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舞 第五章 田据别院麻衣孝 燕王玉珏王命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部跌落。他低着头,却哭声也没变弱,他双手捂着脸,泪水从手指缝中流出。他的哭声越发大,哭声像地裂,似海啸,惊天动地,行成了一场特大的暴风雨,像是深在内心的火山将要要突然爆发似的。他跪着地上大声地叫道“君为小人以刺秦名屠杀,吾必仇雠”。田据的随后的几个月里田据都着粗布的麻衣、没人在别院的玉璧前叩拜三次后才食早膳,食物也只是清淡的蔬菜。吃完饭的他每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着樊无期下人送来的兵书典籍,每日不说话,一遍遍的看着。陈伯做好晚膳后,在他的门前小小的敲着门,很久以后,拿着古书的他出来,胡乱的吃些后又继续回房。陈伯几次想劝他多吃一些,但一想到公子年纪轻轻身被迫在异地为质多年、而如今难得的知己也离去,如何教他不痛心。想到这里,陈伯只好默默的留下饭食等待,或许公子会在某一刻饿了叫他。。...

  燕国车马别院

  带着满腹的忧伤的他来到别院中,脱去了有些破旧但一直能证明自己身份的齐服,穿上了麻布,对着樊无期家的方向跪拜“君乃不世之将也,恨生不其实,未得战绩于诸侯,反秦国而入燕,君之大过尔,燕人岂能容吾等草芥。”陈伯也披着麻衣端着祭拜用的果铺和甚少的肉食慢慢的挪到田据的前面小心的放下。他很伤心,一开始他的眼里是憋着许多的泪水,可过了一会儿,他憋不住了,眼里猛地流下了两股清泉,一颗颗泪珠从脸部滑落。他低着头,然而哭声没有减弱,他双手捂着脸,泪水从手指缝中流出来。他的哭声越来越大,哭声像山崩,似海啸,惊天动地,形成了一场特大的暴风雨,好像深在内心的火山即将要爆发似的。他跪着地上大声喊道“君为小人以刺秦名屠戮,吾必仇雠”。田据的泪滴落在枯黄的尘土上。“公子,万不可妄言也。寄居燕地,当性命为重。”陈伯在后有些担忧的说着。“怕什么?难道被他吃了不成?燕丹孤傲无智、心野而无谋、好论而寡决,安能保全燕国?”田据反过脸满是泪痕,满是委屈的看着陈伯。“公子,地凉损身,起来吧!”陈伯站起身来搀扶田据,田据用手摆掉陈伯的手,然后扯下腰间的玉佩用力的捶在地上“与君情谊,安同玉璧。他日返齐,必厚葬。”

  随后的几个月里田据都着粗布的麻衣、没人在别院的玉璧前叩拜三次后才食早膳,食物也只是清淡的蔬菜。吃完饭的他每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着樊无期下人送来的兵书典籍,每日不说话,一遍遍的看着。陈伯做好晚膳后,在他的门前小小的敲着门,很久以后,拿着古书的他出来,胡乱的吃些后又继续回房。陈伯几次想劝他多吃一些,但一想到公子年纪轻轻身被迫在异地为质多年、而如今难得的知己也离去,如何教他不痛心。想到这里,陈伯只好默默的留下饭食等待,或许公子会在某一刻饿了叫他。

  如往日般的用过早膳,田据许久未曾情理鬓发,依旧拿着古籍返回房中,门外尘土飞扬,陈伯连忙将别院的门关上。然后擦了擦脸上的尘土前去收拾。

  咚咚咚。。。“齐人田据安在乎?”门外猛烈的敲门声吵恼着。陈伯放下手中的酒器、箸等物,前去开门。门外站满了甲胄的军士,为首带着雁翎的军士拿着玉珏一样的东西朝陈伯问道“田据何在?”说着一队军士进入堂中。“公子正在安寝,将军少待,老奴速请公子来拜。”说完向田据的房间退,刚好田据推门出来。

  “陈伯,何人惊呼?”

  “公子,是燕国的军士,手里拿的似乎是燕国太子的玉珏。要您速去拜见”陈伯回到。

  “他派人来,定非善事。呵呵呵。。。齐国,只怕是回不去了”田据冷笑着看了看东方的天空,仿佛看道自己的家园,看到了儿时玩耍的草地。

  田据随着陈伯来道正堂,冷冷的站在一边看着燕国的军士,军士看到田据,为首的军士躬身献上玉珏道“大王命吾等特来请齐公子于迎阳殿。”“呵呵呵呵。。。齐国公子?请?哈哈哈。。”第一次在燕国听到这样的语句,而曾经的他被传召要么是宫廷枷锁、要么是呼名为牲畜。(燕国怎么了?)田据在在心间问道。“却是何事?需数十飞骑。若是要杀我田据,请即可动手,誓不面难”田据抖了抖衣袖整理了自己的鬓发,微微的闭上双眼。或许真的死了也是对齐国是最好的帮助,作为齐王的哥哥难道不会为我而发兵讨伐么?与其这样苟活,不如痛快一剑。“公子谬论尔,吾乃宫监,受王命迎君,岂有异念?”为首的军士微弓着身子解释道。“燕王命?实则太子假令也。燕丹视吾等他国殖民为草芥,岂能以礼待之?子如此,父乞良乎?”田据怒声质问军士。“吾非受命太子,今既领王命,公子非愿且走乎?”说完周围的军士上前来围着田据,似当然在樊将军府中一般。“常言楚人沐猴而冠,今燕亦矣。吾随尔等前去”“公子,不可啊!不可啊!”陈伯跪着地上抱着他的脚道。周围的军士一把扯下陈伯的手,将陈伯重重的推到在地。“既死吾,何伤跪者。陈伯少待”田据说完推门而去,屋内的军士也跟着退出别院,只留下陈伯一人在地上高声哭泣。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