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医品高手 第2章 婴儿人中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李阳全然不顾众人的猜忌和产生怀疑,不是望着场中大声地道:“我的药方上次开出了,不在场的老乡家中倘若有完全符合条件的希望能把药引给我。”现下正逢入秋,母鸡亲鸟的最佳时期,因为要眼下正值入夏,母鸡孵卵的最佳时期,所以要找一枚寡蛋并不难,很快就有一家提供出了这个药引。。...

李阳不顾众人的猜忌和怀疑,而是看着场中大声道:“我的药方刚才开出来了,在场的老乡家中若是有符合条件的希望能把药引给我。”

眼下正值入夏,母鸡孵卵的最佳时期,所以要找一枚寡蛋并不难,很快就有一家提供出了这个药引。

“乡巴佬,现在你说的药引有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把人救醒!”

江华冷笑一声讽刺了一句,他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学医多年从没听过如此奇葩的药方,他不相信这种药能救人,不死人就算好了。

李阳丝毫没有理他,而是当众将这枚寡蛋煮熟碾碎,然后又倒上一汤匙清油,将二者搅匀后,随即就要灌入病人口中。

萧神医坐不住了,毕竟江华是他的弟子啊,当即又重新问了一遍:“李阳,你确定病人喝下去后能醒?”

李阳翻着白眼:“醒不了我磕头不就行了。”

说完直接将水灌入了病人口中,大厅内顿时安静了下来,人人伸长脖子瞪大眼睛看着病人,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奇葩药方。

这三分钟绝对是江华这一生觉得最漫长的时间,他额头上逐渐的冒出了冷汗,眼看着三分钟即将到来人却没醒,他激动的一蹦老高:“乡巴佬,你输了,赶紧跪下磕头吧!”

李阳翻了翻白眼:“急什么,我还没叫她醒呢!”

说完,李阳伸手轻轻按在了病人的腹部,手中运气,顿时一道旁人肉眼看不见的气流就灌进了病人腹部,然后绕着病人体内奇经八脉转了一圈后又返回了他的身上。

“起!”

李阳松手大吼一声,声音才落,那昏迷不醒的中年妇女竟然“哇”地一下吐出一大滩腥臭的污水,然后一咕噜直接坐了起来,双眼茫然的看着四周嘴里喃喃自语:“我这是在哪儿?”

萧神医懵了,江华懵了,陈子琪也懵了,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懵了!

啪!

萧神医猛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激动道:“李阳,我萧文渊的名你也算是听过了,今日当着所有考生的面我收你为徒如何?”

萧文渊此刻是真的激动,他身为金陵神医,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过这么出众的后辈了,自己的弟子江华与他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他相信以他今时今日的名声,没有人会拒绝他。

听到萧文渊激动的声音,江华的脸色瞬间变的惨白,随即目光怨恨的看向了李阳。

其他的考生也在这一刻彻底炸了。

“我靠,真收入门下啊,这个李阳牛逼了!”

“是啊,看得老子都激动不已。”

“此情此景我想点首凉凉送给江华。”

面对萧神医亲口收入门下的话,所有的考生都激动了,然而李阳下一句话更加震惊了广场所有人,他嘿嘿一笑道:“收为弟子那就算了吧,我又不是来考试的,我就是来找人的,再说好端端的我干啥拜你为师啊。”

李阳的老师侄年纪估计也跟萧文渊差不多,他要真拜萧文渊为师,估计他死了的师父能从棺材里跳出来指着他大骂。

然而李阳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萧神医尴尬了,其余考生疯了。

“卧槽,李阳要火啊,萧神医亲自开口他居然拒绝了!”

“是啊,这家伙太牛了!”

“完全是个逼王啊,我他妈服了!”

而坐在萧神医身边的清冷美女陈子琪,此刻眼睛却是一亮,目光灼灼的看着李阳。

萧神医不愧是多年的老江湖,听到李阳的拒绝后,当即咳嗽了一声看向江华沉声道:“李阳小兄弟赢了你,愿赌服输,你认输吧。”

此刻的江华早已脸色惨白,一双怨毒至极的目光盯着李阳,听到师父的话,他目光有点不敢置信问:“师……萧老?难道你真要我磕头?”

萧神医脸色一阵难看,这江华本是他的关门弟子,从小就天资聪颖家世不错,所以他在江华很小的时候就收了他为徒,传授医术,但今天看来,与李阳相比,他这个徒弟简直太没用了!

当即冷哼一声道:“男子汉大丈夫自当言而有信,既是输了就该履行赌约,下跪又有何妨,他日你若真有本事也可把今日之耻赢回来!”

“就是啊,输了就输了,扯什么借口啊!”

“没错,快跪下磕头!”

“跪下吧,早叫你不要太嚣张了,装逼遭雷劈了吧!”

听到周边众人的唏嘘声,江华的脸色白得如同死人一般,刹那间只感觉脑子里天旋地转,狠狠的喘了好几口粗气,终于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连续磕了三个响头,随即起身冷道:“姓李的,今日之辱,他日我江华必定让你百倍偿还!”

李阳摆了摆手没在意,回头想要追问萧神医关于自己老师侄的状况,却看到其他的考生纷纷将他围拢,似乎有意追问他的出处,李阳看到这个情况顿时变得头大,当即滕转挪移的冲出大厅,朝着远处冲去。

看着远去的李阳,萧神医若有所思:“李阳?姓李,难道是李氏家族的人?哎,大侄女,你去哪儿?”

陈子琪回头挺着急的道:“萧神医你慢慢考核吧,我要去李阳帮我个忙!”

……

李阳冲出广场后拍了拍胸口,他没想到这些考生竟然这般疯狂,有的甚至都开始递名片巴结他了,从乡下来的他哪曾见过这种场面,当然是逃之夭夭。

刚转过路口,忽然一个西装大汉挡住了他的去路:“李先生,我们总裁要见你。”

李阳扫了一眼西装大汉摆手道:“没兴趣!”

他虽然在山上修炼,但每年都有很多富贾大商去山上找他师父治病,很多大人物身边都有这种保镖,他见怪不怪。

“李先生,我爷爷病入膏肓,这次贸然请你还请不要见怪,方才看你医术无双,所以想请你看看。”

一道清脆的声音从保镖后方传出,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煞是好听,李阳侧头一看,只见正是刚才坐在萧神医身边的清冷女子。

李阳疑惑道:“看你跟萧神医关系不错,你怎么不让萧神医去看看?”

陈子琪皱着黛眉:“萧神医早已看过,但我爷爷的病是怪疾,萧神医也束手无策,如今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找李先生去试一试。”

李阳摇头道:“不好意思了,我忙着找人,等我找到人了再跟你去看吧。”

陈子琪焦急道:“李先生,不知你要找什么人,相信以我陈氏集团在金陵的能力,找人还不是一件难事。”

李阳心说也对,这女的跟萧文渊关系很好,必定知道老师侄的下落,当即道:“你叫我李阳就行,我找的人叫姜文海,他曾经也是天不欺的人。”

“姜文海?”

陈子琪惊声,李阳喜道:“你认识他?”

陈子琪道:“不瞒你说,我爷爷的病本来就是要找姜老诊治的,但三个月前姜老就失踪了。”

“失踪了?”

李阳心里大惊,而陈子琪听到李阳提到姜文海心里更是激动,她爷爷的病只有姜文海才能医治,姜文海失踪之后他一直在查询下落,如今眼前的李阳既然提到了姜文海,想必应该是姜老的徒弟,救人应该也不成问题。

若是让陈子琪知道自己嘴里口中的姜老竟然是李阳的老师侄,不知陈子琪会作何感想。

陈子琪急忙对李阳道:“我已经找到了关于姜老失踪的可靠消息,若你愿意帮我爷爷诊治,无论治不治得好,我都可以把消息给你。”

李阳直接道:“走,带我去见你爷爷!”

……

广场上,江华看到李阳上了自己女神的车后,恨得紧咬牙关,拳头拽进怒道:“李阳是吧,这次你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进了脸面,我一定要你百倍奉还。”

……

去市医院的路上,李阳问了陈子琪的名字,更得知了她爷爷的病症之后也不由皱起了眉头,等赶到市医院一看,只见病房里竟然站满了人,而一个头发花白面如死灰的老者躺在病床上,全靠呼吸机吊着最后一口气。

陈子琪带着李阳进了病房直接道:“李先生……额不,李阳,麻烦你看看我爷爷。”

李阳点点头,走到老者的身边,陈子琪身后的人顿时炸了,出声呵斥:“子琪,你干什么?带个毛头小子来给老爷子看病?”

“就是,连萧神医也治不好,他一个毛头小子能看病吗?”

“我看还是赶紧找到姜文海吧,像这种江湖术士只会骗钱。”

“小琪,你是不是疯了?老爷子的病一般人能治好吗?”

各种各样的声音在病房里传出,李阳皱起了眉头,而陈子琪似乎也是习惯了身后这些人的话语,当即问李阳:“怎么样?”

李阳道:“病虽然怪,但幸好时间还短,勉强能治!”

此言一出,病房里其他人再次炸开,尤其是负责诊治的主治医生更是怒道:“小伙子,吹牛还是要克制一点,老爷子的病无论中医还是西医都没人能看出门道,你个毛头小子能看出什么来?”

“就是啊,刘医生说的没错,把这小子轰走吧!”

李阳笑嘻嘻的站起身,看向了穿着白大褂的主治医生道:“刘大夫是吧?”

刘医生冷哼道:“怎样?”

李阳笑道:“你说这病我不能治,那不如咱们打个赌又怎么样?”

听到打个赌三个字,陈子琪心里猛然想到江华,不由得看向刘医生,她知道,估计刘医生又要被眼前这个笑起来人畜无害的李阳整了。

刘医生是金陵市极其权威的西医,纵横医学界多年也算的上名声远扬,但他从来没见过如此狂妄的年轻人,陈家老爷子的病别说是他,就连号称金陵的神医萧文渊都不能诊治,更别说是眼前这个毛头小子了。

若李阳不是陈子琪带来的人,他早就把李阳轰出去了,当即冷声道:“你想打什么赌?”

李阳道:“很简单,一刻钟之内我若能治好了陈家老爷子,你就把你这身所谓的到权威专家的衣服脱下来,然后滚出医院,像你这种庸医留在世上也是害人害己。”

“你……”

刘医生深吸了口气怒道:“你若是输了那又如何?”

李阳直接道:“我身无长物,你要赢了我当众给你磕三个响头,你可以把全医院的人带来作证。”

刘医生冷笑:“笑话,一刻钟之内你就能治好陈老爷子?”

李阳笑道:“治不好我当众给你磕头,怎么,刘医生难道是怕了我这个毛头小子不敢赌了?”

“我会怕你?”刘医生怒道:“医院里的医学器材随便你用我都能做主,但若一刻钟之内无法治好老爷子,我会让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陈子琪焦急道:“李阳,请你开出药方,无论什么药材我都能找到。”

李阳摆手道:“不用,药材很普通,随时都有。”

说完又回头看向刘医生问:“市医院应该有婴儿科吧?”

刘医生翻着白眼:“你治病就治病,问婴儿科做什么?”

李阳道:“药材就在婴儿科,我开的药方是婴儿人中黄,担保陈老爷子吃了这味药,一定康复。”

“婴儿人中黄?这是什么药?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病房里,其余人顿时疑惑,就连陈子琪也是满脸迷茫,不过之前她看到过李阳开出过处女骑马布这种奇葩的药方,倒也不是太过惊讶。

刘医生听后顿时大笑:“果然只是个懂点皮毛的毛头小子,那婴儿人中黄能治病本就是子虚乌有,我从医这么多年从未听过有人用这味药治过人。”

“那是你见识浅薄而已!”

李阳淡淡的说了一声,随即冲旁边的一个护士低声耳语了几句,护士听后顿时满脸惊愕,不禁看向了刘医生,刘医生摆手:“尽管听他的。”

病房里,陈子琪的家人顿时炸了,忙问:“刘医生,这婴儿人中黄到底是什么药?为何如此奇怪?”

刘医生冷笑道:“这婴儿人中黄就是婴儿的屎,我就不信这小子能用一泡屎把人救醒!”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