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土美利坚 第四章 我要报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们只是在对我们的兄弟进行火葬!”  “火葬?什么火葬?我怎么什么都没有看到?除了那一团火?”  丹佛市警察局,警长博格·唐纳袒露着胸口长长的黑毛,两条腿放在身前的桌子...

  “我们只是在对我们的兄弟进行火葬!”

  “火葬?什么火葬?我怎么什么都没有看到?除了那一团火?”

  丹佛市警察局,警长博格·唐纳袒露着胸口长长的黑毛,两条腿放在身前的桌子上,手里还攥着一个酒瓶子,一边不停地朝嘴里灌着酒,一边冷哼着看着侯南:

  “你们这些黄皮猴子,不要以为美利坚合众国是可以任由你们为所欲为的地方……这里是一个讲法制的国家,不是你们那肮脏落后的中国……你们最好不要惹事,不然的话,我绝对会把你们都给抓起来,让你们好好地享受一下监狱的滋味儿!”

  “博格警长,我们不想跟你吵。”侯南铁青着脸注视着对方……从博格带人突然闯进来抓走郭金章和其他几个人,他就跟在后面,一路不停地求情,可是,不管他怎么说,博格却始终没有一副好脸色,本来,如果没有前一天的事情,他还可以让大家凑出点儿钱来“孝敬”一下这些警察,争取让对方放人,可是,经过昨天白人的那场袭击,大家的财产已经基本上损失殆尽,还能拿得出什么?尤其是博格的态度极为恶劣,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对着他们不停的谩骂,让他心里极为窝火……再怎么说,他也是四百多华工公认的头,而且大家还刚刚受到了白人的袭击,他能做到现在这一步已经够服软的了,这些白人还想怎么样?可是,尽管心里愤怒已极,他还是努力地保持着小心的语气:“我只是想说,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纵火。只是……”

  “从来没有想过,并不代表不会去做!不是吗?……”博格不屑道。

  “博格警长!”侯南打断了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我心里都清楚……前一天,你们那么多人袭击了我们,今天,你又说我们的人纵火,你……你有什么证据?”

  “中国人,注意你的言辞!”博格身后跟着两名警察,听以侯南的话,其中一名警察抖了抖帽沿儿,冷笑着站了出来:“什么叫我们那么多人袭击了你?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我们可是警察……你这是极为严重的诬蔑,想进监狱吗?”

  “那你们又哪只眼看到我们纵火了?”侯南身后同样冲出了简旺,对着这名警察怒目而视。

  “我的天,那个院子里堆着那么一大堆灰烬,难道你们都是瞎子吗?”警察笑道。

  “那是我们在火化我们死去的兄弟……”侯南叫道。

  “火化?在自己的院子里火化?……难道丹佛没有火葬场吗?”博格又灌了一口酒,骂骂咧咧地叫道:“你们当我们是傻子?”

  “他们不接受我们到火葬场进行火化……”侯南叫道。

  “或许是因为火葬场的那些人讨厌你们身上的那些臭味儿……说真的,我也很讨厌这种气味儿。”博格嫌恶地摆了摆手,又不屑地瞅了瞅侯南等人:“可是,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你们都不应该随便放火……哪怕是在自己的院子里!”

  “你们这蓄意挑衅!”简旺叫道。

  “没错,我就是在蓄意挑衅,你们又能怎么样?”博格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简旺的衣领,“你们这些讨厌的臭虫……丹佛不欢迎你们,可你们却非要死皮赖脸的住在这儿!最可恨的是,你们居然还敢打伤我的朋友……你们应该受到惩罚!”

  “我们什么时候打过你的朋友?”侯南上前一步,想要帮助简旺挣开博格的手,可是,刚一迈步,另一名警察就突然掏出了枪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可恶的家伙,你敢动一下试试?……袭击警察,你知不知道我可以立即就判处你死刑?”

  “博格警长,你们可别欺人太甚……”侯南咬着牙,“昨天,我们已经死了一个人,今天要是再出了什么事儿,到时候有什么后果可别怪我们不负责任……你知道的,我们华工虽然少,可聚集起来也有四百多人。四百多人,就算我们再差,光是几两骨头,也能硌着人!”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博格阴着脸问道。

  “我想是……不过这是我见到过的最好笑的威胁!”刚刚那名警察讥讽地看了侯南一眼,“四百多名黄皮猴子,哇哦,确实很多,可是……你们以为拿着香蕉就能进攻猎人?”

  “哈哈哈……”博格和另一名警察同时大笑。

  “你,你们……”简旺双手抓着博格的手腕,努力地想扳开抓着自己衣领的手,却冷不防博格突然使劲儿向前一推,整个人被推得踉踉跄跄地连着退了好几步,接着,又被身后突然伸出来的一根腿一绊,整个人都跌倒在了地上。

  “吼吼吼,多么漂亮的一摔……我得说,你们这些黄皮猴子不去马戏团表演摔跤实在是太可惜了!”办公室外又冲进来几名警察,趁着简旺摔倒还没爬起来的时机,其中一个直接伸脚踩在了他的胸口,还使劲儿用鞋跟儿碾了碾!

  “你们想干什么?”侯南大怒,猛然冲过去,想把那名警察推开,却不防脑后一疼,却是被人揪住了辫子,再想回头挣扎,却又感到头皮一疼,整个人都被拽得向后弯曲了起来,接着腹部被人砸了一枪托,再接着,又被身后那人抓着脖子往地上一扔,同样摔倒在了地上,而还没等他站起来,又一名警察伸脚踩在了他的背上,让他动弹不得!

  “这里是丹佛,在这里,你们要懂得尊重白人!”看着两人的狼狈样,博格又洋洋得意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朝手下们挥了挥手:“好了,放了这两只猴子,让他们赶紧滚蛋,看到他们,很容易影响我喝酒的心情……”

  “他们还没有向我们下跪……警长,这可是这些黄皮猴子最精彩,也最愿意从事的工作了!”一名警察笑道。

  “老子C你们祖宗!”简旺大骂。

  “他在说什么?”博格向手下问道。简旺也是福建人,那里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方言极多,号称十里不同音!说英语他还能懂,可刚才简旺一急,直接用福建话骂的他,他又能听懂什么?

  “不明白!”其他警察纷纷摇头,但摇头归摇头,总还有个把聪明人:“我估计他可能是在骂我们!”

  “骂我们?”博格耸了耸肩膀,“这是很严重的罪行,不过我一向都是非常宽容的……把他们给我扔出去!”

  “是,警长!”

  *************************

  11月2日。

  丹佛警察局监狱。

  “你是说,那个警长压根儿就是为了他那什么狗屁被打了的朋友,故意找我们麻烦?”监狱里面,郭金章沉静地看着来报信儿钱世德,曾经叹息太平天国几十万人打不过一个洋枪队的那个干瘦老头儿。

  “没错。”钱世德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郭金章,终于咬了咬牙:“金章,那个……现在大家伙儿也没什么办法。那些白人看得紧……”

  “就是说,救不了我?”郭金章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显得很平静。

  “大家还在想办法……”钱世德的脸色很不好看,似乎有些不忍心,又有些不甘,可是,最终,这些表情都化作了一种无奈:“谁叫他们是当官的?别说是在美国,就是在中国,当官的想要整个把人还不是小菜一碟?老百姓人再多又管什么用?人家有权呐!”

  “有权?哼!”郭金章冷笑了一声。

  “金章,别怪大伙儿……”

  “不怪!”

  “你放心,这事儿没完!”郭金章的表现太平静了,平静的让钱世德竟微微感到有一点点害怕,难道是绝望了?钱世德不明白……他曾经也绝望过。天京被破,清兵血洗全城,那时候的他,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太平天国将士,四周全都是敌人,那时候的他就很绝望……一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过来的,只知道自己当时只知道杀,杀,杀,杀得连死都忘了,等再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居然已经冲出了天京……或许,这小子就跟自己当初被围的时候一样吧,啥都想不起来了,只记得一件事。只是,自己当时只记得杀,这小子就不知道记得是什么了,可能是他叔叔被那些白人打死的恨吧!……钱世德暗暗叹了口气,想道。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白人跟华工肯定不能再和平共处……侯叔他们是怎么想的?”钱世德在胡思乱想,一还小心还回忆起了过去,却不料郭金章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反而问起了别的事情。

  “难啊!”钱世德怔了一下,接着又是摇头叹息,“有人觉得这儿不能呆了,得走。可也有人觉得都在丹佛呆了好些年,也都有了住处,有了家,如果就这么搬了,又能上哪儿去?……老侯他们也不知道该咋办!”

  “该走!”郭金章淡淡说道。

  “走?哼,要是这么容易就好喽!”钱世德摇头。

  “必须走,再不走,就迟了!”郭金章又道。

  “你……什么意思?”钱世德再次怔住,这话里……似乎有一点点儿不对劲儿。

  “钱叔,我要报仇!”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