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舞 第一章 田据别院灰心 太子孤高冷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需前来去迎接。”院外一位脸颊上发白的胡须,略为有些驼背的老者施礼立着。  “他来?却何事?莫不是?”他也没看院外的老者,依旧闻着鼻尖前的花蕊,深吸一口后,眼中闪现出一丝平静。  “老奴不知道,还请公子前来全身沐浴换衣,庄严些。”老者对着他的背影又“公子,燕国太子派人传过话将要过来,我等需要前去迎接。”院外一位脸颊上泛白的胡须,略微有些驼背的老者躬身立着。。...

  燕国车马别院

  桃花随意的额散落在地上,满园的芬芳。桃红花蕊点缀在满是尘土的别院,周遭对着早已破旧的车马鞍,满园桃花开得正盛。细风吹过,一层桃花飘落。穿着青衣长袖,袖下部呈弧状的青年斜躺在桃枝下,手心里缠着刚刚拾起的花瓣,他把花瓣拿在鼻尖,冷风吹破。浮起的沙尘穿破他那单薄的衣裳,吹动着他垂落的发丝,他没去理会只是静静的躺着,看着桃花,眼神里满是死寂。

  “公子,燕国太子派人传过话将要过来,我等需要前去迎接。”院外一位脸颊上泛白的胡须,略微有些驼背的老者躬身立着。

  “他来?却是何事?莫非?”他没有看院外的老者,依旧闻着鼻尖前的花蕊,深吸一口后,眼中闪过一丝平和。

  “老奴不知,还请公子前去沐浴更衣,庄重些。”老者对着他的背影又一次躬身道。

  “陈伯,今日却是何时啊?”他慢慢起身,手扶着桃枝,轻轻的晃动了满地的桃花。

  “今日是公子来燕国为质的五年期限。”陈伯的回答没有半点犹豫,似乎他早已经将这个日子在心间刻了千百遍。“五年了,五年。。。哈哈哈哈”他冷笑的用衣袖排掉了面前的桃花。“离开齐国已经五年了,五年间,人非人,兽非兽。如今期限已至,或是王兄派了其他王孙过来接替。”他走到陈伯面前脸上溢满喜悦“走,快去更衣.”“

  公子,请。”陈伯恭敬的跟在后面向着偏房走去。

  燕国别院正堂

  他早已经梳洗,穿上了华丽的衣服,束发而立于门前。门外起过风,满是灰尘。陈伯拿着尘具在门前小心的扫着。他看着远处,似乎看到一队人车马扬鞭而来。他立即朝陈伯招了招手,陈伯躬身百后退入后堂。

  “齐人田据拜见燕国太子。愿太子万福。”他小心的趴在地上,按照齐国的礼节很认真的给面前那个足饰珠玑,腰金佩玉,衣裘冠履一身华服的太子叩拜。

  “免,起”太子身旁的内侍对着跪在地上满是尘土的他说道。他抬起自己的腿很小心的拍了拍腿上的尘土,弓着身子看着面前的燕国太子。“田据,你可知我今日来为何事?”燕太子看了看正堂上有些残破的草席。

  “莫非是为了我?”田据很想知道这个答案是正确的,但是他不敢这样问,深怕惹怒了太子,延迟他离开,要知道他已经在这里当了五年人质。

  “正是,你既然已经知道今天是你五年人质期限何必故作疑问?”燕太子怒视与他。“你想回到齐国嘛?”燕国太子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田据欠了欠身,伏拜曰”吾为齐人,为质燕国。今日幸的太子垂见,据不胜惶恐。燕国物美人杰,天地佳境也。”

  “既然你把燕国说的这么美?可愿意再留五年否?”燕太子朝着内侍递了给眼神。“这?似乎不合乎当年的盟约吧?”田据躬身向前针问道。

  “传燕王诏令,齐国田氏据为质期间,躬守两国礼仪,恪守燕国法度,明人伦,知纲常、。特征田据为人质十年之期限。十年后,两国修改盟约,重修边疆。诏令所至,务必遵循。”内侍读着镶着黄边的诏书,而这对已经久久不能忍受人质痛苦的田据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折磨。

  “田据,接诏吧?”内侍阴阳怪气的看着已经满脸阴郁的他。

  “公子,接诏吧?”陈伯从后面跪着对着处于震惊的田据说道。

  “田据,难道你要抗领么?要明白这是燕国,本太子现在就可以杀了你。别以为你是齐王田建的弟弟,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想当年你的先祖齐闵王还不是被我们燕国杀的丢盔弃甲,身首异处么?”燕太子指着田据的鼻子重复着当年燕国罕有的辉煌时期,但那些时光对于齐国却是无尽的苦难时期。

  “来人,按着他领诏书。”内侍挥着拂尘对着门外的卫士道,3名卫士走进屋内,按住田据的肩膀,掰开他的手指,狠狠得将他的拇指按着。

  “哈哈哈哈,,,,田据,五年前的风光的你去哪里啊?五年前你初来燕国的时候不是很有抱负么?站在城楼下对着使者说五年内必使燕、齐两国重修盟约,建立更好的和平。而如今你不过是个向车马苑里的畜生一般。”燕太子对着已经瘫软在地上的田据讽刺道。此时的田据眼睛满是泪水和仇恨。(为什么要这样的欺辱于我?为什么要延长期限?十年之后又是二十年?二十年后又是三十年,难道我田据此生要终老于此么?)

  门外,一名飞骑来报,门卫拦住问道“汝是何人?”答曰“陛下卫队,要见太子殿下”。卫士领着飞骑进入正堂,飞骑躬身伏地拜曰”太子陛下,大王宫急诏诏太子速回王宫议事。切切不可拖延。”飞骑从胸前拿出了燕王的印信,内侍小心的接过印信然后转呈给燕太子。“果然是父王的玉扳指,莫非王宫出了很大的事情?”燕太子拿着扳指看了看对着飞骑问道。“小的不知,只是知道大王要你火速回宫。”“你先回去禀告大王,我即刻回宫。”说完对着飞骑挥手,飞骑退出门外。

  “田据,今日本太子有要事要做,改日再来陪你。”说完,狠狠得对着田据掸了掸长袖。燕太子等陆陆续续骑着马离开车马别院。门口阵阵尘土飞扬。

  “公子,不要悲伤了?为质燕国,我们只得忍受啊!”陈伯慢慢的搀扶起已面如死灰状态的田据。陈伯的眼角也满是泪痕。

  “陈伯,你说我此生还能回到齐国么?”田据说出这句话,立马引得陈伯大哭起来。

  “公子万万不要瞎想,齐王不会忘了您的,要知道您是他最小的弟弟,最亲的弟弟。”陈伯一边安慰田据,一边擦拭自己止不住的泪珠。

  “呵呵。。。最小的弟弟,最亲的弟弟。那又如何,还不是他手里的一枚棋子,一枚任别人厮杀、辱骂的棋子。”田据狠狠得将手捶在桌上,牙齿狠狠得咬着。

  “公子,不可这样说大王。大王或许也有他不得已的苦衷啊!”陈伯小心的给他包扎他那捶的已经鲜血淋漓的手。

  “陈伯,我恨他,我恨燕国。我恨这一切。”田据将燕国给的诏书撕得粉碎,站在一旁的陈伯没有阻拦,因为他知道公子已经忍了五年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