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石 第四章 手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忆起我来了吧。昨天公文包发来了吧,我离开了的时候你还睡的死死地的呢。”  “嗯…发来了,那个银行卡是怎么一回事啊?”大立的声音慢慢的被溶化了。  “哦,那个我也不明白,是凌局长让我给你的。别说这些了。早上抽时间出喝一杯么?”  “这,”大立揉着有自从得了偏头痛之后,大立就很少吃晚饭了。没有胃口。今天刚回家,手机就响起来了。一个Blocked的号码,没有显示。。...

  李大立回到家已经是夜幕降临了。

  自从得了偏头痛之后,大立就很少吃晚饭了。没有胃口。今天刚回家,手机就响起来了。一个Blocked的号码,没有显示。

  “谁啊?”大立没好气地接起电话。最近碰到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了,连个来电都隐藏号码。

  “喂,怎么火气这么大啊。呵呵,还记得我么,大立?”电话里传来一阵甜得发腻的笑声。大立脑海里立马闪过一个人名:应潇潇。

  “你是应…潇潇?”

  “是啊,总算想起我来了吧。今天公文包收到了吧,我离开的时候你还睡的死死的呢。”

  “嗯…收到了,那个银行卡是怎么回事啊?”大立的声音慢慢被融化了。

  “哦,那个我也不知道,是凌局长让我给你的。别说这些了。晚上有空出来喝一杯么?”

  “这,”大立揉揉有点犯疼的脑袋,还是拒绝不了美女的诱惑,“好吧,你在哪,我来接你。”

  “不用啦,我在你家楼下。快点下来哦,我都等你好久了。”

  大立又是一惊,自己家的地址啥时候就被知道了。

  大立挂下电话,火速下楼。

  潇潇穿着一套黑色的连衣裙,衬着她的脸和腿更加白嫩了。

  李大立又可耻的有了反应,有点扭捏起来。

  “走吧!”潇潇很自然地贴上来,挽起大立的手臂就往小区外走。

  大立被幸福撞蒙圈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带走了。

  来到一个雅吧,潇潇熟门熟路地要了一个靠角落的包厢。

  进门的时候,保安眼里传来了浓浓的嫉妒。大立这一下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挺直了腰板,手不自觉地搂上了潇潇的腰肢。潇潇并没有反抗,仍旧是迷人的微笑。

  保安狠狠地咽下口水,看着他们走进去。

  这个酒吧有个奇怪的名字“飞鱼FlyingFish”。

  走到里面的时候,李大立突然觉得这个地方特别熟悉,这种熟悉感还带着一定的怀旧情绪在里面。好像自己在很多年前就来过这里。

  “怎么了?想什么呢?”潇潇突然甜甜在耳边说着。

  “额…没什么,这家店啥时候开的啊?”

  “我也不清楚,好像很多年前关门了,最近又开张了。”潇潇不置可否地笑笑。

  “哦。”李大立坐下之后,目光又完全被应潇潇吸引过去了。

  潇潇很熟悉地点了两杯软饮,一些小吃。

  李大立又开始了他的思索。这么快就跟这个美女相处总让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还有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心中还是很疑惑。大立一静下来心来,周边的世界瞬间安静。好像时间停在当时。应潇潇脸上的笑容好像也凝固了一样。

  心里面的声音又开始响起来。

  “这小子一定已经知道一点什么了,他居然会感觉到这里很熟悉。凌局长说的对,我们必须要加快速度,不然又要被冰蓝抢先一步了…”

  “嗡…”大立一下子脑袋里跟浆糊一样,信号断片。

  “你没事吧?”潇潇关切道。

  “没…没事。”大立起身,“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最近有点头疼。”

  大立打开水龙头,狠狠洗了把脸。刚才的那些话,大立似乎感觉到应该是潇潇内心的想法。从昨天开始好像自己特别在意谁,就能听到谁心里的话。只是自己还不能听太多。大立为自己的新发现兴奋不已。可是潇潇想的东西又让自己很害怕。凌局长似乎在这件事情里有重要的位置,然后那个冰蓝又是什么东西。一大堆问号在心里蔓延。

  李大立拍拍脑袋,自己真是色迷心窍。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阴谋。自己通过刚才的“冥想”,似乎现在不能够集中精神去思考多余的事情。

  李大立回到包厢,借口自己身体不适,匆匆跟应潇潇告别。离开酒吧的时候还不慎与端茶的服务员撞个正着。也顾不得倒了自己一身的黏糊糊的东西,扔下100块就赶忙离开。

  外面的天黑的很厉害。

  大立看不到背后的潇潇那一脸万分诡异的笑。

  回家之后,发现门缝下塞着一封信。

  大立有点疑惑,现在还有谁会写纸质信,自己甚至连个邮箱都没有申请过。

  信封是牛皮纸的淡黄色普通信封。邮票很奇怪,图案是全灰色的,带着一点闪光。大立觉得奇怪,却一时想不出哪里不对劲。封面上是一个很熟悉的笔迹写着:李大立亲启。大立头疼的厉害,并没有细看,只是打开信封,里面掉出来一张泛黄的卡片,背面是一个大大的数字“15”,应该是某种印章敲上去的,不是红色,而是灰黑色的。翻过正面一看。大立背后的凉意陡升。上面赫然一个鲜红欲滴的字:

  “逃”。

  大立觉得自己的精力在刚才的“冥想”中已经耗尽。再受到这突如其来的惊吓,瞬间栽倒在地,沉沉地睡去了。

  这一晚上,大立看到自己进了一个大铁门,里面都是穿着制服的人,由于离得远,也看不清他们穿着什么制服,只看到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圆形的徽章,只有大立的衣服不同。这些制服的眼光放佛都对自己带着仇恨,闪的让自己睁不开眼。这时有一双手牵住了自己,温暖软弱的,应该是女生的手。大立想要看清她的脸,却怎么也睁不开眼。只记得她的牵手让自己很安心很依赖。

  又一次从梦中醒来,大立似乎已经习惯了每天的无休止的头痛和梦靥。大立发现睡觉时衣服都没有脱,而衣服上还残留着昨晚留下的饮料痕迹,浓稠的一大片。大立将衣服换下,随意扔在洗手间。

  正要开门。

  大立心里面突然感觉到一股危险。这感觉越来越靠近,越来越清晰。不及多想,大立家的门被撞开了。

  大立脑海里的第一反应就是:“逃”!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一道巨大白光闪过,大立应声倒地。

  大立眼睛闭着,不能动弹。可是并没有失去意识。心里传来好多声音。

  这些复杂纷乱的信息里有个关键词重复多次,让大立特别敏感。

  冰蓝。

  大立感觉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身边有很多来回奔跑着的人。有人过来将冰冷的针头刺破了自己的皮肤。大立已经从极度恐惧中平静下来。甚至能够平静地感受到流到身体里的有些冰凉的液体。这时有人突然撑开了大立的眼皮。大立的眼睛突然接受到外界的光芒,很刺痛。

  “好了,瞳孔大小固定,14号实验体已经被控制,完全失去意识。”

  大立能够明显感知到外界的一切。自己不是完全失去意识了么,可是为什么一切都那么清晰。

  “凌局,这可是我们得到的第一个完整的实验体,上面一定会对您大加赞赏的!”说话的声音好像是那个王队长。

  “呵呵,别高兴得太早,我们的情报员已经反馈了消息,冰蓝那边很快就会有动作了。我们要尽快找到开启的方法。立刻准备手术。”

  大立看不到他们,却能够依稀感觉到应该是那天晚上一起吃饭的凌局长。

  “手术”这个词让大立着实汗毛直竖。

  大立想试着集中注意力去感知他的心里活动。这个被大立认为“冥想”的技能在这里好像失灵了一样。感觉自己的思维被某种力量禁锢起来,难以突破。大脑里面一片空白。

  李大立被戴上了一个金属的头箍。慢慢地有一股暖暖的乳白色的暖流渗透到大脑里面。这些乳白色的液体,亦或是电波居然能够被大立真切地看到。这是种奇怪的体验。大立能够看到这一股股的暖流慢慢占据自己的大脑。本来整个大脑皮层都被覆盖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液体被渐渐吸收到某一个部位,不再蔓延,而是固定在那一块。

  “已经完成初步的控制,下面开始定位。”

  又是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

  大立感觉到大脑里有一个白色的光点,慢慢扩大,越来越近,越来越明亮。

  耳边传来许多滴滴答答的机器声。

  “甲二,光束穿透良好,现在开始加大电流频率,准备成像。”

  一阵刺痛传来,大立想挣扎,却根本没有力气。

  刺痛感越来越强,放佛要把大立脑海里的东西抽离出去一样。

  这种抽离感是带着巨大的旋转,犹如一个漩涡。

  大立的眼珠开始不停转动。一阵阵强烈的睡意袭来。

  “大立,别睡!”

  突如其来的声音一下子占据了大立的脑子。

  刺痛感瞬间被一种温和的,亲切的的感觉代替。

  这种感觉不同于大立之前感受到任何一种,这种感觉是一种怀旧的,让大立仿佛回到十年前的感觉。那时候的生活充满了阳光,流水。记忆好像就停在了当时。温暖的让人想流泪。

  “乙大,大脑波段很稳定,只是成像还没有形成。只是一片白光。”

  “记录下来,甲二,我去汇报凌局。”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嗯,这个实验体的成像能力很差,看来是最低等的复制体,还不具备预知的能力。看来我们得到的实验体还是不如人意啊,怪不得冰蓝不急于下手。”

  “可是,凌局,根据我们的情报,冰蓝把他列为重点研究对象。”

  “甲二,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虽然成像能力很差,但是波段一直保持一种规律的圆周运动。”

  “咦?这个波段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是不是机器问题?”甲二疑惑地看着显示器。会不会是自己眼花了。

  “哪里,我看一下。”凌局长凑上前来,却发现显示器已经回归正常,拍了下机器,摇摇头。可能是自己眼花了吧。

  “凌局,您看,怎么处理这个实验体?”

  “交给王队长处理,再监视培养一段时间。毕竟这是我们这10年以来得到的一个完整的全新的实验体。我去准备应付冰蓝。”

  “甲二,准备短期记忆消除。”

  大立脑海里的那个白团瞬间被那道白光击溃,散成粉末。

  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大立心里的一种支撑感顿时失去,沉沉地睡去。

  李大立醒来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

  头疼的感觉消失了很多,但还是有些隐隐作痛。

  大立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面自己来到一个白色的房间,里面的人脚步急促,全部都穿着白色的制服,这种白色不同于医院里面的白大褂,这种白色带着一定的厚实感。所有人都是面无表情的,而且所有人的长相都普通异常。他们的头上都戴着一个奇怪的金属箍。而躺在房间正中间的那个人正是大立自己。大立看着自己被注射液体,被戴上头箍。而那个凌局长和王队长也在一旁指指点点。

  李大立拿起手机,发现一堆未接来电和短消息。

  陈仁是问大立为什么没来上班,领导在发飙。然后是领导办公室的未接来电。奇怪的是于小三这个“世外高人”居然也发来短信:

  今晚8点,你家楼下见。

  今晚8点?大立下意识地看了下手表,时针已经指向了9点。

  大立正要下床,手机震动起来。

  一个陌生号码。

  “李大立么?”又是一个女声。这次不同于应潇潇那种甜的发腻的声音。这是一个底气十足的女声。

  “我是,您是哪位?”

  “我是桃红。今天你没来上班。经理把一个很急的项目计划书给了我,明天早上就要上交客户。我想现在跟你见个面,大部分我完成了,一些细节我不是很确定。”一口气说完,大立插不上嘴。

  “好,好的,那要不我来找你吧。已经这么晚了…”

  “不要紧,我已经在来你家的路上了。”

  这,大立心里又开始嘀咕了。怎么自己的地址好像每个人都知道。

  “不好意思啊,没跟你提前说,你不会不欢迎我吧?”桃红试探着,却仍是肯定的语气。

  “没,怎么会呢,见面说。”

  大立不敢多说,挂了电话才发现桃红的未接来电已经有几十个之多。

  再打于小三的电话,通了却没人接,再打一个居然关机了。

  于小三这人有点神神秘秘的。大立也没有多想。

  赶紧收拾屋子,把昨晚的那件外套赶紧塞到洗衣机里。

  美女要来,总是要收拾一下的。

  桃红这次来好像很着急,头发披散着,有点微微喘气。但仍然掩饰不住她美好的面容和让大立心动的身材。

  桃红带来的项目书说起来根本没问题,完成得非常好,甚至比大立自己做的都要好。大立装作很有经验地翻了翻,实在找不到不足之处。

  桃红虽然话不多,但是好像也没有马上要走的意思,在大立的家里来回“欣赏”。其实大立的房子就60平,一眼就能望过来。可桃红就是充满了好奇,四处张望。

  “咦,这是什么?”桃红眼疾手快,从桌子下捡起一封信。

  这正是大立收到的那封古怪的信,掉在地上,居然忘记了。

  大立赶忙夺过信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没什么,没什么,呵呵。”

  桃红也没有追问,只是笑笑。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桃红告辞回家。

  大立打开台灯,拿起那封信,仔细观察起来。

  那个邮票确实很奇怪,大立想了很久,突然意识到奇怪的点了,这张邮票没有票值。这没有票值的邮票还算是邮票么。大立找出放大镜,想看看这张奇怪的邮票或者是标志到底什么东西,大立的眼睛一接近那张邮票,带着台灯的反光,大立发现那张邮票上能够看到清晰的几个数字,拿正了看就看不到了。上面的数字是“150710”。大立默念着这个数字,好像找不到什么关联。

  大立关了灯,躺下,思绪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那个梦又好像不是梦。自己的记忆有点断片,但不至于完全不记得。总觉得像是自己亲身经历的。

  对了!大立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跑到门边。如果没记错,门是被踹开的,那么门锁一定是新换的。

  自己租住的这套房子有些年头了。门锁是十年前那种带把手的门锁,已经有些锈迹。大立仔细看着门锁,却看不出丝毫被调换或者损坏过的痕迹。这就奇怪了。难道那真的只是个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