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尽三界 《战尽三界》第6章 来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南宫绝枫小说名字叫作《战尽三界》,提供更多战尽三界南宫绝枫,战尽三界南宫绝枫小说。战尽三界小说南宫绝枫摘选:南宫绝枫与叶一同站在大宅子里的视野开阔庭院上,却是叶准备好教授南宫绝枫慕容九剑和弹指间神通。叶站在屋檐下,身上…...

南宫绝枫小说名字叫做《战尽三界》,这里提供南宫绝枫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战尽三界小说精选:6.来吧!温和的阳光,洒照着大地,但几片厚厚的云彩,却不时将其遮蔽,让其不像寻常那般耀眼灼热,轻轻的微风吹拂,让人感到一股别样的舒爽。这般好天气,正是户外活动的好时候。南宫绝枫与叶一起站在大宅子里的开阔庭院上,却是叶准备教授南宫绝枫独孤九剑以及弹指神通。叶站在屋檐下,身上穿着依旧那件灰黑色的短袖衫,但裤子倒是换上了一条白色的牛仔裤,被砍了半截,穿在叶古装与时尚的互相碰撞,却也别有一番韵味。一头柔顺的白色长发几乎垂直…

6.来吧!

温和的阳光,洒照着大地,但几片厚厚的云彩,却不时将其遮蔽,让其不像寻常那般耀眼灼热,轻轻的微风吹拂,让人感到一股别样的舒爽。

这般好天气,正是户外活动的好时候。

南宫绝枫与叶一起站在大宅子里的开阔庭院上,却是叶准备教授南宫绝枫独孤九剑以及弹指神通。

叶站在屋檐下,身上穿着依旧那件灰黑色的短袖衫,但裤子倒是换上了一条白色的牛仔裤,被砍了半截,穿在叶古装与时尚的互相碰撞,却也别有一番韵味。

一头柔顺的白色长发几乎垂直到地,叶轻轻卷了卷自己胸前的几缕发丝,看着台阶下拿着一根长直木棍的南宫绝枫,俏脸轻轻点了点,开始述说道。

“孤独九剑与弹指神通在我那个世界,是南宫一族的不传之秘,西北剑神南宫说的成名战技,只有南宫一族的嫡系弟子,方才有资格修行。”

“你们那个世界?”南宫绝枫挠着头,疑惑地小声嘀咕道。

“有什么问题吗。”

少女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流光,让南宫绝枫立即噤若寒蝉地缩了缩脖子,而后抬起双眸对着叶讪讪笑道:“没,您继续说。”

收回目光,少女继续说道:“虽然我不能修炼,但其精要,我已经揣摩出个大概。先说独孤九剑,就我昨天所见,孤独九剑共有八式:破剑式无招多变,破尽天下剑招;破刀式以轻御重,讲求料敌机先;破枪式重破击反打;破鞭破索两式重破除巧劲;破掌式要求通晓武理;破箭式要懂听风辨位;破气式破除战气,神而明之,存乎一心。”

“独孤九剑重意而不重形,没有固定的招式,说是战技,还不如说是一种意境,只要通晓此道,几乎不需再学其他战技,只需专心修炼功法便可。难怪南宫一族的那位能够这么强,原来,奥秘便在于此。”

最后的一句,叶几乎是呢喃出来的,所以南宫绝枫并没有听到。

说完后,叶将那稚嫩的脸庞再度移向那一脸茫然的南宫绝枫,再度说道:“从今日起,我先教你独孤八式,至于最后的总决式,无招胜有招之境,便需要你以后自己琢磨了。”

南宫绝枫一脸郑重地点了点头。

习武是他一直以来的心愿,故而此时,南宫绝枫行为极为谨慎,不想有半点差池。

“好,你拿着棍子,先和我练习口诀的前几式……”这时候,叶也在墙角捡起一根小竹子,对南宫绝枫如此说道。

“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天地卦象,归妹位于此,无妄于彼,同人在此,那么这三句的意思便是……”叶边解释边示范地挥舞竹子,脚踏玄奥方位,对南宫绝枫详尽地解释道。

南宫绝枫照着叶挥舞竹子的动作挥舞,听着叶的解释与演示,慢慢琢磨着,一遍又一遍地练习,态度无比认真。

因为南宫绝枫也背诵过独孤九剑的口诀,并且研究了一整晚的时间,因此只要叶稍微一解释,很多不理解的地方顿时豁然开朗。

南宫绝枫的剑从一开始的生涩,到逐渐有了一丝意的存在,再逐渐变得稍微流畅了些。

阳光从东边照射,到正中直射,再到西边斜射。两道身影却犹如完全沉浸其中一般,一个教一个学,不知疲倦地练习着。

南宫绝枫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精神完全投入,仿若世间的任何事情都无法打扰他专注的精神。

遇到实在难懂的地方,叶也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给南宫绝枫演示讲解,直到南宫绝枫理解为止。

练习着,挥舞着,感受着,在叶略显惊骇的目光下,南宫绝枫手持木棍,将一套剑招使出来,竟然也有模有样,让叶都止不住一番赞叹。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叶的话语忽地响起。

此时已然夕阳西下,不知不觉一天的时间竟已然过去,两人都没吃午饭,肚子不由饿了起来。

再度挥舞了一遍破剑式的前面几招,南宫绝枫听得叶那柔和的话语,转过身看了眼那欣慰地望着自己的叶,南宫绝枫脸上也浮起了愉悦的笑意。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南宫绝枫点头道:“嗯,不知不觉已经这么晚了,你也饿了吧,我马上去做菜。”

说着南宫绝枫便手持长棍向厨房快步跑去,边跑还便挥舞着木棍,那般开心愉悦的感觉让叶都是不由摇头微笑。

……

晚上,吃过晚饭之后,南宫绝枫便到药房查询药书,看有没有药房让叶更快地恢复。

之前的那几副药将叶的伤势大致稳定了下来,但现在还需要一些草药来固本培元调养身体,而且不能伤到叶现在那虚弱的体质。

若没有意外,今晚南宫绝枫也会在药房度过。因为自己的房间已经给了叶,自己就只能睡药房了。

半夜,月色皎洁,南宫绝枫的房门忽然被打开,一位倾国倾城的娇小绝色女子缓缓走出,银白色的长发沐浴在月光,让其仿佛月光女神般圣洁而神秘。

身影缓步走在庭院之中,漆黑的宝石美眸忽地传向那依旧亮着枯黄灯光的药房。

莲步轻移,透过那药房房门的间隙,白发少女看到了那趴在桌上被厚重的医书所覆盖的削瘦身影。

轻声一叹,白发少女缓步走进药房,凝视着桌上那沉睡过去的黑衣少年。

或许因为今天废了不少精力,少年睡得极沉,削瘦的脸庞隐隐透露着些许坚毅,原本修长的手指内侧满是厚茧,但身躯却极为结实可靠,让人有倚在其旁的冲动。

轻轻摇了摇头,少女为自己浮起的这一想法而稍稍羞恼,转身寻找着之前南宫绝枫跟自己所说的电灯按钮。

吧嗒一声按下按钮,药房枯黄的灯光终是熄灭,白发少女缓步走出,将房门轻轻关上。

抬头望着那轮皎洁的明月,少女稚嫩的脸庞浮起阵阵愁绪,脑中回想着自己进入救世之路时候,那从虚空之中响起的沧桑声音。

“为救天地,望尔牵引,天地兴亡,便在于你。此行福祸不知,危安不详,若你成功抵达异地,见到的第一个人,中指显神弓烙印,其便为导路者,会将你引导回来。”

“导路者,我已经找到了。但……究竟要怎么回去呢?”少女抬起美眸,望着天边皎洁的月光,喃喃道。

寂静的庭院之中,少女再度叹了一口气,轻咬嘴唇,精致的小脸上,泛起阵阵愁绪与迷茫。

……

如此又过了几日,直到一天,叶手持绫带,让南宫绝枫在庭院之中蒙住双眼。

“额……叶老大,你这是要闹哪样?”被蒙住双眼的南宫绝枫犹如瞎子一般四处摸着确定方位,不明所以地问道。

叶老大是南宫绝枫给叶起的外号,也不知怎么地就叫上了,而且更奇怪的是叶居然也没说什么就默认了。

依旧是站在屋檐之下,叶手中把玩着几颗鹅卵石,一双秋水美眸淡淡望着台阶下的南宫绝枫,朱唇轻启。

“今天教授你破箭式,破箭式最重要便在于听风辨位,所以,你在蒙住双眼的状态下,能躲过我十颗石子的五颗,便算你勉强过关。”

“躲石子?叶老大这可不是躲沙包啊!而且我还蒙着眼。”南宫绝枫回想起蒙眼前看到叶手中那拇指大的鹅软石,不由慌乱地挥舞着双爪说道。

“别说废话,来了!”

叶那宝石美眸微眯,纤纤玉手向前一挥,手中鹅软石应声而出,向南宫绝枫的胸前击去。

“啊!”感受到胸前忽然传来的剧痛感,南宫绝枫不由痛得叫出声来。

所幸他经常被红车党的人殴打,这点疼痛,倒还挨得住,只是石子出现太过突然,猝不及防而已。

“听风,辨位!”叶正色喝道,手中风声再起,接连两颗鹅软石向南宫绝枫的手臂与大腿爆射而去。

“就算你这么说……”

“噗噗!”

尽管移动了下身体,但因为根本搞不清楚石子的方位,手臂和大腿还是接连受到撞击,让南宫绝枫小脸一阵扭曲。

石子的劲道还是颇大,碰到毫无防备的地方真是剧痛无比。

“还是搞不清楚啊……”痛苦地嘶了一声,南宫绝枫捂住手臂,紧皱眉头弱弱地苦涩道。

“要放弃吗?你之前已经习得了不少招式,不学这一式也罢。”少女神色平静,轻声述说道。

闻言,南宫绝枫先是一愣,而后回想起那些时日的孤寂,被红车党的人殴打嘲笑的场景,听见那谩骂自己的奶奶住院的消息时候的心情,自己那音讯全无的父母。

拳头紧攥,南宫绝枫忽地抬起头,稚嫩的脸庞满是坚毅,放下捂住手臂的手掌,摇头道:“你来吧。”

叶那俏美的脸庞闪过一丝惊异,而后泛出淡淡的笑容,娇美的小脸上充满无尽魅惑。

“好,专注倾听,用你的心去倾听……”

说着,少女手中鹅软石再度爆射而出,将那倔强的少年击打得龇牙咧嘴,但却一直强撑着不倒下。

庭院之中,石头爆射而出的清啸声音,石头碰撞到肉体的沉闷声音,不断响起……

……

又是夕阳西下,庭院之中,南宫绝枫弓下的身体上下起伏,喘息声急促响起,身体与手臂上满满是一片青紫淤肿,两只手臂与支撑着身体的双腿微微颤抖,仿佛已然是极限。

“没用的,你做不到,一直持续下去也只是在做无用功而已。”银发少女看着少年这幅凄惨模样,于心不忍地出言劝道。

闻言,南宫绝枫将蒙在眼中的布绫无奈拉下,小脸一阵黯然。

“就这般放弃吗?自己的梦想。”看着自己手中那条细长的布绫,南宫绝枫心中暗暗想着。

到最后,自己始终还是凡人,不可能像那些惊世天才一般,看一遍便什么都会了。凡人……始终只是凡人,只能抬头仰望那些所谓的天才凌驾于自己头上。

之前……明明已经这么努力了……

“之前?”南宫绝枫脑中忽然闪过一丝灵光,回想起教习破刀式之时,那料敌机先的秘诀。

“感受……杀气吗?”

将布绫往后一扔,南宫绝枫走到墙角,将那平日里练习剑法的木棍拿起,走回原地。

轻轻闭上双眸,南宫绝枫双手稳如泰山地持着木棍,弓起那已然遍体鳞伤的身躯,坚毅的小脸面对着叶。

“来吧。”南宫绝枫轻声出言道,一脸平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