的问道,王越能和自己一战,若是被这四个小人物抓住,那岂不是说明他吕布也不如这四人。

  “温侯息怒,正常情况下这四人自然拿不下王越了,但是温侯请开。”李儒将准备好的纸拿给吕布看。

  吕布打开一看,既吃惊又愤怒地说道:“啊,王越已经受了内伤,匹夫竟敢诈我。哼,我去砍了他的脑袋。”

  言毕就也走出了宫殿。

  李儒看着这崇德殿,一如既往地华丽奢侈,想到百姓都已经居无定所,饿死的不知有多少,不过,这又关我什么事呢?又想到太师,也已经被这奢华的生活腐蚀了,不复当初的豪情,忘了最初的誓言。看来这洛阳也快是是非之地了,要走了,不过师哥,师弟这招你接的住吗?

  轻轻地一声叹息,李儒也走出了崇德殿。殿中一片静寂,只剩下浴池中龙头还在喷水,‘哗哗’的水声回荡在这片宫殿。

  /////////////////////////////////////////////////

  天阳坐在马车,哭丧着脸,孙策在一旁看不过去了,便讽刺到:“喂,王先生又没死,你哭着个脸干嘛?”

  “要你管,而且我没有哭。还有我不叫喂,我叫天阳。”天阳抹了一把眼泪大吼道。

  “我叫伯符,你可以叫我大哥。”

  “什么,你叫我大哥还差不多,我将来可以要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你肯定不吃亏,快叫声大哥听听。”天阳很得意的说道。

  “就你,你那三脚猫功夫还天下第一呢?”孙策一脸的不相信。

  “哼,那我们比划比划。”

  “比就比。”

  天阳先爬上了马车的顶棚,孙策轻轻一跃便跳上去了。孰强孰弱一眼便能看出。

  天阳‘啊啊’叫着便扑向孙策,左一拳又一拳的向着孙策脸上打去,孙策只是轻轻的扭动身子就躲过了天阳所有的攻击,待天阳打了二十多拳后,右脚一个横扫将天阳扫倒在地,右手顺势抓住天阳的右手,反扣在天阳的背上,坐在天阳趴倒在地的身体上问道:“小子,你服不服,叫不叫大哥。”

  “不服,不服,就不叫……不叫。”天阳在地上直嚷嚷。

  “要不要再来?”

  “好啊,你先让我起来。”

  五分钟后,同样的姿势,天阳又倒在地上了。

  “小子服了没?”

  “没有,你再让我起来,下次我一定能打倒你。”

  “好,再来。”

  ……

  一次又一次天阳从地上站起来了,一次又一次倒在地上。

  “不来了,你大哥我都累了。”

  “那行不过你要叫我大哥。”

  “你小子……”

  突然两个人都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

  “自从黄巾之乱就没见过策儿这样笑过了。”孙静对旁边的程普说道。

  “是啊,少主看到天下大乱,各地战争不断,百姓过的苦不堪言,立誓要还天下一个太平,还百姓一个平安,这些年真是苦了他了。”程普也感慨的说道。

  “天阳,吕布为什么要抓你?”孙策问道。

  “我不知道啊,我本来在洛阳偷……额,本来在洛阳活着好的很,突然王师就抓到了我,然后就带我离开洛阳了。不过王师真的好厉害,有一次,两、三百个骑兵围着我们,都被王师一个……不对,是都被我们两个杀掉了。”天阳自豪的说道。

  “我承认王先生是很厉害,但是跟你有什么关系。”

  “谁说的,王师教过我剑法,我一定会和他一样厉害。”

  “那你知道,王先生是什么人吗?”孙策很郑重的问道。

  “额,王师他没告诉我,我不知道。”天阳一脸落寞的回答道。

  孙策对天阳说道:“王越,号称帝国第一剑客,是当今皇上汉献帝的师父,洛阳城内都称他叫作帝师。自董卓进入洛阳后,王越便离开了皇宫,而他再次出现身边便多了你,还在被吕布追杀,而且要拼了命的保护你!”

  “哇,帝国第一剑客,帝师,哇,王师好厉害啊!”天阳一脸崇拜的叫着。

  看着天阳摇头晃脑的脑袋,孙策不禁想到,这人的脑线条怎么如此粗大,一般人这时候都应该问:“为什么吕布要杀我,王师为什么要保护我?”孙策在心中疑惑到,你究竟有着怎样的身份呢,天阳。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夜晚就要到了,孙静对程普说道:“你感觉到了没有?”

  “什么?”程普很是莫名其妙。

  “声音,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这很不正常,要知道,这里不是荒芜人烟的地方,怎会如此安静。看来今夜不会平凡了。”孙静郑重的说道。

  “是啊,传令下去,加速前进,做好警备。”程普对着队伍喊道。

  那一边,天阳看到孙策不说话了,就好奇的问道:“喂,伯符,你怎么不说话了?”

  孙策对着天阳‘嘘’了一下,有竖起耳朵听了听:“你发现没有,周围都没有声音了。”

  “是啊,会不会是动物都睡觉了,才没有声音。”天阳说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信的理由。

  “你是笨蛋吗?看来动物是感受到什么危险的信息,都躲起来了。早点休息吧,晚上不会有休息时间的。”说完也不等天阳说话就跳下了顶棚,进入马车内休息。

  “哦,是这样吗?你都去休息,动物肯定也去休息了嘛。”天阳一边下来一边嚷嚷着。

  他们都没有发现,在高空之上有几只雀鹰正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其中一只雀鹰突然从中飞走了。

  “猎杀猎物就要在猎物最疲惫的时候,给予猎物致命一击。”鹳雀听着雀鹰报告对着其他三个人说道,听声音,是个女人,而且应该是个妖娆的女人。

  “狩猎即将开始!”点苍亦说道。

  “我们走吧。”黑鵟道。

  四人化作四道黑影向前奔去。

  突然,孙家队伍的马匹都受惊一样的瑟瑟发抖,“停,大家戒备。”程普见势发号施令。

  突然队伍中一个人‘啊’的一声发出了叫声,摔下了马。队伍一阵骚动。

  “大家别慌张,来两个人跟我去看看。”孙静对周边的人说道。

  孙静看了看死者的伤口,在喉咙处有道明显的剑痕,看来是被利器一剑穿喉而亡,孙静想到:“有这等内力的必然是高手,是谁呢?”

  便大声吼道:“明人不做暗事,阁下何不出来相见。”

  却没有人答应。

  ‘啊,啊,啊……’四周不断的有人死亡,又检查了几具尸体,这是鞭痕,这是刀痕。孙静发现死者有死在鞭子,还有死在刀子下的。

  大声说道:“原来是,‘雀真苍鵟’四位,何不出来相见。”

  “什么是‘雀真苍鵟’?”天阳问着旁边的孙策。

  “‘雀真苍鵟’是李儒手下的杀手团,鹳雀董欣,善用鞭;言真牛辅,善用刀;点苍徐荣,用两把匕首;黑鵟华雄,用口长枪。这四个在全国各地进行暗杀,为董卓铲除异己。看来董卓真的很看的起你,不但派来吕布这种绝世大将,连手下最出名的杀手团都派来了。”孙策对天阳解释道。

  “想不到你既然知道我们。还算有点本事。”点苍现出身影说道。

  “交出王越和孩子,可以饶你们不死!”黑鵟说道。

  “我孙家可没有那种会交出朋友苟活于世的人。”孙策站在马车上说道。

  “哦,那就一个都不要放过,杀。”黑鵟说道。

  这四人皆是武功高强之辈,一下子全朝孙家的队伍涌去,并不和孙策,孙静他们交手,只在游斗杀那些武功低微的侍从。一时间,场上就只剩下孙策,孙静,程普,天阳等几人。

  “看来是到决战的时候了,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交出王越和孩子,饶你们不死。”黑鵟想借此打乱对手的心境。

  “何必多言,要打就打。”孙策反而骤马攻向黑鵟。

  鹳雀和言真也分别对上孙静和程普,只剩下点苍一人,“喂,你们留一个伤员和小孩给我太不公平了吧。”

  “废话少说,赶紧擒住他们,交给李儒大人。”黑鵟躲过孙策一枪对着发牢骚的点苍交代道。

  “是,小朋友,对不起了,你还是束手就擒算了。”点苍看到天明拿着一把铁剑还在戒备着自己有点无奈的说道。

  “你休想伤害王师。”天明吼道,拿着铁剑冲向点苍。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