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笔记 第二章 张角篇—救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天,我哪里小,我虽然林子里唯一的麻雀!”  故事到这里,我像是所以很客套的说:“大鸟儿,请帮我看一看哪里有人大声呼救。”  虽然,我也没这样做,我用出五禽诀中的一招“饿鹰扑食”,跃起一把就把握住这嘚瑟的小麻雀。  “小样,个头并不大,脾气还挺大,不那日,我上山采药,回来时隐隐听到有人呼救,待我想辩识声音的方向时,呼救声竟消失了。。...

  我十六岁那年,太平道教盛行,大街上的路人,十有七八都是信徒,太平道教宣扬善恶有报,以气功和符纸治病救人,深得民心,几年时间就发展壮大,太平道教,教主张角,人称“大贤良师”。

  那日,我上山采药,回来时隐隐听到有人呼救,待我想辩识声音的方向时,呼救声竟消失了。

  我见到树上一只麻雀,便对它说道:“小鸟儿,帮我去看看何处有人呼救。”

  那麻雀竟不搭理我,我说了三次,它才不耐烦的说:“你这人会不会聊天,我哪里小,我可是林子里最大的麻雀!”

  故事到这里,我好像应该很客气的说:“大鸟儿,请帮我看看哪里有人呼救。”

  但是,我没有这样做,我使出五禽诀中的一招“恶鹰扑食”,飞身一把就抓住这得瑟的小麻雀。

  “小样,个头不大,脾气还挺大,不想变成烤麻雀就快点带路!”边说我边摸起一根细草藤栓住了小麻雀。

  小麻雀战战兢兢的飞起,打探了下四周,终于在东南方向发现了端倪。

  在小麻雀的指引下,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大约和我年龄相仿的姑娘,她衣服被划破许多口子,眼中噙着泪水,见我过来,慌乱的用手去遮裸露在外的身体,戒备而又委屈的哭道:“我,我路过这里,一只老虎,出来了,我害怕,就跑,不小心滑倒,从山上滚到这里,脚扭伤了。你,你是什么人,能送我去太平镇上去吗?”

  这山上的老虎?莫非是小三?

  我问她:“是不是头上有个三的老虎?”

  她点了点头,我笑着说:“小妹,你别怕,那只老虎叫小三,以前是我家饭庄的食材,我这人心地善良,见他可怜,就偷偷将它放了,不料它脱困后想反咬我一口,最后被我用“狮王掌”治服。后来我把它头上的毛拔掉了一撮,以示惩戒,后来那撮毛长出来以后原来的‘王’字变成了‘三’,所以我就给它起名叫‘小三’。”

  她听后,噗嗤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甚是可爱。

  那会我还对男女之情懵懵懂懂,只是觉得她笑起来很可爱,竟把我看愣了。

  直到小麻雀挣脱了草藤边逃边骂我:“臭不要脸的!”我才尴尬的收回目光。

  我指着小姑娘的脚说:“咳,其实我是个郎中,经过刚才我对你脚的细致观察,我发现你这只脚应该是扭伤了,我这里刚好有些草药可以活血化瘀,我给你敷上,然后背你去我家饭庄修养几日,再送你去太平镇可好?”

  我一本正经的胡扯了很多,还是内心忐忑,幸好她并没有在意我刚才盯着她看,最后点头轻语:“嗯,谢谢你。”

  我轻车熟路的处理好她的脚,然后蹲下身子叫她趴在我的背上,双手搂住我的脖子,然后起身背上了她,我对她说:“山路不平,抱紧我。”小姑娘有些害羞,不过还是紧紧的扣住我脖子,差点把我勒死……

  路上没有看到小三,我们边走边聊,才知道她的名字叫张颖,是投奔太平镇上的亲戚才路过这里。

  我把张颖带回饭庄时,天已经黑了。

  我和我父亲说了下事情经过,一旁的华布和华腾看到张颖划破的衣衫,在一旁对张颖挤眉弄眼,最后被我一人一脚踹到了一边。

  看着她身上划破的衣服,确实需要换一件。于是我把张颖带到我的屋里,又去我父亲的房间翻出我母亲的一身衣服交给她,让她换上。

  你肯定有个疑问——我母亲是谁?其实我也记不清她的模样,听我父亲说,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母亲就被外公派人抓回去了,这是一段很狗血的故事,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们。

  晚饭时,我对张颖说:“你脚扭伤需要修养几日,等恢复后我再送你去镇上。”

  张颖支支吾吾,欲言又止,不过最后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第二日,我又去山上采药,找到小三,狠狠教训了这大猫一顿,还打掉它两颗牙。

  就在回来的路上,我被一伙人叫住:“臭小子,有没有见过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姑娘?!”

  我心想,这些人竟这般无礼,喊我臭小子,不收拾他们对不起我华家庄大将军的威名。

  于是我指着小三的方向很憨厚的说:“俺昨天看到一个小姑娘往那边树林去了,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说的。”

  带头的那个眼睛一亮,对其他人说:“跟我过去看看,我就不信张丫头还能插上翅膀飞了。”

  很久以后,我去问过小三,它说当时被我打了以后,感觉很委屈,心中憋屈,刚好来了一帮人,它就冲了上去,最后咬伤了对面两个人,其他人落荒而逃。

  等这波人走远以后,我才想起他们口中的张丫头,莫非是张颖,我觉得此事有些蹊跷,便匆匆赶回饭庄。

  我冲进我的屋里,刚喊出一个“张”字,然后僵住了,原来张颖在屋里换衣服。

  张颖听到声音,一愣,然后慌忙拿衣服遮住自己,脸红的像苹果一样,我赶紧转过身尴尬的说:“张妹子,我有点急事想问你,忘记敲门了,我马上出去,等你换好衣服叫我。”

  很快,屋里传出轻轻的一声:“华哥,进来吧。”

  我才推门走了进去,张颖脸上依旧一抹红韵,我尴尬的开口说:“今天我去上山采药,碰到一波怪人,好像是在找你。”

  张颖听了,目光中多出几分着急,慌乱的问:“他们人呢?你没有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吧?”

  我笑着说:“没说,我看他们不顺眼,引他们去找小三了。”

  张颖这才略微镇定了些,犹犹豫豫的开口说:“华哥,其实我说谎了,我不是到镇上投奔亲戚的。你有没有听说过大贤良师张角?”

  我点点头,她继续说:“其实张角是我爹!”

  我懵了,问她:“这究竟怎么回事?”

  张颖这才缓缓道出了她的故事:太平道教近些年的迅速发展影响了五斗米教的利益,五斗米教原本叫天师道教,教主张修夺权上位,野心极大,改天师道教为五斗米教。此人为打击太平道教,派人绑架张颖,以此捏住张角的软肋。当时张颖的随从拼死抵挡,才给张颖逃走争取了时间,后来就遇到了我。

  张颖水说完,用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我问我:“华哥,你愿不愿意帮我。”

  我虽然是个郎中,但是我坚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很为难的说:“有人追杀你,这听起来很危险……”

  张颖见我不想答应,便气鼓鼓的说:“你刚才看了我的身子,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我要是被人抓到就说你是我男人,让他们把你也抓去,哼!”

  这听起来好像是要赖上我了,我很无奈但是还是妥协的说:“好好好,张小妹,我帮你,说吧,要我怎么帮你。”

  张颖得意的一笑,竟完全没有了昨日楚楚动人,惹人怜惜的样子,我这才忽然意识到,我上当了,从一开始我就中了圈套,这妹纸有毒……

  张颖说:“从这里回太平镇必须经过五斗米教的地盘,他们有我的画像,肯定四处搜寻我的下落,他们以为我孤身一人,所以我打算和你一起扮成小乞丐,一路乞讨回太平镇,这样容易掩人耳目。”

  她口若悬河说了一大堆,听起来这样化妆也不是第一次了,我经不住她软硬兼施,最后只能无奈的点头答应。

  第二天,我和父亲说准备送张颖去太平镇上寻亲,张颖为报答我救命之恩,可能会留我在镇上待些日子。老爹自是没有意见,不过华布和华腾就不答应了,非要跟我去镇上,最后被我一顿暴打才消了念头。

  辞别了父亲以后,我和张颖来到华家庄村头的废草屋,换上了准备好的乞丐装,才踏上了回太平镇的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