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尽三界 《战尽三界》第8章 村口相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雷震燕姗小说名字叫作《战尽三界》,提供更多战尽三界雷震燕姗小说全文深度阅读,战尽三界雷震燕姗比较完整版。战尽三界小说雷震燕姗摘选:雷震?燕姗?”南宫绝枫惊诧地望着两人,呆呆地地地说:“你们怎么会来?”那叫雷震的少年见状捶了南宫…...

雷震燕姗小说名字叫做《战尽三界》,这里提供雷震燕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战尽三界小说精选:8.村口相遇手中的铁锹犹如手臂般随意把玩挥舞,南宫绝枫背着竹篓从宅院出发,准备上山挖草药。原本是叶在教南宫绝枫弹指神通的,只不过教着教着叶忽然在秘籍的最后一页,发现了一张奇异的地形图,现在正在屋内研究着。那地形图南宫绝枫也瞄了几眼,就是这周围的地图,里面红点的地方似乎就在深山的某处。因为叶在研究地图,故而修炼也就暂停了下来。闲来无事南宫绝枫便打算上山挖草药,正好过几天那收药材的人就要来了,多准备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8.村口相遇

手中的铁锹犹如手臂般随意把玩挥舞,南宫绝枫背着竹篓从宅院出发,准备上山挖草药。

原本是叶在教南宫绝枫弹指神通的,只不过教着教着叶忽然在秘籍的最后一页,发现了一张奇异的地形图,现在正在屋内研究着。

那地形图南宫绝枫也瞄了几眼,就是这周围的地图,里面红点的地方似乎就在深山的某处。

因为叶在研究地图,故而修炼也就暂停了下来。闲来无事南宫绝枫便打算上山挖草药,正好过几天那收药材的人就要来了,多准备一些以备不时之需也好。

“嗨,绝枫!好久不见了,来个拥抱吧。”

刚走出门口不久,忽然,一道爽朗的笑声伴随着些许玩味在南宫绝枫耳畔响起,这熟悉的声音让南宫绝枫身体一震。

侧身一看,却见一个憨厚的面孔正咧开嘴角对他挥舞着手臂,旁边,一个明眸皓齿的娇美女生正躲在他身后,怯生生地望着南宫绝枫,只是其眼中那抹欣喜无法遮掩。

那是一个憨厚的壮实男孩,穿着一件白色皇马球衣,身下套着一条运动裤,个子不高,略显墩胖,但也不会太胖的,给人一种还蛮可爱的感觉。

“雷震?燕姗?”

南宫绝枫惊愕地看着两人,呆呆地说道:“你们怎么会来?”

那叫雷震的少年上前捶了南宫绝枫一拳,嘿嘿笑道:“这不是听说我们县的中考状元是我兄弟嘛,就来看看,顺便帮你庆贺一下。”

说着,雷震提起左手上拎着的一堆零食与饮料,满是笑意地对南宫绝枫说道。

雷震是南宫绝枫的初中同班同学,而且三年一直同班,性格相投,一直关系不错,只是两人家里距离太远,因此即使是假期也很少来往。

“还有我妹妹听说我要来找你,就非闹着要一起来,没办法就带着她了。”说着,雷震对着南宫绝枫使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让开身形,将那惊慌失措的娇美少女显现出来。

“额……你,你你好,南宫学长。”

局促地伸出**的小手打了个招呼,燕姗便脸色红红地低下头,不知说什么话好,尴尬地站在原地。

燕姗是雷震的妹妹,全名雷燕珊,但叫惯了就一直叫燕姗了。平素里和雷震一起聊的时候也经常遇见,那内向的性格让南宫绝枫对她丝毫生不出恶感。

察觉到燕姗的窘迫,南宫绝枫连忙答道:“燕姗也好,嗯,虽然我不能上高中了,但还是谢谢你能来帮我庆祝,还有你雷震,也谢谢咯。”

说着,南宫绝枫转身感激地对雷震笑道。自己家中情况虽然悲戚,但还好,学校还是有几个不错的朋友的。

“不能上高中?为什么?绝枫你成绩明明这么好。”雷震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不再开玩笑地认真询问道。

“各种各样的原因吧,呵呵,好了不说这个,难得你们来一趟,进我家坐一下吧。”耸了耸肩,南宫绝枫不想再多谈这个,转移话题地对两人说道。

闻言,雷震与燕姗神色都是一黯,但也点了点头,准备先庆贺一番再说。

就在这时,忽然!远处一道犹如雷鸣的摩托车轰鸣声响起,声音由远至近,恐怖的氛围渐渐向三人蔓延,让那背着竹篓的南宫绝枫脸色一变。

“不好!快跑!”南宫绝枫一听得这声音,脸色剧变,惊骇道。

这里离家门口还有段距离,希望能赶在那群人来之前让雷震与燕姗到自己家避一避。

这般想着,南宫绝枫将铁锹扔到身后的背篓,拉起两人的手臂快速向自己家狂奔而去。

两人一脸迷茫地被南宫绝枫拉着,虽然不清楚什么情况,但还是跟着一起跑。

看着那人紧紧捉住自己的小手,燕姗的俏脸,变得更为羞红,恨不得像个鸵鸟一般将头藏到地底。

轰鸣声愈发接近,终是出现在村中的街道上,看他们摩托车上又是挂上了几瓶啤酒与烧烤,估计又是想上山聚餐了。

赤红的摩托车队犹如夺目浪潮,急速翻滚而来,毫不留情地将那盲目奔跑的三人淹没。

原本没那个打算的红车党青年,看到三人,特别是雷震手中的零食与饮料后,嘿嘿一笑,不约而同地把摩托车打了一个漂移转身,将三人团团围住。

“哟,这不是赵老太婆的那个又臭又硬的孙儿吗?旁边这两位倒是生面孔。嗯,这么好给大爷们准备了吃的东西,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啊,哈哈哈……”。

其中一个气势嚣张青年的戏谑话语,引得周围青年都是一哄而起地大笑了起来。

听得这些青年说起那位奶奶,南宫绝枫的小拳头不由紧紧攥了起来。但由于长时间被这些人所欺负,有了一些心理阴影,心底让南宫绝枫产生这班人自己无法战胜的念头,一时间,南宫绝枫无力而又黯然地低下头,不言不语。

雷震脸上稍显惧色,但还是将燕姗挡在了自己身后,色厉内荏地喊道:“你们……你们想怎样?抢劫吗?我们会报警的!”

“报警?”一个青年接过话头,其他青年顿时笑得更为大声。

“你以为哥几个为什么能一直没事到现在?这块破地方,警察最快都要二十分钟才能到达,有这时间,足够哥几个把你们两个活埋进土堆,再将那小妞玩到死为止,然后拍拍屁股离开。那狗屁警察连哥几个的车尘灰都吃不到,你信吗?”

听着那其中一个红衣青年阴测测的淫亵话语,雷震脸上惧色更深,燕姗那娇小的身躯也开始微微颤抖,在城市里长大的他们哪里遇见过这场面,心中那唯一的侥幸在此时被击散得体无完肤。

察觉到村中的微微异动,人群中的黄毛青年那阴冷的声音忽然传出。

“好了,让他们把东西和钱都交出来就算了,现在还在村子里,不要闹大。”

说着,几个青年点了点头,转身对三人道:“听到没有,我们王大哥发话了,将东西和钱都交出来吧。”

闻言,雷震心中闪过一丝难色,侧过身看了南宫绝枫一眼。这东西是为南宫准备的,现在却要给这些人以换取自己等人的平安。

递给雷震一个安心的微笑,南宫绝枫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在意。

得到南宫的谅解,雷震心里好受了些,将东西交给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红衣青年,再掏出钱包,将身份证等一些私人物品掏出,将整个钱包都递给了那个青年。

“嗯,你们两个呢?”红衣青年掂量了下钱包,露出一丝阴笑,而后将目光转到南宫绝枫与燕姗身上,冷冷地说道。

“那个又臭又硬的小子就算了吧,每次都要咱们揍一顿才能拿,而且鸡碎那么点,麻烦到死,浪费咱们happy的时间,下次有空见到再好好玩玩吧。”这时旁边一个青年忽然出言说道,看来是对接下来的聚餐很是期待,不想在南宫绝枫那浪费时间。

闻言,那叫狼头的青年脸色一变,但看自己同伴意见一致,也就无奈地没有说话,只是恶狠狠地瞪了南宫绝枫一眼。

上次的那一牙之仇,被其他兄弟在喝酒的时候经常拿出来取笑他,让他颇为掉面子,因此对于南宫绝枫,他的恨意可是不轻。

点了点头,红衣青年将目光锁定在雷震身后那稚嫩而又怯懦的燕姗,脸上露出一丝难以言谓的淫笑。

“她是我妹妹,钱都是我带的,她没有钱。”见状,雷震连忙上前紧张地解释道。

“是吗?我看不见得吧。待我好好搜一搜再说。”

说着,那红衣青年一脸淫笑地从摩托车下来,望着那怯生生的少女那美妙的身材,口干舌燥地舔了舔嘴唇,缓步向燕姗走去。

燕姗那胆怯的眼神中充满惊惧,紧紧地贴在雷震身后,曼妙而略显丰腴的**被恐惧的情绪充斥,微微颤抖起来,望着那向自己靠近的淫笑青年,剧烈地摇着头,俏脸满是惊慌。

“你……你不要过来!”雷震护着燕姗,虽然颤抖着身体,却还是强硬地瞪着红衣青年高声喝道。

“呦,想做个保护妹妹的好哥哥?嘿嘿,那首先你得确定你有那个能力。”红衣青年阴笑着摇了摇头,而后不屑地伸出宽大的手掌将雷震那憨厚的头往旁边猛地一拨,犹如垃圾推送一旁。

雷震的身躯被拨开,侧身飞到一旁,跌倒在地撞上一块坚硬的突起石头,墨黑的发丝上,一抹殷虹出现。

毕竟是只是初中生,要对付身强力壮的社会青年,却还是太勉强了些。

“哥!”燕姗看到那倒在地上的雷震,俏脸上浮现浓浓的担忧之色,而且失去了保护的壁垒,让其神色更为慌张。

“嘿,小妞,你哥哥我在这呢,乖乖地让哥哥搜一下吧,嘿嘿……”。

搓了搓手,红衣青年低下头望着那楚楚可怜的燕姗,脸上征服欲更强烈,右脸一片难看的痘印微微抽搐,淫笑着伸出手掌,就欲向燕姗胸前那抹青涩探拿而去。

就在那青年的手离燕姗的身体还差那么几公分,脑中已然想象那抹酥醉人心的柔软,在自己手中变幻着形状之际,忽然,一道身影挡在燕姗身前,而后,将那淫翳手掌的手背猛地一拍!

“够了你!”

南宫绝枫脸上露出的无可置疑的坚毅,一双棕褐色双眸毫无畏惧地直视青年,即使比那青年矮了几乎一个头,但那凌厉的眼神,却让那红衣青年感到一股直透心底的寒意。

忽地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被一个初中生吓到,而且是在自己兄弟们面前,那红衣青年脸上不由浮现一股愠怒。

“臭小子,本来打算放你一马,你tm竟然不知好歹,看老子今天怎么弄死你!”

说着,红衣青年恶狠狠地从腰间拔出长刀对准南宫绝枫,让周围的青年都是一怔。

明晃晃的刀对准自己的脖子,南宫绝枫也不敢有丝毫动弹,只是清澈的双眸死死瞪着青年。

“哟!还敢给我拽!”

看着南宫绝枫那貌似不忿的眼神,红衣青年怪声怪气地叫一声,而后腿猛地向南宫绝枫腹部一蹬,将那瘦弱的身躯踢出数米,仰倒在地。

“王八蛋!”

看着南宫绝枫被青年打倒,缓过来的雷震立即红了眼,从地上爬起,迅猛地向那红衣青年冲去。

一记重重的勾拳向那猝不及防的红衣青年下巴击去,让那青年脚下不稳地倒退数步,下巴都几乎脱臼,牙齿与口腔碰撞出几滴血,从其嘴角缓缓流出。

擦了擦嘴角的血液,吐了一口满是血的唾沫,红衣青年一脸凶恶地瞪向雷震,手中长刀紧握。

“混蛋小子!我看你是活腻了!老子今天给你放点血!”

雷震脸上闪过一丝惊惧,但忽地一咬牙,握紧拳头硬着头皮向那青年冲去。

那青年看着那胆敢向自己冲来的小胖子,脸上浮现一丝冷笑,手中长刀已然举起,看着已然临于自己身前的憨厚小子,就欲劈下,而此时,周围的青年就算想阻止也已然来不及。

“哐!”

忽然,一声刀剑相碰的声音夹杂着阵阵鸣音,于两人之间荡然响起!

那持刀的红衣青年与雷震惊异地转身一看,却见那南宫绝枫手持铁锹,格挡住长刀,一脸淡漠地望向青年。

“我说,够了!”南宫绝枫淡淡的声音在这空旷的村口响起,让一众红车党青年与雷震心中一震,脸上满是惊骇与不可思议。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