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之墓 青雷老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时,B大学因其优异表现的成绩,和对诗歌,词赋独有天赋,特招生学生入学。直到现在的项羽虽然年纪并不大,但了成了了在现代诗歌界领军人物。项羽将中国古代的意境,融入其中到在现代诗歌,这样设手法了自成一体一派,虽然不向古时候那样的公整对仗,虽然内在的那份古韵了足已拔动人心...

  B大学,中国国学的殿堂,一位年纪尚轻的的男人竟然在讲台上为几十名最优秀的学子传授诗歌的奥秘。他就是国学的天才,准确的说是诗歌的天才,年仅二十岁就获得国学博士学位项羽。项羽是一位孤儿,年幼成孤,使得项羽从小变养成的坚韧的性格。他知道只有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所以从小在孤儿院便博览群书,尤其是对诗歌,词赋感兴趣。年纪尚浅时不仅成绩优异,在诗歌词赋上的造诣更是颇深。英雄不问出处,是金子总会发光。在其高二时,B大学因其优异的成绩,和对诗歌,词赋独特天赋,特招入学。直至现在项羽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经成为了现代诗歌界领军人物。项羽将古代的意境,融入到现代诗歌,这样设手法已经自成一派,虽然不向古时那样的工整对仗,但是内在的那份古韵已经足以拨动人心。熟识历史的人总是有些英雄的情怀,项羽也不例外。不知是名字的原因,还是其他的什么,他最喜欢的历史人物和大多数人一样是楚霸王项羽。他时常想,如果自己能生在那个年代该有多好,在纵横捭阖之际,可以驰骋疆场,哪怕马革裹尸,哪怕战死沙场,也不枉活此生,为后世传唱该有多好。或许正是这样的想法,冥冥之中有人选中了他。那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项羽上了床准备在睡觉了。空中电闪雷鸣,一道青色的神雷从远方奔驰而来,纵横在这天地之间,不可阻挡。眨眼之间青色的神雷便来到了项羽屋子的上方,轰,的一声劈落下来,穿透了屋顶,砸在了项羽的身上。刹那间,天地一片肃静,钟表不再转动,飘落的的树叶停在半空中,每一滴雨滴都静止不动,仿佛天地之间都在这一刻停止了运动,若有强者身处其中便知道,这不是静止,这是时间的静置。时间静置,只有撼天动地的绝世强者才可掌控,哪怕静置一秒也是难以想象的,但是此时此刻静置的时间却如此之长,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强者才能做到。项羽被击中后,青色的神雷抽离出了项羽的灵魂。项羽的灵魂是淡淡的灰色,离体之后散发着灰色的光晕。淡淡的灰色光晕看起来虽然远没有神雷的光耀眼,但是灰色的光晕一出现,神雷的光便渐渐暗淡下来,仿佛被压制了一样。青色的神雷化作一位老者的形象,老人的面貌普通,双眼专注的看着项羽的灵魂,眉宇间散发着毁天灭地的气势,气势之中又带着狂热。然而转瞬之间又回归平常,成为了一个和蔼的老人。青色老人的手对着项羽的灵魂轻轻一挥,项羽的灵魂闭合的双眼便缓缓张开了。项羽看到了面前的老人,吓了一跳,而后发觉自己立在空中更是心里一惊,当看到躺在床上的自己,一种恐惧的感觉油然而生。项羽向后退了两步,看着面前看似和蔼普通的老人,吞吞吐吐的说道:“我。。你。。这是怎么。。回事。”“哈哈哈哈,你不必害怕,老夫已经观察你多时了,你既然有一颗成为和你名字一样所谓楚霸王那样人的心,何不真的那样去做呢,若果你不甘于现在,老夫到能给你一个机会,但条件是你要做老夫的徒弟。。”项羽本来以为是在做梦,一听到老人这么说更以为是在做梦,以为自己得了妄想症。项羽警惕来到老人面前,看着这个面容和蔼,但是总是觉得有些怪异的老人。张开五指在他面前晃了一晃。老人疑惑不解,不知道项羽在干什么。项羽突然猛地挥动右手,朝着老人的脸扇了过去,老人一闪后退两步,项羽扇了个空。老人再也没有刚才的和蔼,破口大骂:“你个臭小子,你干什么,老子好心好意给你一个成就强者的机会,你他娘的不谢谢老子就算了,还恩将仇报打老子,你小子不想活了是不是。”看着和蔼不见,面露无耻的老人,项羽感觉此时此刻非常的真切不像是在做梦。难道自己真的碰到神仙了?项羽连忙道歉:“对不起啊,老头,我刚刚以为自己在做梦,所以才那样做的,你消消气,消消气,年纪大了别气坏了身子。”老人一听项羽这么说,更是怒火中烧:“你个王八。。”刚想破口大骂但是转念一想要有强者的风度,便强忍着怒火说道:“你答不答应老子,你最好答应,要不然老子活劈了你。”“你。。妈。。就这样还神仙呢简直就是无赖么。”项羽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嘴上去不敢这么说:“这个。。这个。。前辈这个机会我是非常想要,但是做你的徒弟是不是就免了啊。”老人一听,感情是人家看不上自己,气的胡子都直了“你他娘的竟然看不上老夫,我告诉你,老夫纵横一世多少人想当我徒弟都没机会,你有了天大的机缘你自己还不知道,还不愿意。我告诉你相当老夫徒弟的人何止千万,但迄今为止老不就收过八个徒弟。你以为老夫的徒弟那么好当,老夫让你当徒弟只是给你一个承诺,你能不能让老夫履行这个承诺,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你现在要拜师,老夫还不惜的要呢。”老人不屑的说道。项羽感受着那傲气凌人的气势,感觉不像骗人的。转而又问:“既然你不惜的要,为啥还来?”老人看着那张,自己感觉欠揍的脸,眼睛一转,没有好气的说道:“你问那么多干吗,我就问你要不要成为强者的机会,你要你就是我的徒弟,我收不收另说,但是你心里必须这么想。你要是不想老夫就走了,没时间跟你在这废话。”项羽心里想,你收不收另说,我心里必须这么想,亏你一大把岁数说得出这么无耻的话,简直就是强买强卖么。虽然如此,但是却也不愿丢失这个机会:“愿意当然愿意。”项羽连忙说道。“你可要想好,这机会在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你就死了,你不怕你的亲人伤心么。”“我是孤儿,没什么可怕的,这个我不担心。”“原来如此,怪不得灵魂坚实易于常人。”老人暗自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就拜师吧。”“啊.老头你不是不收么,怎么还让我拜师啊,你是不是有阴谋。”项羽防备的说道。老人嘴角抽了抽,吞吞吐吐的说:“屁。。老夫。。让你。。让你拜师,是你的事,和老夫有什么关系,老夫收不收那是后话。但是你必须要拜否则老夫就不给你这个机会。”项羽看着老人那样,就知道是在骗自己,但是自己也知道眼前的这位一定是强者,否者怎么能将自己从一个世界带到另一个世界。老人必定是看中了自己的某些潜质,真心想收自己为徒。虽不知道为什么,但看老人不像大奸大恶之徒,既然选择造就自己,自己就应该敬他为师。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样的道理项羽还是懂的。随即双膝跪地,叩首而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老人看着项羽,眉宇间略显喜色,“既然你已经认我为师,随我还未答应但是不可再拜他人为师知道么。”“放心吧老头,我知道了,师者如父,怎么能有几个呢,这点你放心吧。”项羽平常的说道。老人听到项羽喊自己老头本来非常恼火,但是又听到师者如父四个字,火气便也消了。“我会送你到一个地方,如果你能走出哪里就能再见到老夫,如果不能咱们二人也就是有缘无分,难为师徒了。”项羽一愣,不知道老人话的意义。老人看着他解释道:“我送你去的地方我并不在哪里,只有从那里走出去,才有资格成为老夫的徒弟,想来你也知道是老夫看上你了,你确实天赋异禀,但是仅仅如此还不够,希望你不要让老夫失望吧。”“好了废话不多说,既然你拜老夫为师,收与不收虽是后话,但是还是要赐予你一些东西的。”老人左手一挥一束青色的光柱注入了项羽的灵魂,纵横剑法四个大字出现在项羽的记忆中,突然间阵阵刺痛从脑中传来,项羽打了个激灵,疼痛转瞬即逝,三道青色的光芒出现在项羽的魂海当中。光芒虽暗,但却引人注意。项羽疏通着新增的记忆,大约一刻钟,项羽慢慢的缓了过来,看着老人心中有万千疑问。老人看着清醒过来项羽说:“这纵横剑法乃是绝世剑法,切记不可外传,那三道青色光芒乃是老夫的三道神念,如有紧急时刻,灵力催动自可唤醒神念助你化险为夷,只有三道,慎用,慎用。”老人一说完,不等项羽再问,便又化作一道青色闪电,包裹项羽的灵魂,冲入天际。在青色闪电没入天际的一刹那,落叶飘零,雨水翻腾,时间又继续开始流动宛如平常。只有项羽的房子燃起了熊熊大火。大火持续燃烧,雨水竟然对它没有丝毫的作用。直到项羽的房子整个化为灰烬,大火才缓缓熄灭。第二天,各大报纸都报道了诗坛领袖去世的消息,无数的社会名流发来哀悼,但也仅仅是这样的哀悼。葬礼是B大学主持操办的,前来悼念着寥寥无几,正如项羽所说,在这个世界上了无牵挂,果真了无牵挂。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