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村 女人村第20章 谈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女人村第20章 谈话“实话跟你说吧,我女儿从小就对我不感冒,有什么话她宁愿憋在心里也不肯告诉我,至于你是不是真的要了我女儿,我可没见过。而且我要告诉你的是,要不是我女儿死活...
女人村第20章 谈话

“实话跟你说吧,我女儿从小就对我不感冒,有什么话她宁愿憋在心里也不肯告诉我,至于你是不是真的要了我女儿,我可没见过。而且我要告诉你的是,要不是我女儿死活不用情毒的根把你呼唤回来的话,你早玩完了,而且我现在甚至怀疑我女儿根本就没给你喝过情毒,所以情毒在她和你身上的根才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而且我要告诉你的是,情毒这东西如果不喝的话,那情毒的根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再者说,我也不是长得丑,虽然不是倾国倾城,但在村子里也算是上佳姿色,你怎么可能不动心呢?所以你也别跟我装了,你完全就是个没用的男人!”

我听着她的话,哪里会不知道她这是在给我用激将法,可就算我明白又能怎么样?

我是个男人,一个爷们,她说出这种话,就算我知道是个坑,我也豁出去了!尼玛的,这样一个漂亮妩媚的###级别的女人求着我干她,我要此时还无动于衷,就真的是禽兽不如了!

总之,我脑子一热,当即就把她按在了桌子上,脱了裤子,直接来!

这家伙儿,她就好像有准备一样,我猛地一插,她瞬间的呻吟就让我兽血狂喷!

就这样简单粗暴

值得一提的是,宁琦妈妈的身材绝对不逊色,而且感觉还不同,最主要的是,姿势多啊,不像宁琦还需要我教她解锁,再加上她那非常好听的声音,简直了!

这样一个一剑把巨石劈成两半的女人此时在我胯下承欢,我总觉得有点别扭儿,一边卖力的来回动,心里却不是那么的舒爽,尤其是想到他是宁琦的母亲时,我心里很是自责不过因为她确实活好这种愧疚很快消失不见。

今晚我也没喝壮阳的酒,可就算是没喝,我也干了她不下六次,真是把我快榨干了!

直到我跟她这酐畅淋漓的大战结束后,我才心情好了一些,拿出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抽烟伤身,也给我来一支可以嘛。”宁琦的妈妈对我说道。

“你不怕你二胎是畸形?”我一边开玩笑般的冷问,一边递给了她一支烟。

她接过我递给她的烟,吸入的量比我都大,随后她用一种沧桑到我根本看不明白的眼神看向了我,并对我说道:“你当初为什么来我们村子呢?是因为你缺女人?”

听她这么一问,我无所谓的回道:“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也一样,谁会跟干###这种事过不去呢?但不管你相信不相信,这不是我来这里的主要原因,来这里主要是因为我人生失意又失恋,心里憋屈又烦,而我的好兄弟周言刚好找到我,死活把我扯了来,当时他还说给我发陪玩的工资呢,那可比一线城市的上班族们都高很多倍呢。”我说着,说着,自嘲一笑。

听到我的解释,宁琦的妈妈叹气道:“唉,也许这是你的命,你本不该来的。”

听她这么一说,我与她对视,并问道:“怎么就不该来了?怎么就扯上命了,现在你应该可以告诉我你们村子里的秘密了吧?你们这个村子有多不正常我不想多说,光凭比我们早来一天的两个兄弟被你们村子里女人折磨的生不如死我是看在眼里,而且你们村子里的女人好像很看不起男人一样,尤其是那林七彩,竟然在男人脖子上拴上一条狗链子,我也是醉了!”

“其实吧,村子里的女人们确实把你们当奴隶和玩物看待,而且从你们进村那天晚上起,你们就注定成了村里女人们的猎物罢了!”宁琦的妈妈沉吟道。

“那你说,你们村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夜村,一夜的爱,呵呵,不过是用来吸引你们男人的罢了,这里的水虽然不深,但却很混啊!”宁琦的妈妈一脸感叹。

“你他娘的能不能把话说明白?你不是说干完你,你就肯告诉我了嘛。”我有些着急。

“这里面很多事情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表面上我很厉害的样子,其实那都是我假装出来给其他人看的,做做样子而已。而且这村子其实也才出现二三十年罢了,所以村子的女人们都不大,没有一个超过四十岁的,像我这种一开始就来的,算是元老级别了吧。”宁琦的妈妈一边说,脸上露出一副追忆往事的神情。

“你是从外面来的?卧槽!那你岂不是”我话说到一半,不打算继续说了,因为我知道她接下来肯定会跟我说出一些对我有帮助的话。

“我叫宁清雅,十几岁就被人抓来这个地方了。”

“我尼玛?你是被抓来的?那抓你的就是人贩子呗?”听到宁琦妈妈的这一句话,我惊得差点没失神掉下床。

“其实这不算啥,当时被一同抓来的小女孩儿有几十个,那时候的一夜村连房子都没有呢!我们被抓来这里后,林七彩当时比我们还小,就已经成了掌控我们的人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事实就是,她弄来了一些奇怪的草让我们服下,这些草都是成对生长的,说是我们不听话她就用她手中研发出的特殊药物控制我们身体里的奇怪的草,让我们全部浑身腐烂而死。”

“就算是这样,大部分小女孩儿根本就不当回事,毕竟当时的林七彩在我们眼里也只是个小女孩儿罢了,也因为如此,百分之八十的小女孩被这种药物结合给整的全身腐烂而死,而且死状能吓死个人,我看了一次,吓得我很长时间一到夜里都不敢闭眼,生怕跟她们一样惨死。”

宁琦的妈妈一边说着,再次拿了我一根烟,接着抽了起来。

“真是残忍!林七彩到底什么来头,当时她不过是个孩童竟然这般心狠手辣!”我回道。

“这个谁都不知道,她自己说她也是被抓来的,老天爷看她是个好苗子,就教会了她幻术和药毒术,说自己是圣女,也因为这样,我女儿也被选为这次的圣女,可在我看来,这样不但对我女儿没好处,还对她有害处。”宁琦的妈妈说道。

“狗屁,照我看,林七彩肯定从小就被人训练,她身后说不定还站着其他人呢,小小年纪,还是个女孩儿,竟然如大魔头一般###不眨眼,要不是你说的我半信半疑,我想我根本一点都不会信。”我回道。

就在我话音刚落下,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随即对她问道:”你刚才说你叫宁清雅,那也就是说宁琦跟你姓?那她的父”我话没说完,突然说不下去,因为我发现我这句话说出口,宁清雅的反应有点异常,自知这肯定是一个悲剧,也不就打算多问了。

“咳咳我们村子女人最大,她当然也就跟我姓了。”宁清雅也缓过神来后,低下头咳嗽道。

“对了,那你们当初被抓来这里是为了让你们干什么?就是为了让你们给男人们干?我觉得林七彩和她背后的人没这么简单吧?”我又问她。

听我这么一问,她对我笑了出来,道:“你确实很聪明的嘛,你猜的没错,林七彩就是让我们都听她的,为的就是用她研究出来的特殊药物,也就是情毒来控制你们男人!”

“那你们之前说话提到情毒的根到底是啥?那红色液体情毒咋会有根呢?”我想起来了之前比较新鲜的名词。

“说白了就是我们身体里有一株特殊的草,这种草可以在我们身体里一直存活,而林七彩研发出的药物刚好可以被身体里有这种草的人给吸引住,并且产生某些无法解释的现象,比如爱的死去活来,心甘情愿为我们村子里的女人们一头撞死的男人真的不在少数!”

“不对,你小子知道的可真多啊,看来你早知道村子有问题了吧?”宁清雅惊讶的对我反问道。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感觉出问题了,只不过我没有意识到问题严重到这种地步!毕竟这种一个村子都是###,还能随便干,干了不用负责不用操心任何事情的村子大部分人都能察觉到问题,可没办法,男人嘛,色欲熏心,还是会铤而走险的。”我说完,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紧跟着,我问道:“先不扯淡,说正经的,这个情毒到底咋弄出来的?听你说的真他娘邪乎,难道是什么专家研究出来的毒药?”

“其实吧,别看我来了这么久,有些事情,我也触摸不到,我只知道,那种奇怪的草是通过各种毒草结合在一起的玩意儿,而情毒的根,也就是能被控制的红色液体是后来研究出来的。而按照林七彩所说,这一切都是神赐给她的,可我据地,她背后一定有人推动,但是这么多年过去,我除了见过林七彩,并没有见过其他能让她俯首听命的人出现,以至于我现在真的有一点点相信了林七彩的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