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舞 第一章 浅谈春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烽火戏诸侯。且背离现象长幼秩序,废长子宜臼拥立周幽王之子伯服为太子,进而造成宜臼牵头犬戎再发动叛乱,杀掉了周幽王及其子伯服,将周幽王掳值犬戎。近而天灾屡次,各诸侯国之间为人口、粮食、土地之间的战争越发频繁地。十二年,伐郑,郑射伤桓王,桓王去归。此一武王姬发建立周朝都镐京,广封天下功臣、子嗣、现代贵族,将天下划分为71国,周天子居于至高无上的绝对的支配地位。姜尚因功绩甚高受封齐地,成为齐侯。西周末年,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且背离长幼秩序,废长子宜臼另立褒姒之子伯服为太子,从而导致宜臼联合犬戎发动叛乱,杀死了周幽王及其子伯服,将褒姒掳值犬戎。近而天灾频频,各诸侯国之间为人口、粮食、土地之间的战争越来越频繁。十三年,伐郑,郑射伤桓王,桓王去归。此一役,王师大败,天子被射,周天子的威权荡然无存,诸侯从此更加不把他放在眼里,只视为一个虚位的象征罢了。。...

  开篇

  殷商末年,帝辛(纣王)枉纵无道,以严刑苛政立世,上书言事者或身死或诛连,百姓恨不能生啖其肉。西伯侯姬氏在太宰姜尚的辅佐下率先起兵,从者云集。牧野之战,商军临阵倒戈,流血漂杵,帝辛逃入露台**而亡。殷商由此覆灭。

  武王姬发建立周朝都镐京,广封天下功臣、子嗣、现代贵族,将天下划分为71国,周天子居于至高无上的绝对的支配地位。姜尚因功绩甚高受封齐地,成为齐侯。西周末年,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且背离长幼秩序,废长子宜臼另立褒姒之子伯服为太子,从而导致宜臼联合犬戎发动叛乱,杀死了周幽王及其子伯服,将褒姒掳值犬戎。近而天灾频频,各诸侯国之间为人口、粮食、土地之间的战争越来越频繁。十三年,伐郑,郑射伤桓王,桓王去归。此一役,王师大败,天子被射,周天子的威权荡然无存,诸侯从此更加不把他放在眼里,只视为一个虚位的象征罢了。

  齐桓公以管仲为相,齐国大治。后打出“尊王攘夷”举行葵丘会盟,可怜的周王室也派人参加,承认了齐国大国的地位。中原进入罕有的和平时期。桓公甍,各国间战火重燃,晋文公、楚庄王、吴王阖闾、越王勾践先后争霸中原,而每次称霸的前提都是无休止的杀戮与掠夺。

  春秋末年,齐国大幅田和发动叛乱,率军驱赶齐国国君至海上,田和一面诛杀姜氏一面派遣使者朝觐周天子,势力衰微的周天子被迫发诏封田和为齐候。而正在此时,晋国家臣赵氏、魏氏、韩氏联合灭掉了晋国最大的智氏,将原本偌大的晋国一分为三,三家纷纷上表朝觐,周天子再一次被迫册封承认三家地位。天下旋即转入战国时期。

  战国时期,诸侯国因实力不同而陆续被兼并。齐威王虚心纳谏,以邹忌为相国,用田忌为司马,孙膑为军师,教兵习战,以谋征伐。桂陵战役、马陵战役。两次打败了强大的魏国,开始称雄于诸侯。开拓疆土:东至大海,西至海丘,皮甲百万。诸侯闻之,莫敢致兵於齐二十馀年。齐闵王时期,举兵戈伐燕,三月,燕国几近覆灭。齐闵王十三年,秦昭襄王和齐闵王相约共同称帝,秦昭襄王为西帝,齐闵王为东帝。秦、齐称帝,意在兼并其他诸侯国。燕昭王筑黄金台求贤,郭隗、苏代、乐毅纷至。苏代使反间计破坏齐国与其他诸侯国间的盟约,而又游说赵、魏、韩、秦,五国合纵攻齐。乐毅善军纪,导天时,识名将。抓住时机,一举攻下七十余城,齐闵王仓惶逃奔卫国。卫君避舍称臣,然闵王傲慢无理,结果遭到卫国人的驱逐。后又前往邹、鲁等地,邹人和鲁人也拒绝接纳。最后只好奔莒。楚顷襄王派淖齿救齐,淖齿被齐闵王任命为相。可淖齿无心救齐,却有心与燕国瓜分齐国。最终齐闵王被淖齿所杀。

  数月后,燕昭王甍。齐国大夫田单困即墨,以反间计散于误国,燕惠王早恨乐毅,使骑劫换将,乐毅畏惧逃至他国。后田单以火牛阵破之,盟军溃,顺势收复失地。齐国另立闵王之子田法章为君,是为襄王,太史之女张氏为王后。齐王懦弱,王后明断,割地求和结交韩魏,互定盟约,齐国渐苏。齐国虽复,然实力已大不如威王、宣王时期,为避免燕国等诸侯国再来侵犯,齐国不得已以子为质。襄王崩,其子建即位,国政全部掌握在其母张氏手中。张氏甍,齐王建一心以重建霸业为己任,然力所不及,奸臣不察。听信秦王两分天下论调,不明宰相后胜的昏聩,坚守国门,不救五国,终于身死国灭。

  燕国车马别院

  桃花随意的额散落在地上,满园的芬芳。桃红花蕊点缀在满是尘土的别院,周遭对着早已破旧的车马鞍,满园桃花开得正盛。细风吹过,一层桃花飘落。穿着青衣长袖,袖下部呈弧状的青年斜躺在桃枝下,手心里缠着刚刚拾起的花瓣,他把花瓣拿在鼻尖,冷风吹破。浮起的沙尘穿破他那单薄的衣裳,吹动着他垂落的发丝,他没去理会只是静静的躺着,看着桃花,眼神里满是死寂。

  “公子,燕国太子派人传过话将要过来,我等需要前去迎接。”院外一位脸颊上泛白的胡须,略微有些驼背的老者躬身立着。

  “他来?却是何事?莫非?”他没有看院外的老者,依旧闻着鼻尖前的花蕊,深吸一口后,眼中闪过一丝平和。

  “老奴不知,还请公子前去沐浴更衣,庄重些。”老者对着他的背影又一次躬身道。

  “陈伯,今日却是何时啊?”他慢慢起身,手扶着桃枝,轻轻的晃动了满地的桃花。

  “今日是公子来燕国为质的五年期限。”陈伯的回答没有半点犹豫,似乎他早已经将这个日子在心间刻了千百遍。

  “五年了,五年。。。哈哈哈哈”他冷笑的用衣袖排掉了面前的桃花。“离开齐国已经五年了,五年间,人非人,兽非兽。如今期限已至,或是王兄派了其他王孙过来接替。”他走到陈伯面前脸上溢满喜悦“走,快去更衣.”

  “公子,请。”陈伯恭敬的跟在后面向着偏房走去。

  燕国别院正堂

  他早已经梳洗,穿上了华丽的衣服,束发而立于门前。门外起过风,满是灰尘。陈伯拿着尘具在门前小心的扫着。他看着远处,似乎看到一队人车马扬鞭而来。他立即朝陈伯招了招手,陈伯躬身百后退入后堂。

  “齐人田据拜见燕国太子。愿太子万福。”他小心的趴在地上,按照齐国的礼节很认真的给面前那个足饰珠玑,腰金佩玉,衣裘冠履一身华服的太子叩拜。

  “免。”太子身旁的内侍对着跪在地上满是尘土的他说道。他抬起自己的腿很小心的拍了拍腿上的尘土,弓着身子看着面前的燕国太子。

  “田据,你可知我今日来为何事?”燕太子看了看正堂上有些残破的草席。

  “莫非是为了我?”田据很想知道这个答案是正确的,但是他不敢这样问,深怕惹怒了太子,延迟他离开,要知道他已经在这里当了五年人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