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药妻:简先生,别来无恙 第4章 刁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契约药妻:简先生,别来无恙第4章 故意刁难的全文深度阅读,他们在病房里说的话,显然是不能够被外人听见的。因而,谢延高度警惕的向声响传闻的方向走过去的,“...因此,谢延警惕的向声响传出的方向走过去,“怎么回事?”忻易薇也跟在他身后,皱眉问。。...

  他们在病房里说的话,显然是不能被外人听到的。

  因此,谢延警惕的向声响传出的方向走过去,“怎么回事?”忻易薇也跟在他身后,皱眉问。

  “没事。”谢延捡起地上的珠子,嘴里安慰着人,却转过身,目光犀利的朝着窗帘的方向看过去,随即走近猛地一掀。

  空无一人。

  他的目光最终落在了随风摇摆的风铃上。

  “应该是被风吹掉的吧。”

  受了惊吓,两人也再没了激情的兴致,临走前,忻易薇的脚步却转向了监控室……

  楼下,余嘉兮从花园里转了出来,抬手拨通了一个号码:“团子,锦仁疗养院的监控记录,能帮我黑了吗?”

  听到那边的答复后,她勾了勾唇,“谢了。”挂掉电话,若无其事的离开,却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落入了另一个人的眼中。

  “哥,不上来吗?“言擎莫名其妙的看着站在车门外,一动不动的人。

  见那道人影走远,简司煊转头又看了眼二楼的那个窗口,薄唇微勾,扯出一抹邪肆的笑意来。

  他想起来了,这个丑了吧唧的女人不正是路上一闪而过的那个侧脸嘛。

  看起来她身上秘密不少。

  “去查一下疗养院里0213房间住的是谁,还有……”一张纸递到了言擎眼前,“查查这个女人的底。”

  如果余嘉兮在这里就会发现,那张纸上赫然是她进疗养院时的资料登记表,还有照片。

  “嘶……”言擎接过一看,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女人长得可真丑。”一向在荣城名媛圈如鱼得水,看惯美女的言少表示,这姑娘真丑到他了。

  忍不住偷偷瞥了后座上的人一眼。

  没记错的话,他家表哥是个隐形颜控吧,什么时候眼光变得如此怪异了?

  难道是他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引起某人注意的余嘉兮离开疗养院,顺手给负责人发了条“辞职”短信,没等她关上手机便震动起来。

  她扫了眼屏幕,按下通话键,“徐总是吧?我马上到。”

  半个小时后,余嘉兮在一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见到了电话里的徐总,再一次受到了形象方面的质疑,“你就是安小姐?这套系列珠宝的设计师?”

  脑门光了半边的徐总指了指电脑上精致漂亮的设计图,怀疑的看着面前的人。

  “如假包换。”安娴是她的化名,余嘉兮推了推镜框,唇角弧度自信,“您在聘请我之前,应该了解了我的相关资料了吧?”

  徐总沉默了下,他以为能设计出这套珠宝的人,怎么着也应该是个时尚漂亮的大美女,没想到……

  “只是觉得安小姐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余嘉兮语气淡淡,“抱歉,我习惯了。”

  什么意思?习惯了自己的丑吗?

  徐总表情一言难尽,不过到底是商场老狐狸,很快就笑了起来,“安小姐,恭喜你成为我公司正式一员,合作愉快。”

  随后,余嘉兮被逮到了设计部。

  云翔珠宝是荣城一家规模不大的珠宝设计公司,和余氏珠宝不能比,不过余嘉兮也不在意,她来这儿不过是为了得到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方便以后办事而已。

  “哎,你们听说了吗?咱们这儿空降了一个设计师,听说今天入职……”

  “没听说要招新人啊,她怎么进来的?”

  “不了解,估计人家有门路吧,一来就是正式设计师,那几个实习的就惨了,转正的名额又少了一个……”

  “咳!大家讨论什么呢?”徐总进门之后轻咳一声,拍了拍手,将余嘉兮介绍给大家,随即离开。

  稀里哗啦的鼓掌声好半天才响起,没一点诚意。

  余嘉兮不在意,简单介绍了下自己就朝工作位置上走去,半道上突然被人拦了下来。

  “安小姐是吧?我是季颜。”一长相精致漂亮,打扮时尚的女孩子站在了她面前,小巧脸蛋上笑容异常甜美。

  余嘉兮笑了笑,“你好,有事吗?”

  “今天是你第一天上班,这样吧,为了庆祝咱们成为同事,晚上我做东,请大家到盛唐玩一玩怎么样?”说着,她看向其他同事,“有意见没?”

  周围人看着她脸上甜美的笑,眼神微闪,纷纷点头。

  这季颜可是个刁蛮小姐,没人想得罪她,看起来她是盯上了这个新来的,她们也乐得在一边看笑话。

  好像被针对了。

  将她们闪烁的眼神看在眼里,余嘉兮不动声色的道:“抱歉,我有事去不了。”

  “这么不给面子的啊?”季颜歪了歪头,娇俏可爱,“入职第一天,同事们第一次聚餐,这么拒绝不好吧?”

  她心里恨的不行,就是这么一个丑八怪土包子,居然半路截走了她预定好的正式设计师名额,害得她还要熬上几个月的实习期。

  非得给她点颜色看看才行!

  余嘉兮见拒绝不掉,只好点头:“好吧,我去。”

  盛唐,荣城最有名的娱乐会所之一,看季颜选的这个地方,就知道她大概是个家里不缺钱的主。

  不知道是有意无意,到了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来通知她。

  余嘉兮仍然是一身土里土气的装扮,顶着会所侍者诡异的目光淡定自若的走了进去,推开了包间门。

  “呀!大家玩儿的太高兴,竟然忘了去迎一下你,你可千万别介意。”季颜歉意的笑,端起酒杯举了举,“安……看你应该比我大,就叫你安姐吧。”

  “这样吧,为了表达歉意,我们一人敬你三杯,来,干!”

  余嘉兮接过酒杯往鼻尖一凑,好家伙,浓度最高的威士忌。

  这是想灌醉她的节奏啊。

  眼底冷光一闪,她干脆利落的举杯,仰头,一口喝干。

  一杯,两杯……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周围人的目光已经从火热变成了不敢置信,余嘉兮淡定的喝完最后一杯,视线从包厢内所有人的身上一扫而过,勾唇。

  “你们怎么不喝?”

  “哦,喝,我们当然喝。”

  一群人收回诡异的目光,正要举杯,却被余嘉兮挡了下来,“我说的不是这酒。”她伸手朝角落处一指,音色清冷,掷地有声,“是这个。”

  “一人三杯,来。”

  白酒,纯度最高的白酒!

  这下不止季颜,连几个男人的脸色也变了脸色,讪讪的笑,“这个……就不用了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