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舞 第二章 秦王发兵易水 燕王正殿泪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各怀鬼胎。  燕王摸了摸额头的汗,挥对着身旁的内侍道“太子和樊将军到了么?”  “禀大王,太子已在回王宫的路途中,而樊将军闭门谢客在家里,不愿来朝”内侍弓着身子轻声对着燕王地说。  “樊将军不来也罢,他本非燕人,若不是丹儿一门心思收养,孤定是没留他燕王摸了摸额头的汗,挥手对着身旁的内侍道“太子和樊将军到了么?”。...

  燕国王宫

  王宫里卫士严密的把守着各个细节之处,甲胄金戈。宫殿内的燕王面对着殿中议论纷纷的大臣露出了无奈的神情。如今秦国的大军已然在易水边伫立,尺寸之间便会攻破燕国都城蓟。而刚刚秦王派出的使者站在王宫盛气凌人的提出的条件任何一丁点也让他实在难以接受(割督亢、献燕国山河地理图、献秦国逃亡将领樊於期的人头,三样同时献出则燕国安矣。)而殿下的那些士卿大夫在听到秦王使者提出的无理要求后一个个沉默寡言、各怀鬼胎。

  燕王摸了摸额头的汗,挥手对着身旁的内侍道“太子和樊将军到了么?”

  “禀大王,太子已在回王宫的路途中,而樊将军闭门在家,不愿来朝”内侍弓着身子低声对着燕王说道。

  “樊将军不来也罢,他本非燕人,若非丹儿一心收留,孤定然不留他在燕国。”燕王看了看天空,太阳渐渐地落下了,阵阵清冷之风吹来。朝堂上面的婢女们颔首低眉,小心的呼吸着。

  “众卿商议如何?可有良策谋秦乎?”燕王走下台阶,头上的王冠轻轻的碰撞着,华丽的长袖上绣满龙的图腾,玉珏在龙袍上飞跃,玉履在台阶上迈着。后面的侍女小心的拖着天子的仪仗。

  殿下文臣仪仗列中宰相栗腹慢慢的起身跪在大堂中,对着燕王伏地叩拜曰:大王,秦虎狼之国,吞韩袭赵,方寸之间尔。燕国柔弱,兵马补给甚少,不足以抗衡秦国。以弱扛秦,必引杀戮于万民,此非仁君之德也!”

  “宰相说的极是。”“是啊。是啊!”后面经坐的大臣们附和道。

  “大王,今天下兵戈起于秦,而背秦着韩、赵皆灭国矣。秦以崤函之固,川蜀物阜,代周王之权,惩不善之邦。燕者,自立国而来与秦相交多年,昭王时期曾相约攻齐,秦燕无所患,若燕割地、献图于秦,秦必足而兵退。”文臣仪仗中的大司行郭觉紧急跪在地上伏地急切得说。

  “但一旦割地献图,孤。。。”“若割地能满足秦国,韩、赵为何灭?若今日割地献图,明日燕国不复存也。”太子丹不顾及君臣之礼打断了燕王的话。太子丹面容满是风尘与愤怒。他看不惯那些阳奉阴违的奸佞,他知道软弱的父亲根本对付不了这群老臣的软磨硬泡,便顾不及梳洗就径直来到王宫。

  “丹儿,你终于来了!”燕王有些喜悦的用手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父王,孩儿有当年在秦国为人质时,素知秦王贪得无厌,今日给彼,明日必毁也。望父王诚心应战,孩儿自有破秦之计”太子丹用余光扫了扫跪在两排的大臣,而那些大臣也面面相觑。

  “既如此,此事明日再议。退朝!”燕王在听到太子丹说出早有破敌之策后,眼睛狠狠得瞟了那群老臣,然后拉住太子丹的手退入内宫。

  “太子好高骛远,有兴燕之志而无兴燕之举。恐燕国不久矣。哎!”大司行郭觉,在散朝后对着身边的同僚小声的说。

  “嘘!司理大人,无心之言万万不可再提!”旁边的大司理厥蒿拉着郭觉的衣襟说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