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土美利坚 第六章 牙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另一个则是他的下属,又上哪里去罢免去?等州级法院作出最终决定?开什么玩笑?两者又互不干涉不相统属!  “很清楚我现在的的处境?……法官先生,从你话里的意思,我意外发现你更本就也没意识到你上次所犯下的错误是有多……啊——”  郭金章好像并也没看见克尔眼中流露出来出“清楚我现在的处境?……法官先生,从你话里的意思,我发现你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你刚才所犯下的错误是多么……啊——”。...

  “年轻人,或许,我想你现在还不是很清楚你现在的处境!”

  居然敢当场要求撤换法官?

  别说是在这种场合,更别说郭金章只是一个小小的华工,即便他是白人,这个时期的美国法院其实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公正性,尤其是在西部,以及靠近西部的这些地区。所以,克尔法官觉得很好笑。因为他不仅知道这些,还知道丹佛只不过是一个小城,虽然人口相对于西部的那些城市要相对多一些,可是整个城市总共就只有两个法官,其中一个是他,另一个则是他的下属,又上哪里去撤换去?等州级法院做出决定?开什么玩笑?两者又互不统属!

  “清楚我现在的处境?……法官先生,从你话里的意思,我发现你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你刚才所犯下的错误是多么……啊——”

  郭金章似乎并没有看到克尔眼中流露出的嘲讽的眼神儿,他正在侃侃而谈,非常理直气壮。可他没有料到,就在这一刻,自己会突然受到了袭击,就在他打算继续质问克尔的时候,坐在检控席上的警长博格朝他身近一名负责看押的警察使了一个眼色,那名警察立即就拿出手枪,然后狠狠地敲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血流下来了!

  “金章……”

  “你们想干什么?”

  “打人了,警察打人了!”

  听审的华工们愤怒了。他们不顾现场那些白人因为这一枪托而暴发出的欢呼,一个个努力的向前挤……但是,迎接他们的却是那些警察举起的枪。而且,法**根本就没有人理会他们,反倒是旁边一起听审的白人一边不住地拍着巴掌叫好,一边朝他们扔过来一些烂菜叶子和唾沫星子。

  “法官先生,我很抱歉!这名罪犯非常的顽固!不过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您请放心……法**的局势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绝对不会再出现类似的情况。”

  “你做得很好,警长!”

  克尔微笑着朝博格点了点头,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些正被警察们举着枪逼退下去的华工,也根本没注意到在他以及那些警察的默许之下而雀跃不已,兴奋的朝那些华工们挤压过去的白人们,而是转过头,看向了坐在博格旁边的辩护席:

  “安吉洛先生,身为被告的辩护律师,您对这个案件有什么需要陈情的吗?”

  “嗯哼,”法庭的注意力随着两声有气无力的哼哼而转移到了辩护席上,接着人们就看到那个肥得只能勉强挤在位子上的辩护律师朝着审判席耸了耸肩膀,然后摊开了双手,带着一脸的无奈道:“法官先生,身为辩护律师,我的职责就是尽可能的为我的当事人争取获得无罪的审判,可事实是,尽管我很有心,也尽了很大的努力,我的当事人却根本就不乐意我为他进行辩护,因为,他觉得他自己罪大恶极!所以,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哗……”

  “哈哈哈……做得好,安吉洛律师!”

  “就是不应该为这些黄皮猴子辩护!”

  “黄种人就应该全部都下地狱!”

  ……

  白人们越发的叫嚣的大声了,很兴奋。烂菜叶子、唾沫星子、发霉的面包,还有一口口的浓痰不停的朝被告席,还有听审的华工们飞去,有一些甚至还波及到了一边的警察,直到克尔法官不耐烦地敲响了那根儿小小的木槌,法**下才安静下来。

  “被告,你的认罪态度让我感到很高兴……因为你的选择让法庭没有浪费过多的时间!”

  “是吗?那我谢谢法官先生您的夸奖!”郭金章表情平淡,居然还咧了咧嘴角,递给了克尔法官一个微笑!

  “陪审团,你们做出判决了吗?”克尔法官摇了摇头,有点儿眼晕,这小子居然还对着他笑……黄种人就是这么不可理喻。

  “法官先生!”陪审团里站起一个白人,朝克尔微微鞠了一个躬:“陪审团一致认定,被告有罪。而且,他的罪还很严重!”

  “不能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吗?”克尔很“善意”地又问了一句。

  “法官先生,我们认为,给罪犯改过自新的机会,就是对那些善良的人们的犯罪!”陪审团又站起来一个人,虽然他被晒得很黑,而且可能因为长时间没洗的原因,还显得脸上很脏,可从外表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白人……事实上,整个陪审团全都是白人。

  “我很认同你所说的话,陪审员先生!对于犯罪,我们必须毫不留情的进行打击,并且对罪犯进行严厉的惩处。这样,才能让那些意图犯罪的人们感到害怕,并最终放弃他们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克尔微笑着点了点头,又瞟了正在检控席上得意的博格一眼。他有些意外,博格其实就是个大老粗,平时交往的人也都是些流氓、恶棍,这些人根本就不会好好说话,只会不停的谩骂,可没想到,这一回这些人居然能说出这么有水平的话来。“对善良的人们的犯罪”?狗屎!这些家伙有哪一个善良了?

  “法官先生,陪审团既然已经做出了判决,那您是不是可以不要浪费时间,开始宣判了?”克尔法官对博格这名警长的能力有了新的认识,虽然他认定这些话肯定是有人事先教的,但能想到这一点显然也是需要有一点点水平的.可他没有想到,让他吃惊的并不只是那位博格警长,站在被告席上的那位竟然也要求他赶紧宣判!

  “流氓和恶棍讲出了有一点儿水平的话,被告明明知道自己是被诬陷,却似乎等不及的想要受到惩罚……这个世界怎么了?或者,这又是博格的杰作?”克尔法官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儿不够用了,忍不住又看了检控席一眼,却看到警长博格脸上的表情跟他一样疑惑。不过,这种疑惑并没有持续多少时间,一个华工而已,而且还是一名被逮捕的华工,又能做什么?

  “好吧,既然你要求……”克尔甩甩假发,看了郭金章一眼,然后再次轻轻敲了一下木槌:“我现在宣判:

  被告,华工金章·郭,因为故意焚毁丹佛一间民房,并且造成了一名华工长义·郭的死亡,经陪审团裁定,其谋杀罪名成立,现本庭判处其——绞刑!”

  ***********************

  “绞刑!”

  判决让法庭成为了一片欢呼的海洋!白人们奔走相告,很快,这个判决就传遍了整个儿丹佛……所有的白人都知道了一件事:所谓的白人打死华工的事情不过是那些黄种人瞎编乱造的。真正的事实真相是:华工们自己相残杀。一个叫金章·郭的侄子,为了抢夺叔叔长义·郭的财产,残忍地烧掉了位于丹佛市郊的一间柴房,并将自己的叔叔烧成了灰烬!而现在,在智勇双全的博格·唐纳警长的追查之下,罪犯已经被捉拿归案,并被弗雷德里·克尔法官公正的判处了死刑。不久之后,这个残忍的,穷凶极恶的黄皮猴子将在丹佛市中心被吊死!

  “知道什么叫做绞刑吗?就是在你的脑袋上套上一个黑色的布袋,然后,再把你的脚上拴上两个大铁球,再把你的脖子吊在一根绳子上,然后,刽子手会一翻把手,你脚底下的木板就会突然落开……哇哦,你很快就会知道那种感觉的美妙了!”

  “哈哈哈,没错!绞死的感觉确实很美妙的!”

  “你们认为,这小子被绞死的时候会不会大小便失禁?”

  “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他会在上绞刑架之前就会大小便失禁!”

  “哈哈哈……”

  警察局监狱。郭金章接受判决之后,被重新带了回来。不过,虽然他已经是“要死”的人了,那些白人警察却依然没有想过要放过他的意思,是负责看守牢房的几名警察,喝了两口酒之后,就一直不停地在他的耳边喋喋不休,不停嘲笑着他,并拿他开玩笑。郭金章虽然不想理会这些人,却依然感到有点儿烦:

  “有什么好笑?不就是死吗?我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见过最少几十个人死在我的面前,更亲眼看到过某些人被砍掉脑袋……来到美国之后,看到你们白人的那些熊样儿,我就知道早晚有一天会死在这儿。绞刑?哼,你们除了这招,这能有什么?”

  “……”

  “对了,我什么时候执行死刑?记得早点儿通知!”

  郭金章躺倒在了牢房冰凉的地面上,再没有理会对方。这些白人警察,不过就是想看看他在临死前恐惧害怕的样子罢了……可是,在接受审判之前他就已经做出了决定,现在还会害怕么?

  “……这小子疯了!”

  几名白人警察被郭金章的话弄得有些摸不清头脑,经过一番思考之后,终于一致认定眼前这小子的脑子出了问题。而嘲笑吓唬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将死之人,尤其是这人居然还不害怕,似乎也很无聊……所以,他们最终选择了离开。至于他们的任务……防备其他那些华工因为这场判决闹事儿,才是警察局这两天最需要注意的事情,博格警长已经带人去了那些华工的聚居区周围。而且这个叫金章·郭的小子还被关在牢房里,又能做出什么来?还不如趁机会多喝几杯酒呢。所以,他们走得很放心!不过,这几名警察并没有注意到,躺在地上的郭金章,手里正捏着一根细细的木棍儿,很细,就像是一根……牙签!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