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土美利坚 第五章 分裂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气,“这儿也不是咱们的地方,那些白人可也不是好惹的……”  “那咱们华人就好惹?”郭金章轻轻地冷哼了一声,“你知不明白,实际上是因为咱们平常太懦弱,总是会让来让去,因为那些白人才会步一步步紧逼……钱叔,这种日子我过不一直这样,真的过不一直这样了!”  “金章“这是不是好地方大家伙儿都知道。可是,金章,你可先万别瞎想什么啊!”钱世德不自觉地带了些求恳的语气,“这儿不是咱们的地方,那些白人可不是好惹的……”。...

  “别胡说八道?”钱世德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报仇?眼前这个小子居然说要报仇?“你小子是不是被关傻了?什么报仇?报什么仇?胡思乱想什么?”

  “我没胡思乱想!”郭金章的表情依旧淡淡的,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钱叔你就把我的话转告给大家伙儿,让大家最好是早点儿离开丹佛……这不是什么好地方。真的不是!”

  “这是不是好地方大家伙儿都知道。可是,金章,你可先万别瞎想什么啊!”钱世德不自觉地带了些求恳的语气,“这儿不是咱们的地方,那些白人可不是好惹的……”

  “那咱们华人就好惹?”郭金章轻轻冷哼了一声,“你知不知道,其实就是因为咱们平时太软弱,总是让来让去,所以那些白人才会步步紧逼……钱叔,这种日子我过不下去,真的过不下去了!”

  “金章……”

  “行了,钱叔,你回去吧。让大家赶紧搬……时间不等人!”

  郭金章说完就转过身,躺倒在地上……钱世德在外面看着,张了张嘴,却终于没能再说出什么,只是叹气摇头,无奈地离去。可是,虽然离开了,钱世德却并没有把郭金章的话放在心上……

  “一个毛头小子,还不到二十,嘴上没毛,又被关在监狱里,能干得了什么?”

  “还想报仇?老子也想!可事情哪有那么容易……”

  “毕竟是年青人,火气大,就只剩下一个亲人,还被人打死了,一时想不开,这也是情理,还是等人放出来以后再好好劝一劝吧!”

  华工们的一些人听到钱世德的转述后,同样也是这么想的。虽然为郭金章的遭遇感到悲哀,可是,也仅仅只是悲哀,顶多就是再加一点儿同情。他们从不认为,在他们现在所居住的这个国度,华人有任何反抗白人的可能性,没一点儿可能。

  ……

  郭金章自己也觉得这不太可能,他也觉得自己应该理智一些,不能因为一个便宜叔叔的死亡,就把自己,甚至是其他的那些华工置于险地。虽然他也知道,郭长义生前对他就像是亲儿子,可是,他的灵魂毕竟不真的是原本的那个郭金章。

  可是,不论他怎么控制,却始终无法控制那一股莫名的情绪……从得知郭长义身死的那一刻起,尤其是在得知郭长义是死于白人的袭击,而且还是数千名白人的群体袭击,他的心里就募然爆发出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暴虐。

  那一刻,他恨不得把整个美利坚合众国化为一片灰烬,把全美国所有的白人都千刀万剐……就像当初在县城里看到的那些反贼一样,砍掉脑袋,再挂到旗杆上风干!

  县城?

  那一刻,郭金章很莫名其妙……他什么时候去过县城?而且还是一个有着古色古香的青砖城墙的县城?不管是20世纪后期,还是21世纪初,都不可能有那么破旧的县城,到处都脏兮兮的,老百姓一个个都留着辫子,脸上的表情死板呆滞,只有在刽子手猛得剁下一颗颗人头的时候,才会闪过那么一丝丝的兴奋……新中国的老百姓怎么会有这种恶趣味?

  但是很快,他知道了这种情绪的出处!

  郭金章!

  他的那个前任!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来自前任那个郭金章的所见所闻,当然,还有感情!

  郭金章感到很恐怖!

  一年多了,自从他的灵魂来到这具同名同姓的躯体之后,前任的那个郭金章就再没有出现过,他也一直以为对方已经消失,可没想到……理智告诉他,郭长义虽然对他很好,当亲儿子一样,可他也不应该去想报仇这么危险的事情,因为后果太可怕了。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分析,他的报仇的想法都没有任何的可行性。然而,他的大脑越冷静,对事情分析的越清楚,他的心就越发的暴躁,那股暴虐的情绪也就越加的剧烈!似乎,他的心脏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但奇怪的是,现任的理智与前任的感情的较量虽然让他倍受煎熬,或者了感到难以名状的痛苦,在外表上却怎么也看不出来,他甚至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表情……很平淡,仿佛一座雕像,没有任何感情的波动!

  比那些艺术家雕出来的石头还平静!

  “老天,这种情况,老子居然还能想到那些狗屁艺术家?……我,我这到底是怎么啦?”郭金章漠然抬头看向监狱的天花板……自己分裂了?

  ********************************

  1880年11月3日!

  这一天发生了一件大事。许多年以后,丹佛的市民,甚至是整个科罗拉多州,乃至全美国的人都把这一天当作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日子。这一天,就是后来丹佛市的“蒙难日”!

  但是,在1880年,没有人知道这个日子会有多么的特殊。即便是身为见证者的诸多丹佛市民,也仅仅只是把这一天当作了一个较为有意思的一天而已。因为,在这一天,丹佛市地方法院将就一起“华工纵火案”进行审判!

  主审法官弗雷德里·克尔也并不知道自己并不怎么重视,甚至只是视为一场游戏的审判将会被写入历史,他只是像往常一样,戴上假发,穿上法官袍,然后装模作样的抱着一份儿厚厚的卷宗上了法庭!

  ……

  “现在开庭,先生们!”

  “啪!”

  木槌轻轻地敲在桌子上,却让原本像是菜市场一样的法庭顿时安静了下来。克尔法官对此很满意,微微抬头扫视了一下法**下……此时的丹佛还远没有后世那么有名,更加没有后世那样的规模,所以地方法院也很简陋,除了法院工作人员应有的一些席位,听众席就只有少少的三排长椅……而现在,这些长椅上却挤满了各色人等,这些人都是白人。不过,克尔法官的眼神儿还是蛮好,虽然被眼前的白人挡住了大部分视线,他还是很快就发现了角落里的那些留着辫子的黄种人!

  “可怜的家伙们,他们还不知道他们将要遭受怎样的灾难……不过这又关我什么事?谁叫他们是黄种人,一个让人厌恶的种族,比那些黑鬼还要让人讨厌!”

  克尔暗暗撇了撇嘴,再次轻轻敲了一下木槌:

  “带罪犯!”

  ……

  “黄皮猴子,滚出丹佛,滚出科罗拉多!”

  “去死吧,黄种人!”

  “哇哦,你们看到那条猪尾巴了吗?……”

  “当然看到了!而且我还知道那条猪尾巴的用处……是为了在绞死他们的时候免得浪费绳子!”

  “哈哈哈,你说得太对了!”

  “黄皮猴子都应该被绞死,或者送进马戏团!”

  “金章!”

  “金章,别怕。身正不怕影子斜!”

  ……

  郭金章很快就被警察们带了进来,而他一出现,立即就获得了一阵嘘声……这个年代的白人其实没什么素质,谩骂讥笑之余,有些女人甚至还向着他远远地吐了几口口水!唯一一群支持他的,却被那些白人蓄意地挤到了一边的侯南等人……虽然明知道法庭不会在乎他们这些华人,可他们还是来了,只是为了给郭金章一点点的声援和支持。不过,侯南等人显然非是低估了法庭里的压力,不仅仅是法官的无视,还有那些白人……几乎可以肯定的说,如果这里不是法庭,一场斗殴就又要发生了。不过,法**的情形并没能影响到郭金章,在被告席站定后,他看了克尔一眼,便大声说道:

  “法官先生,我要抗议!”

  “抗议?”克尔愣了一下,旋即玩味儿地笑了起来。他觉得挺有意思。在这种情况下,这个黄种人居然还想抗议?“你想抗议什么?年青人,你要知道,你现在只是一名在押的被告,权利非常有限!”

  “在法庭没有做出最终判决之前,我顶多只是一名嫌疑犯,而并不是什么罪犯!所以,对法官先生你刚才的用辞,我有权提出抗议,并质疑你身为一名法官的公正性。所以,我现在抗议你的不公正,并请你退出此案!同时,我还要向更高一级的法院提起申诉,质疑你身为一名法官的公正性,并要求他们取消你做为一名法官的资格!”

  “……”

  全场愣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