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笔记 第三章 张角篇—报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闲聊的时候说什么教主要原因拿活人的心肝练长生不老神药。”  我心说,这下完了,这是要去地府采草药了……  我把鼠兄的话复述给张颖,她被吓的花容惊,我见她这样,本来埋怨的话硬生生吞到了肚子里。  过了许久,张颖突然间扭过头认真地的说:“华哥,你是被我可是,就在快到太平镇边界时,我和颖儿被抓了,同时被抓的还有一大批真乞丐。。...

  逃亡期间,中途虽然多次遇到五斗米教的教徒,我和颖儿的乞丐装扮并未引起他们的注意。

  可是,就在快到太平镇边界时,我和颖儿被抓了,同时被抓的还有一大批真乞丐。

  我们被几个五斗米教徒推搡着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被关在一个废弃的小院内,而后我示意颖儿不要轻举妄动。

  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把偷藏的半个馒头喂给一只老鼠,并嘱咐它去打探下这些教徒绑我们的意图。

  不一会,鼠兄便回来告诉我:“外面的守卫聊天的时候说什么教主要拿活人的心肝练长生不老神药。”

  我心想,这下完了,这是要去地府采药了……

  我把鼠兄的话转述给张颖,她被吓的花容失色,我见她这样,原本抱怨的话生生吞到了肚子里。

  过了许久,张颖忽然转过头认真的说:“华哥,你是被我害的,一会到了下面,你一定要记得找到我,我真的嫁给你。”

  这时候了,这姑娘还在想这下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正要开口,却听到有脚步声传来,紧跟着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我们面前。

  他对我们大声说:“门口的守卫已经被我杀了,你们快逃吧。”

  乞丐们一听,蜂拥而出,纷纷四散逃命去了。没多会,人就跑光了,只剩我、张颖和黑衣人。

  我感激的问:“英雄,多谢出手相救,敢问高姓大名!”

  那人扫了我一眼,并没答话,又看了一眼张颖,目光中瞬间充满了激动,他急忙问:“你是张颖吧?大贤良师张角的女儿。”

  我心想,坏了,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莫非此人也是张角的仇家。

  我赶忙上前掩饰说:“英雄,你定是搞错了,她是俺妹妹,俺俩从小没爹没娘,以乞讨为生。”

  黑衣人依旧没有搭理我,上前抓住张颖的手说:“我知道你是张颖,我在五斗米教见过你的画像,我并没有恶意,我只想求你帮我一个忙。”

  张颖见他态度真切,不似歹人,便点点头,开始听他的故事。

  原来他叫张鲁,是天师道教教主张衡的儿子。张衡死后,张修趁机夺取了教中大权,改天师道为五斗米教,无恶不作。

  于是,孤立无援的张鲁,想借张角之手除掉张修,重新掌控天师道教,因此在他看到张颖时十分激动。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和颖儿商议后决定帮助张鲁,于是我们三人连夜赶路,顺利到达了太平镇。

  张颖走在前面,带着我和张鲁在城内绕了很久,最后在一个道观门口停下,抬头望去,看到“地公观”三个字,门内道士见到我们三人,便上前询问:“三位有何事?”

  张颖取出一块黄布,只见上面绣有一个“天”字,道士喜道:“原来是天字道友,贫道道号地业,请随我来。”

  地业道士在前引路,四处弥漫着焚香的气味,道观不大,走了一会就来到一座大殿前。

  地业转身说:“道友稍等,待我先去通禀一声。”

  不一会,地业出来叫我们三人进去,张颖在前,我和张鲁紧跟其后。

  进入大殿,只见一个身穿道袍的道士盘膝打坐,张颖喊了一句:“小叔!”把我和张鲁都喊愣了。

  那道士猛地睁开眼睛,大喜道:“颖颖,你没事吧,你父亲派人告诉我,你被人袭击下落不明,这些日子我和你二叔派了不少人出去寻你,都没有消息!”

  张颖这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这位“小叔”。

  那道士听后忙说:“多谢二位仗义搭救颖颖,贫道俗名张宝,道号地公道人。”

  我连连摆手,表示不必客气,张鲁此时开口说道:“在下张鲁,家父乃是天师道教主张衡,家父驾鹤西游以后,天师道被叛徒张修所控,张颖遇袭就是那张修所为,此人近日还四处抓人,欲以活人心肝练药,罪大恶极,希望太平道教能助我铲除张修,夺回天师道教。”

  张宝思虑片刻说:“张修贼人竟敢袭击颖颖,此仇必报,不过若要我们帮你夺回天师道教,需答应我一个条件。”

  张鲁忙问:“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只要张修人头。”

  张宝大喜道:“好,事成以后,就由你来控制五斗米教,但前提是,你要依附于我太平道教。”

  张鲁目光坚定的说:“好,没问题!”

  他们二十聊的投诉,而我一个小人物却被忽略在一旁,张颖见我无趣,便对张宝说:“小叔,你们商量大事,我带华哥四处走走。”

  张宝这才想起我,忙对我说道:“不好意思,怠慢了小兄弟,颖颖,你就陪他四处走走好了。”

  张颖点点头扯了我的衣角就往门外拽……

  张颖拉着我走在道观的小路上,我不知该说些什么,气氛很是尴尬,路边的蟋蟀骂道:“傻瓜,把妹都不会!”

  一个小小蟋蟀竟敢小瞧如此嚣张,我很生气,于是我急速扑向蟋蟀,将它抓住,而后转身对张颖说:“看,一只大蟋蟀~”

  张颖被突如其来的蟋蟀吓的一声尖叫,忙去推开我的手,不料蟋蟀从我手中滑出,跳进了她的衣服里。

  瞬间她就吓哭了,边哭边求我帮它把蟋蟀搞出来。没有办法,我只好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

  “哎呀,你摸哪里呢”,“啪!”我脸上多了五个指印。

  蟋蟀逃走前还鄙视我说:“傻子!”

  我小声嘀咕了一句:“明明是你让我帮你抓蟋蟀的……我也是不小心才碰到那里……”

  张颖也不理我,气鼓鼓的转身独自走了……

  第二日,我的脸肿了,我按照青囊医书上的配方,把配好的药膏抹在脸上,结果变成了活脱脱的摸了油的猪头,。张颖看到后也很后悔打了我,还问我疼不疼。我想了想昨天的手中的触感,觉得占了便宜,被打也值了,便没再追究。

  此时,张宝带着张鲁等人出去了,临走嘱咐张颖在观内照顾我,没事少出门。后来我听观内道友说,就在我养脸的时候,太平道出动了很多教徒,在张鲁提供的地点劫杀了五斗米教的教主张修,张鲁则成为了五斗米教的新教主。

  又过了几日,医书中所提的药膏确实很有效,很快我的脸就消肿了。我很想再陪陪张颖,可是实在没有理由再待下去,正在纠结怎么办的时候,张颖找到我说:“华哥,明日小叔派人送我回天公观,我想带你一起去去见我爹。”

  这就去见老丈人了……好紧张,我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声,“好”。张颖就蹦蹦跳跳的走了。

  一夜失眠,想了无数种见到张角的场景:“大师,我喜欢你女儿,你把她许配给我吧”;“爹,我就是你未来女婿啊”;“我和颖儿是真心相爱的”……

  第二天,我和张颖上了马车,我黑着眼睛,张颖问我:“华哥,你眼睛咋黑了啊?”

  我强装精神的说:“熬夜研读医书,以后好治病救人,拯救苍生!”

  张颖听后很崇拜的说:“华哥,我就知道你最棒了。”

  马车忽然颠了几下,我知道这是连马儿都听不下去了……

  一路嬉闹,很快就来到了大贤良师张角的道观,一个道童拿了我俩的行李,另外一个道童给我们引路,不一会我们就来到大殿,张颖推门而入,只见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道人正襟危坐,张颖见到他就扑倒他怀里撒娇的说:“爹爹,我回来啦~”

  中年男子笑骂道:“小丫头,这次看你还敢不敢出去野。”

  张颖继续撒娇:“爹爹,人家差点就见不到你了,你还取笑人家。”

  我当时心里就在想“这画风变的好快,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张颖,一会是小鸟依人,一会是河东狮吼……”

  一声“华哥,快来~”打断了我的思考。

  “爹爹,他就是救了我人,他叫华佗,是个小郎中。”张颖拉着我的胳膊把我介绍给了张角。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