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尽三界 《战尽三界》第9章 红车党之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黄发青年车党小说名字叫作《战尽三界》,提供更多战尽三界,战尽三界小说深度阅读。战尽三界小说黄发青年车党节选:黄发青年,一个神秘的而又有着那么一点儿传奇色彩的人。武术教练出身贫寒,第二十三界青少年自由搏击格斗大赛冠军,三年前消声觅…...

黄发青年车党小说名字叫做《战尽三界》,这里提供黄发青年车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战尽三界小说精选:9.红车党之战“我说,够了!”南宫绝枫对红衣青年淡淡说道。此时南宫绝枫的神情,与破箭式练习时手持木棍,格挡连绵不断的飞石之时的神情,一般无二。眼中的惊慌与惧色已然完全不见,剩下的,只有平静与专注。看着以前被自己等人随意蹂躏小子竟然一反常态,这让一众青年都是一惊。红衣青年更是意外,但下一刻,脸上便遍布凶恶的煞气,将长刀再度高举,对住南宫绝枫猛地劈去。“小子,我也说过,别在老子面前拽!你拽不……”最后一个起字还未吐出,南宫绝枫手…

9.红车党之战

“我说,够了!”南宫绝枫对红衣青年淡淡说道。

此时南宫绝枫的神情,与破箭式练习时手持木棍,格挡连绵不断的飞石之时的神情,一般无二。

眼中的惊慌与惧色已然完全不见,剩下的,只有平静与专注。

看着以前被自己等人随意蹂躏小子竟然一反常态,这让一众青年都是一惊。

红衣青年更是意外,但下一刻,脸上便遍布凶恶的煞气,将长刀再度高举,对住南宫绝枫猛地劈去。

“小子,我也说过,别在老子面前拽!你拽不……”

最后一个起字还未吐出,南宫绝枫手中的铁锹锹背忽然一闪,对着青年另外一边的下巴猛地一敲,生生地把红衣青年的话语给呛了回去。

倒退数步,红衣青年捂住下巴一脸惊惧地瘫倒在地上,指缝间鲜血直流,这下,青年的下巴彻底被敲歪了。

其他红车党的青年见状,神色一惊,尽皆从摩托车中跳下,几个人去搀扶那瘫倒在地的红衣青年,其他人抽出长刀向南宫绝枫包围而去,看样子是要彻底教训一下这个胆敢反抗的小子。

这已然无关钱财,而是关乎整个飞车党的地位,若是让别人知道飞车党的人被一个小孩打趴了,那么他们,也不用在这一带混下去了。

所以,南宫绝枫今天虽不至于会死,但至少要断几根肋骨!

“雷震,带着燕姗跑远些,放心,他们冲着我来,不会对你们做什么的。”手持铁锹,冷冷地望了眼那已然将自己三人包围的红车党成员,南宫绝枫侧身对雷震轻声说道。

看着那群身强体壮的青年,还有他们手上那寒气逼人的长刀,雷震紧紧攥紧拳头,但最后,转身看了眼那满脸惧色的妹妹,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黯然地点了点头。

“好好保重,一定……不要死啊!”

拍了拍南宫绝枫的肩膀,雷震沉声说道,而后,猛地拉起燕姗从其身边紧贴着走过,向外围的红车党青年走去。

不出南宫绝枫所料,那些红车党的青年丝毫不将两人放在眼里,任凭两人从人缝中插身离去,他们眼中,只是冷漠地盯着南宫绝枫,手中的长刀,射向南宫绝枫的眼睑,亮得有些刺眼。

眼睛微咪,稍稍垂下头的南宫绝枫,嘴角却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方才雷震离去前,在其耳畔轻声说了一句话。

“送走燕姗,我会回来的!”

紧了紧手中的短小铁锹,南宫绝枫无视那十余把长刀的寒光,缓缓抬起那棕褐色的清澈双眸,望着那将自己团团围住的精壮青年,微笑地喃喃道:“谢了,雷震兄弟。但……或许不用了”。

人群之中,那叫狼头的成员首先忍不住,脸色发狠,手握长刀向南宫绝枫冲去。

“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

心中默念独孤九剑剑诀,南宫绝枫脚下踏玄奥方位,身形犹如鬼魅,竟让狼头的攻击趋势一空,望着那悚然出现在自己身旁的南宫绝枫,狼头双眸中满是惊惧。

南宫绝枫手中铁锹对着狼头的屁股猛地一拍,让青年尖叫一声捂住屁股向前跃去,倒在地上,手中长刀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众多青年见此,大为惊骇,彼此对视一眼,而后皆是点了点头,手持长刀一咬牙,一拥而上!

“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

口中喃喃念着剑诀,南宫绝枫脚下走出一个诡异的步伐,眼眸之中将所有青年的动作尽皆映入眼帘。

手中铁锹将青年的长刀抵挡后反手一戳,铁锹的尖端刺进青年肉体,而后再度闪身,在人群之中犹如鬼魅般神出鬼没,从容而又灵活得让人无法捉摸。

南宫绝枫手中的铁锹犹如活物,总是能在千钧一发之际抵挡住红车党青年的长刀,并趁机反打。

独孤九剑破刀式,料敌机先!破枪式,破击反打!

“妹的,那小子怎么像条泥鳅一样,邪了门了还!”看着自己的兄弟不断被放到,而自己一群人连人家一根毛都没碰到,其余的红车党成员不由慌了起来,色厉内荏地破口大骂道。

再度将戳进青年身体的铁锹快速抽出,忽地向身后袭来的长刀抵挡而去,而那处,南宫绝枫分明没有视线察觉,完全是盲点!

破箭式,听风辨位,杀气预判!

“啊!这小子不是人!不是人!”察觉到自己处于盲点的攻击竟然被抵挡下来,那青年一脸惊骇,难以置信地大声高呼道。

这慌张的高呼使得一群青年心中胆怯更重一分,不由地步伐与节奏也乱了起来,犹如一盘散沙,被南宫绝枫狼入羊群般一个个解决。

“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心中默默吟诵,南宫绝枫手中铁锹一震,将左右两个青年拍开,再度犹如蝴蝶单翅般向前后左右拍去,将攻向自己的长刀尽皆格挡而开,反手再度向身后一拍,将一个青年握刀的手腕猛地拍下。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一个青年抱着自己的右手倒退开去,长刀早已被其拍掉,右手肿起,似乎有几根骨头断裂。

南宫绝枫手中铁锹犹如游龙,在四周靠近的青年脸上依次留下一条条血痕,而后脚下一旋,身躯猛地一转,犹如华美的舞蹈,手中铁锹将一众青年尽数拍飞而去。

手持铁锹,南宫绝枫身躯犹如枪般挺直,一双棕褐色双眸缓缓抬起,向身前叼着香烟的那人望去。

此时此刻,已然没有一个红车党的成员站立在场中,除了……

黄发青年,一个神秘而又有着那么一点传奇色彩的人。

武术教练出身,第二十三界青少年自由搏击大赛冠军,三年前消声觅迹,据说加入了黑道。

一年前,出现在南宫绝枫这个村子附近的城镇,迅速拉起一帮社会青年组建起红车党,靠着打劫小店与敲诈学生,和一众成员每天过着吃喝嫖赌的日子。

极好的大局观,凌厉的拳脚功夫,可以说红车党可以混成现在这样的规模完全是依赖于这个人。

其他人都可以忽视,但这黄发青年,却非同小可,在南宫绝枫看到这青年的第一眼开始,便深深地忌惮着这人的存在。

叼着香烟,黄发青年一脸愕然地望着南宫绝枫,而后,忽地一笑。

“没想到,短短几天,你竟然成长到这个地步。你身后的老师,倒是颇为厉害。”

短短一个月不到,从一个一无所知的稚嫩少年,成长到能单挑十余个精壮青年而毫发无伤,若说背后没有一个很猛的老师,打死黄发青年也不会相信。

“嗯,她是很厉害的。”

没有否认,想起叶的种种神妙手段,还有那清冷而又稚嫩得让人心疼的俏美脸庞,南宫绝枫喟然一叹,点头说道。

“说实话,我没有信心打败你。”黄发青年忽然平静地如此说道。

这般坦实的话语,倒是让南宫绝枫一愣,不知该作何应答。

“但……身为他们的大哥,按例还是要跟你来一场的,否则,无法向你脚下的那群人交代。”

低头望着那堆伤残在地辗转反侧,哀声连连的一众青年,南宫绝枫抬起头,望着黄发青年点头道:“我理解。”

侧过头,将口中快燃尽的香烟吐掉,再度望向南宫绝枫,黄发青年脸上的慵懒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凝重与火热的战意!

“那么……来吧!”

话音刚落,黄发青年捡起脚下一把长刀,弓着身躯对南宫绝枫猛地冲来,进击的路线,竟然是让人捉摸不清的曲线!

在那般曲线之中,奔跑的身影却依然快速无比,仅仅几个呼吸时间,便已然临至南宫绝枫三米之内。

南宫绝枫眼神一凝,手中铁锹被其犹如手臂般灵活挥使,对着那急冲而来的黄发青年对拼一记!

“哐当!”

刀刃与铁锹相撞,擦出丝丝火花,刀刃与铁锹皆是猛地一震,南宫绝枫感觉自己的手臂被震得发麻,就快拿不稳铁锹。

“用了破刀式的以轻御重,竟然还这般,这人的臂力好生恐怖。”望了眼那脸色如常的黄发青年,南宫绝枫心中暗暗道。

黄发青年一击奏效,将刀舞出一个刀花,眼神冷酷地再度猛地向南宫绝枫劈砍而去,那般冷冽与血腥的煞气,简直像是在尸山血海之中练出来的一般。

将铁锹的正面护着自己的手臂,南宫绝枫将手臂抬起,以手臂上的铁锹向那长刀抵挡而去!

“嚓!”

铁锹竟然被长刀砍裂了一道小口,南宫绝枫眼神一凝,反手握着铁锹手把,对着黄发青年胸前一划!

“呋!”

两人一触而分,相隔三米谨慎地凝视着对方。

南宫绝枫拿着铁锹的右手手臂上,一道伤痕出现,两行血迹从中缓缓流出,犹如河流般在手臂轻轻划过,穿过手掌,渗透入手中铁锹的手把之中,再从铁锹中流过,缓缓滴落地面。

黄发青年胸前的衣服被划开,隐隐可以看到其中那丝殷红的血迹,蔓延出衣衫,渗透而出。

两人的眼眸皆是一般专注,凝重的眼眸之中,充满对彼此实力的认可,那缕热血之气与熊熊的战意,在两人双眸之中,一般无二。

忽然,黄发青年嘴角划出一道轻轻的微笑,旋即,南宫绝枫嘴角亦是露出微微的浅笑。

凝望着,对视着,火热的战斗,仿佛在下一刻,便会再度触发!

“别动!”

忽然,一道声音悚然响起,让两人皆是一愣,同时转过身望向身旁不远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