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舞 第四章 无期恩义赠头 荆轲埋剑刺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心地奉上茶水和点心,继而施礼他离开了。他叫住了送茶的力士问“将军何以?”力士扭过身拜而答“主人在与贵客议事,公子少待。”“将军推知我已来耶?”田据复问,“已教人痛禀”田据点了点点头,力士看见他他不在问,便再度施礼拜而已退出。他而已静静地的等,赏看偏力士小心地奉上茶水和点心,而后躬身他离开。他叫住了送茶的力士问“将军何在?”力士转过身拜而答“主人在与贵客议事,公子少待。”“将军可知我已来耶?”田据复问,“已教人痛禀”田据点了点头,力士看到他不在问,便再次躬身拜而退出。他只是静静的等,赏看偏殿中的花草美人。。...

  燕国将军殿

  田据如往日般穿着从齐国带来的服饰,带着不怎么打理有些凌乱的头发,满是郁闷的前去拜见他的故友齐人樊于期。樊于期为齐人,后而为秦将,率军攻打赵国,被赵国大将李牧击败逃燕国,秦王怒,将其父母宗族全部杀害他,于期无奈隧领兵于燕对抗秦国。田据随着力士接引一同来到偏堂等候,整个府邸的人都很紧张的看着他。他很奇怪,往日我来拜望将军必是在正堂上以齐人礼仪待之,而今为何置于狭小的偏堂呢?

  力士小心地奉上茶水和点心,而后躬身他离开。他叫住了送茶的力士问“将军何在?”力士转过身拜而答“主人在与贵客议事,公子少待。”“将军可知我已来耶?”田据复问,“已教人痛禀”田据点了点头,力士看到他不在问,便再次躬身拜而退出。他只是静静的等,赏看偏殿中的花草美人。

  正殿内,身穿甲胄、两颊绒密的胡须的将军坐在酒桌上,桌上摆着酒樽和些许的酒食。将军对面是个脸上有着一条短而深伤疤的剑客。剑客说了几句话然后起身给将军斟酒,将军拔出宝剑,指着天空,旋即横着划破了自己的手指,对面的剑客亦拔剑割破自己的手指,两人的血滴落在对方的酒器中。两人举起酒樽,一饮而尽,饮完将军和剑客都大笑起来。

  “将军,请动手吧!”剑客起身后退几步跪在地上,看着地面的飞尘。

  “士为知己者死,今蒙君计,愿为吾报切骨大仇,于期何惜此头颅乎?”将军再次拔剑,对着东方狂笑着,一瞬,笑声消失于正堂。剑客冷峻的面庞上有些泪痕,他向着将军的尸身倒了三杯酒后拿起自己的剑朝将军的头狠狠得刺去。头落,人离。

  田据依旧在偏堂等待,只是天空已渐渐暮色。他不知道将军面对的人是谁?为什么这么久?门外力士人群中传来了“有刺客,有刺客”。田据迈步出了偏堂,看着人群中一个冷峻的剑客左手提着将军的头颅,右手拿着利剑。周围的下人愤怒的拿起剑和剑客对立起来,剑客将剑放回剑鞘,没有理睬下人的举动,小心的从怀中掏出一张带着血印的绢递给田据。“阁下是齐国公子吧?”“尔是何人?为何刺杀樊将军?”田据未接他递过来的纸条,狠狠得背过面去质问。“吾乃将军生死之交,今有将军书信与君及太子。”他再一次递上血印的绢。田据接过,上面写着“吾为刺秦而死,死且颜也!今负约与公子,无期隔世相报也!”“将军与阁下同是愤秦之人,奈何这般残忍???”田据更加恼怒夺过下人的剑指向剑客。“吾非无义之人,实国家之患需将军头颅。”剑客的脱下自己的粗布衣服将将军的头颅裹起来。“还我主人。”几名力士拿着利剑向他刺去,但被他打翻在地“无愿结仇君”他依旧冷冷的说。将军的血流了满地。

  “太子殿下道。众人闪”门外的力士传来。太子驰至,看着剑客和人头,伏尸而哭,极哀,身行感动天下。田据怒视着太子丹和剑客,太子擦完泪看了看拿着剑指向剑客的田据“田据,放下剑,滚道你的地方去。”“吾为知己而战,为知己死”田据的剑不曾有半分退缩。“将军为刺秦而亡,他乃刺秦第一人尔。”太子高声斥责道。将军的下人已经被太子的卫队羁押起来,周遭只剩下田据一人举剑而立。“你是想谋反嘛?来人,诛杀反贼田据”太子对着身边的卫士下着命令。“是”卫士们马上把田据围起来。田据眼泪如注,仰天长叹,弃剑无言,拂袖离去。

  太子没有令人去追赶田据,在他心中田据只是一个懦弱无能、随时可以踩死的蝼蚁。命人以至尊楠木匣收拾将军的头颅,然后从门客手里取出一个半尺长、满是鎏金的匣子。荆轲打开一看一阵猛烈的药味喷鼻而来。“此谓徐夫人匕首,吾早已毒药灌之。今赠与侠士,愿早成宏业。”荆轲来到将军的棺椁前跪下,将跟随自己多年的的剑与将军的尸身一起包裹,拿着匕首拜别。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