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之异界风云 《特种兵之异界风云》第六章 魏子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秦英魏子渊小说名字叫作《特种兵之异界风云》,提供更多特种兵之异界风云秦英魏子渊,特种兵之异界风云秦英魏子渊小说。特种兵之异界风云小说秦英魏子渊摘选:秦英却一个大嘴巴,不停地和其他人交流,干脆就自言自语,前行的路上…...

秦英魏子渊小说名字叫做《特种兵之异界风云》,这里提供秦英魏子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特种兵之异界风云小说精选:“我们在荒山野岭呆了半个月了,嘴里都淡出水来了。”“你还说呢,我现在想到那些野味就想吐。从来没有觉得那些野味竟然难以下咽。”“前面有座城,终于可以舒服一次了。”虽然风烈性格沉闷,但是秦英却是一个大嘴巴,不停和其他人交流,要么就自言自语,前进的路上倒也添了一些乐趣。按理说,突破境界的时候被人打扰,最后关头强行停止突破,与人交手。这种情况下,这个修炼者一般是非死即残,至少也要失去一身修为,无法在修炼。但是风烈就像一个怪胎,不仅…

“我们在荒山野岭呆了半个月了,嘴里都淡出水来了。”

“你还说呢,我现在想到那些野味就想吐。从来没有觉得那些野味竟然难以下咽。”

“前面有座城,终于可以舒服一次了。”

虽然风烈性格沉闷,但是秦英却是一个大嘴巴,不停和其他人交流,要么就自言自语,前进的路上倒也添了一些乐趣。

按理说,突破境界的时候被人打扰,最后关头强行停止突破,与人交手。这种情况下,这个修炼者一般是非死即残,至少也要失去一身修为,无法在修炼。但是风烈就像一个怪胎,不仅斩了比自己强大的对手,事后还生龙活虎,到现在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一行六人,现在尽皆各异修炼,只是进度不大相同。只有风烈一人跨入金丹期,成为一名修真者。其余五人,修为最高的是秦英,距离金丹期也只有一步之遥。老杨大约在筑基中期左右。而另外三个人,则是刚刚开始修炼,最多也不过筑基前期。

风烈的金丹鹅卵般大小,呈银灰色,散发着淡淡的金属色泽,盘踞在懵懂的丹田中央,滴溜溜地高速旋转。自从他凝结金丹那一刻起,金丹就一直以形成时的速度旋转,周围形成了一股扭曲的力场,粉碎万物。

白玉城,方圆二十里的城墙,尽皆用白色巨石堆砌而成,远远看去,如白玉雕琢,没有一丝瑕疵。

想要了解这个世界,单单一个青石镇远远不够,风烈他们就像是一群雏鹰,终究要翱翔九天。外界广阔的天地,才是他们的乐园。偶尔赶路,大部分时间用来修炼,风烈金丹前期的修为也彻底巩固下来。但本来两天的路程,却整整走了十四天。

“宋氏灌汤包,汁多味美!”

“刘家酱狗肉,不好吃不要钱。”

“冰糖葫芦。”

繁华的街道,不亚于地球上的商业街。风烈漫步其中,脑海中缓缓浮现出一道倩影。曾经,他在世俗挣扎了四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回忆,痛苦,欢乐,爱,恨……最让他难以忘怀的,是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姑娘。

“喂,你干嘛撞我?”姑娘扎着羊角辫,蹲在路边的地摊旁,感觉到肩膀被碰了一下,扭头娇喝。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少年慌忙道歉,而后匆匆离去。

惊鸿一切,那道倩影却深深烙印在他的脑海。以后,他经常会到那条街,与姑娘偶遇。两人渐渐熟络,成了朋友。他曾想带她走,她说自己还有母亲和姐姐。看着姑娘过的并不宽裕,他伸出援手,姑娘婉言拒绝……

后来,他再也没有见过她,可那道身影,却早已烙印在内心深处。

“她,还好吗?”风烈嘴角轻扬,莞尔一笑。自己现在想这些,还有用吗?

砰!

风烈感觉砰的一下,自己的身体被撞了个正着,一个满脸泥土的黑小子,对着自己嘿嘿一笑,连说对不起。风烈并没有在意,没有追究便任他离去。

“小子,站住,别跑。”

还没有回过神来,风烈感觉自己身体一震,被一股巨力冲撞。只见一位彪形大汉横冲而来,正好撞在自己怀里。这年头儿,被美女撞怀里那是温香软玉般的感觉,走了桃花运。现在怀里趴着一个大汉,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兄弟,不好意思啊。有没有见到一个黑小子跑过去?贼眉鼠眼的那种。”大汉稳了稳身子,看风烈并没有什么事,便张口询问道。

“有啊,刚才那小子撞了我一下。”风烈风轻云淡道。

“兄弟,你骂人也不用这么明显吧?老魏我膘肥体壮,虎背熊腰,你竟然说我是黑小子?”大汉白了风烈一眼,嘴角挂着一丝不满,嘟囔道。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这个世界也太疯狂了,这人撞了自己不说,还一口一个兄弟,显得很熟络。这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什么?他撞了你?快看有没有丢东西。”壮汉想到了什么,收起一脸憨笑,正色道。

“没有……我的钱袋。”风烈刚想说什么也没丢,结果发现自己放在腰间的钱袋不见了。以自己的敏锐性,竟然被人偷了贴身的东西而没有察觉,这是个人才啊。可是,自己的几个兄弟,都还要靠那一袋子钱养活,现在可要闹笑话了。想到这,风烈只能无奈苦笑。

“唉,那小子是个小偷。要不是我钱袋扎得紧,也被他给顺走了。如果不是你拦住我,我都快追上他了。”壮汉一脸无奈,同时还不忘偷偷撇风烈一眼,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意。

“我拦住你?你撞我的帐还没算呢。”风烈对着人彻底无语了,脸皮厚的可以,嘴巴也够狡猾,就连那一双眼睛,也不讨人喜欢。

“不服?那就到城外打一架,看谁厉害。”壮汉瞪着眼,哼哼了几句。

“大块儿头,想打架可以,但是你打不赢,怎么办?”秦英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用他那瘦弱的身躯,和壮汉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小子疯了。”

看到有人要打架的趋势,很多人围过来看热闹,他们的第一印象就是如此。壮汉比秦英高出一头,块头也够大,动起手来,瘦弱的小伙子绝对吃不了兜着走。看来这年头儿,不知死活的人还真不少。当然,如果他们一群人打壮汉一个,那就另当别论了。

“小子,就冲你这句话,魏爷今天就教你做人。”壮汉一改憨厚的外表,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凌厉起来,如同一座山岳,让人窒息。“在城里打扰人清净,我们到城外。”

“谁怕谁啊。谁认输谁是孙子。”秦英一脸倔强。

看到这种情况,老杨等人也都皱了皱眉头。他们能够看出来,壮汉也是一名修炼之人,至于到了什么境界,他们看不出来。再看风烈微微一笑,并没有出言阻止,想来应该不会有事。他们也就没再多想……

“爷名魏子渊,从不打无名之人,更不欺负毛头小子。”壮汉哈哈一笑,报上自己的名号。

“小爷秦英,以前从不欺负胖子。”秦英的嘴巴也不逞多让,二人架还没打起来,口水倒是流了不少。

“回来!”风烈一声冷喝,让秦英心都凉了半截,刚刚提起来的战火瞬间扑灭,但却不敢有丝毫忤逆,狠狠鄙视了壮汉魏子渊一眼,转身朝风烈走去。

风烈瞪了秦英一眼,没有说什么。但兄弟之间,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传递很多东西。这个世界不比地球,在这里是修真者的天地,在地球上的特种部队中所谓的实力,在这里根本不值得一提。平白无故惹了高手,到时候还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回想之前在青石镇的遭遇,风烈还记忆犹新。若不是自己及时突破,若不是体内还残留大量灵气让他超水平发挥,若非张家老爷子练功出问题。别说自己,兄弟六人全都要折陨在那里。

“小弟风烈,魏兄既然有兴趣。我陪你过上几招。”

“哈哈,来吧。”

战斗瞬间爆发。

风烈如同一只雄鹰腾起,冲向魏子渊。紧握的拳头,如同一柄铁锤,狠狠地在空气中挥舞。没有灵气的波动,没有花俏的招式。有的,只是一往无前,至死方休的霸道。有的,只是无所畏惧,雄视天下的豪情。

啊!啊!

魏子渊如一头下山猛虎,大喝一声,满头黑发倒竖,双掌变爪,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道尖锐的嘶鸣,让人心颤。同样凶猛,同样无畏。两个人一见面,就如同生死仇敌,砰然撞击在一起。

“我从不认输。”

“我也是。”

“所有被我打败的人,都死了,除非是我的兄弟。”

“我也是。”

“我出道至今,未尝一败。”

“我也是。”

“你能不能不说话,我嘴巴可没你这么贱。”

“我也是。”

“……”

两个人厮杀在一起,拳脚相向,狠踢猛揍。缠绕在一起,在地上翻来滚去,很是滑稽。与其说在厮杀,不如说是两个没长大的孩子在摔跤,打闹。这种场景,让围观的人感觉哭笑不得。两个人的对话也很另类……

相对于魏子渊来说,风烈可谓是身材瘦弱,但是那股力道,却一点不比魏子渊差,甚至有过之无不及。两个人都没有运转灵力,单纯的拳脚攻击。风烈把在特种部队练就的本领发挥得淋漓尽致,魏子渊也不逞多让。

半个时辰之后,两个鼻青脸肿的人依旧缠斗在一起,没有分出胜负。

“不打了,老子累了。”

“我也是。”

“……”

两个人终于罢手。魏子渊两只眼圈黑乎乎一片,嘴角也隆起高高一块。风烈一只熊猫眼,鼻孔流出一道血迹,脸上尽是刮痕。能打到这种程度,两个人也算是奇葩。围观的人渐渐散去,他们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时而闷出几句话,告诉这个世界,他们还活着。

夕阳西下,一缕斜晖洒落,给大地蒙上一层金黄。就在洪云峰和布鲁斯这些人快要暴走的时候,风烈和魏子渊终于有了动静。

“我饿了。”

“我也是。”

“进城吃饭。”

“好,我出人,你出资。”

“没问题……不对,我怎么感觉我被坑了?”

“没有,很公平吗,我找人一起吃饭喝酒,你只需要付账就行了,顺便还能喝上几杯。”

“还是被你坑了。”魏子渊摇了摇头,嘟囔道。不过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这群人的真诚和豪爽,值得成为朋友。

就过三巡,菜过五味。风烈和魏子渊可谓是无话不谈。他们仿佛前世就是亲兄弟,聊得很投机。你一杯我一杯,喝的摇头晃脑,不知南北东西。

“队长从来没这样放纵过。”秦英叼了一口菜,咕哝道。

“很久以前,队长年少轻狂,享受着青春的喜悦……后来,一切都变了。他几乎再也没有笑过。”老杨喝的有点多,一只手指着天,一只手拉着秦英,一字一顿道。

“谁先倒谁是孙子。”

“谁先醉谁孙子,老子还不信了。”

风烈不信魏子渊的酒量,魏子渊也不信风烈能喝得过自己。两个人一杯接着一杯下肚,一桌子菜倒是没吃上几口。两人相视一笑,开怀畅饮。

酒逢知己千杯少。此刻,无论是风烈还是魏子渊,都有这种感觉。没有用灵力抵挡酒力,两个人就如同凡人一样,被酒精刺激着大脑和神经。老杨等人,也难得放纵一次,喝得不少,秦英的嘴角还流着哈喇子。

终于,风烈和魏子渊碰了一杯,还没喝到嘴里,就双双爬到桌子底下,被尚且清醒的刘志海和洪云峰送回房间,嘴里还不停嘟囔:我还能再喝三大坛,你是孙子,哈哈哈哈。

风烈的心中有很多故事,他们也只知道一星半点。老杨从风烈九岁,就认识了他,对风烈了解相对多一些,但依旧不能读懂这年轻人的心。

魏子渊是一个散修的弟子,跟随师父入世修行,感受这世间万丈红尘,体验人世百态,感悟世间冷暖。他天赋很高,却被师尊压着境界,不让他快速提升,修行十载也才金丹后期。这让魏子渊又喜又怒,哭笑不得。但胳膊扭不过大腿,师傅的话他只能照办。还被风烈嘲笑没有自由……

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秘密,谁都不例外。平时看似大嘴巴的秦英,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面容憨厚的魏子渊,也深藏不露。他们都藏在心里,留作自己最宝贵的回忆……

也许是性格相投,风烈和魏子渊打了一架,就成了朋友。他们自己都没有想过,很多年以后,这段往事再度被人挖掘出来,成为一段佳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