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石 第一章 偏头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个岛城,孑然一身的他就没过过晚上舒心惬意的日子。从本科毕业到这边报名参加工作,始终都很纠结了。李大立的父母始终都生活……在东北的一个小山村里,从出生于到记事儿,李大立像是也也没过多关于父母的印象,只记得我自己自小出读书学习,由于经济问题始终极少回去。但是幸亏李大立去了医院以后,李大立匆匆往单位赶,一样的结论,偏头痛。。...

  李大立在床上挣扎,一种溺水的窒息感又一次涌上心头,明明透过眼皮已经能看到窗外的亮光,可是眼睛就是不听使唤,难以睁开。头痛的感觉突然就刺入骨髓。李大立心里面突然涌入了一种力量,或者说是坚毅的东西,让他猛然从床上坐起。汗水已经完全湿透了睡衣,床单已经被揉捏的不成形状。最近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关掉床边的闹钟,李大立不断揉着有点发烫的太阳穴。“今天必须去医院看一下,别真的得了什么大病”李大立自从来到这个岛城,孑然一身的他就没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从毕业到这边参加工作,一直都很纠结。李大立的父母一直都生活在东北的一个小山村里,从出生到记事,李大立好像也没有太多关于父母的印象,只记得自己从小出来读书,由于经济问题一直很少回家。不过幸好李大立读书的能力一直高于同龄人,在他看来,书本的知识非常浅薄易懂,很多时候一看就会,于是他就不怎么花心思在读书上,到高考结束,李大立的成绩反而一路平淡无奇。毕业前,李大立出了一次车祸,应该不是很严重的那种,只是他不太记得当天的一些情形,只记得醒来后,就被医院匆匆赶了出来,皮外伤不足为虑。可是从那以后他就得了偏头痛。

  去了医院以后,李大立匆匆往单位赶,一样的结论,偏头痛。

  李大立的单位是坐落在一个大厦边上的小办公楼里,陈旧的砖墙,靠北的办公室窗户,连阳光都接收不到。这个单位的主要工作是中介代理,说白了就是关系公司,帮卖家找买家,然后拿中间折扣。自从到了这个公司,李大立基本就被放在了最底层的位置,这个社会没有关系,寸步难行。

  大立一个办公室的有三人,两男一女。

  陈仁一看大立来了,立马笑嘻嘻地贴上去。

  “大立,我跟你说,单位来了个美女,绝对骨灰级。”

  李大立揉揉还在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淡淡回道:

  “有这么好看么,让你陈大少这么激动。”

  “有什么好看的啊,我看就一般。”

  一旁的赵阿丽拿着镜子化妆,酸酸的。

  陈仁大学一毕业就进了这家公司,第一个月就接了个几百万的大单子,据说家里小有背景,阿丽对他也一直暗送秋波。

  坐在角落里的于小三一如既往地不说话,李大立第一天进这个办公室就对于小三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有点亲切。可能因为小三也是来自农村的。他不太说话,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角落,好像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办公室里经常会忽略掉他的存在。不管在与不在,好像办公室没有这个人一样。

  然而今天,头疼的大立对喋喋不休的陈仁有点厌倦,反而觉得安静的小三今天有点不一样。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同,总觉得他这个平时看似黑白的人,突然间有了色彩。

  于小三突然抬头看了一下李大立,眼神有点飘忽。

  就这一下,大立瞬间感到背后一阵凉意升起。这种冰凉刺骨的感觉就好像在冬天突然被人浇了一盆冰水,瞬间从里到外凉透,但是又是那种窒息的郁闷的凉,很强的压迫感。就这么一下,大立心里面刹那安静下来,放佛有股力量注入给了他一种入定的感觉,能够安心地观察周边的人和事。这种力量就好像周围的世界突然安静下来,然后有人在你耳边悄悄地说话,让你不得不接受聆听。李大立瞬间得到了诸多感觉,心里也开始犹疑不定起来。最近这段日子,好像从某个时间点开始就突然变得不太一样了。身边的人和世界好像都变得很陌生。就连这个平时不怎么说话的于小三也好像变得危险起来。

  仔细想想,好像就是从上个礼拜接到的那个电话开始的。那是一个大单子,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大立当时心里还开心了半天,这个电话来自自称某部队领导的,说是有一批货要采购,希望他能帮忙牵线。这本来是一笔非常轻松又没有风险的单子,而且看对方的意思,也不在乎他们从中收取的那笔可观的介绍费。大立以为自己的春天终于来了,乐滋滋地去跟领导作了汇报。电话里的领导A还约了他下个礼拜见面。算起来就是明天晚上了。大立突然对这件事情产生了畏惧,这是一种由心底里升腾起来的畏惧感。这种感觉好像在被大立感知到之后,瞬间膨胀到全身,毛孔全部打开,呼吸开始困难,头疼的感觉变得实体化起来。

  “嘿!”一巴掌打在了大立的身后。

  大立整个人一下子跳了起来,转身正要发怒,却看到陈仁笑眯眯的,诡异的眼神。

  “你想什么呢!”

  陈仁也没想到大立这么大的反应,稳稳了情绪,凑近来,

  “那个美女过会就来了。一块帮兄弟参谋参谋。”

  李大立现在对他油然而生了一股厌烦,皱了皱眉,“我还有事,先出去一下,你自己看。”

  撂下这句话,大立头也不回地走出办公室。

  留下一脸茫然的陈仁。

  此时,于小三脸上的疑惑之情也愈加凝重起来。

  李大立也没有走远,他只是想出来透透气。身体上的不适已经让他有点烦躁起来。整夜的做梦也让他的头疼好像永无止境一样。上一回偏头痛发作的这么厉害好像就是车祸那一次,从医院出来之后,除了睡眠质量不高以外,身体也没其他变化。

  车祸总是有点后遗症的。

  最近的事情确实有点奇怪。按理说,刚做了一个大单子,大立在公司的位置至少在近期是稳定了。可是心里面的不安全感却与日俱增。可能是没有睡好觉吧,大立狠狠地摇了摇头,下定决心似地要转身回去。

  碰的一下,好像撞倒了一个人。

  大立眼前一花,不是撞倒,是反弹。

  大立已经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抬头,看到了一个花容月貌。只能这样形容。阳光反射着她的头发,有点斑驳,明媚的双眼,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

  这,大立好像忘记了自己还坐在地上,呆在原地。

  短暂的惊讶之后,美女先开口了,“你好,我叫桃红。新来的,你没事吧?”

  洁白无瑕的脸上泛着红晕。

  大立瞬间有一种电击的感觉。可是心里的自卑开始作祟了。以前大学的时候,情窦初开的他曾经花了整整两年时间去追求当时的系花,一个冰山美人。直到冰山美人出去跟人同居,傻傻的大立才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是多么的可笑。

  往事不堪回首。

  大立收拾下心情,冷冷地站起来,勉强地笑笑:“我没事,我是贸易部的李大立。”

  站起来才发现美女的凹凸有致的身材,亭亭玉立,让人看了就想拥抱上去。

  也不知道她这样的女神,怎么就取了桃红这么俗的名字。大立暗暗地思索了一下,摇摇头,放佛要把她甩出脑袋一样,擦身而过。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