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土美利坚 第三章 几千名白人的围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经在这儿呆了超过2十七年,而十七年间,他也没回过家,也也没给家里寄过一封信……也不是不想,不是家里了彻底地的没人了!唯一的一个叫侯东的大哥,据传也因为报名参加了发匪而被传说中的“曾剃头发”削掉了脑袋。至于侯大哥为什么会由广东去了北面报名参加了太平无事军,华……。...

  郭金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加上在丹佛的这一年多,他的心理年龄早已经过了而立之年,按理,应该已经过了多愁善感的年纪,也已经应该大致明白了生死的意义……虽然还不一定会理解自身的生死,但是别人的生死应该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心情。可是,他还是哭了……

  ……

  “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侯南,广东人,跟许多广东、福建的老乡一样,因为种种原因,背井离乡来到了美国,也算得上是美国华工中的老前辈了,已经在这儿呆了超过十六年,而十六年间,他没有回过家,也没有给家里寄过一封信……不是不想,而是家里已经彻底的没人了!唯一的一个叫侯东的大哥,据说也因为参加了发匪而被传说中的“曾剃头”削掉了脑袋。至于侯大哥为什么会由广东去了北面参加了太平军,华工们是不会问的,又没什么意思不是?而因为在美国呆的时间够久,所以,很自然地,侯南就成了丹佛所有华工的头儿,虽然并没有经过选举之类,可他就是大家默认的头儿。

  “大家伙今天都在忙活自己的,那些白人就突然冲了过来,几千号人啊……”侯南蹲到了床边,干树皮一样的手轻轻的帮郭长义掖了掖被子,嘴唇却禁不住在颤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们冲过来,逮着咱们的人就打……长义那会儿就站在最前面,所以……”

  “几千?”郭金章懵懵地抬起了脸,“你说几千?”

  “金章,这是真的!”人群中挤出了一个年青人,他叫简旺,也是近几年才来到美国的后辈华工之一,当初跟郭金章一起来到的丹佛,平日里交情最好,见到郭金章疑惑,急忙站出来帮忙解释道:“当时咱们住的地方都快叫那些白人给填满了,……他们根本就不讲理,上来就打……还放火,侯叔开的那家小店儿都快被烧没了!”

  “不可能,”郭金章的脑子虽然还不是很清醒,可是,他本能地觉得这事儿不太真人,“几千人?就算那些白人看咱们不顺眼,可他们怎么可能就一下子叫来几千人?丹佛整个儿才多大?他们总共才多少人?他们都没事儿干了?”

  “金章,我们蒙你干什么?”侯南抹了一下脸上的泪珠,“这是多大的事儿?大家伙不光挨了打,就连家里的东西都被抢了,砸了,还有的被烧了……都倾家荡产了啊!这事儿能蒙吗?”

  “倾家荡产?”郭金章愕然地看向了众人,眼泪挂在脸上也来不及擦:“这是真的?他们真这么干的?……凭什么?”

  “凭什么?凭的咱中国人命贱!”侯南不停地捶着自己的胸口,“凭的是咱们打不过人家!凭的是人家人多!凭的人家拳头大!”

  “那你们就没反抗——”郭金章突然大声咆哮起来:“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我叔被打死?”

  “谁说我们没打?”侯南身后突然冲出来一个高个儿,“大家伙谁不是一个打好几个?可咱打得过吗?人家三四千啊,可咱们老老少少总共才四百多一点儿,怎么打?”

  “我不信,我不信——”郭金章突然跳了起来:“肯定是你们,是你们……肯定是你们躲到后面,你们胆小怕事,怕那些洋鬼子连你们一起打,所以眼睁睁地看着我叔被人打死,是不是?”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煽得郭金章嘴角流血!可是,即便如此,侯南依旧怒容满面:“长义是我们的兄弟,他来美国的第一天,就是跟着我,从沙漠,到多纳山口,再回旧金山,再到科罗拉多……十几年了,我会看着他活活被人打死?……金章,我知道你叔死了,你难受,可你也不能这么埋汰老子,还有咱们这些兄弟……老子告诉你,咱们这儿没有孬种,美国人又怎么样,他们比咱们多又怎么样?打就是了……大不了一死。这里的人,有哪一个没见过死人?有什么好怕的?”

  “……”

  郭金章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看到了侯南的脸上那好大一块青肿,还有依然在渗着血丝的眼角……而且不只侯南一个,在场的每一个,身上多多少少都能看到一些伤痕,不少人身上还带着血迹,有的连衣服都被扯烂了。

  “对不起——”

  郭金章低下了头。他知道,这些人不会撒谎,也没必要撒谎……真的是那些白人!真的是那些白人动的手……三四千人,整个丹佛一小半儿的白人,一起向他们这区区四百名华工动的手!

  “他们这是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这一天找咱们开刀呢!”

  侯南没有怪郭金章,华工这几年的日子越来越难过,谁不是憋着一口气?干得是最低贱最肮脏的活,却还是被人打上门来,还要被人怪罪抢了饭碗……那些白人根本就是在拿他们这些华工当出气筒!如今,竟然几千人一起打上门来……

  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

  中国人命贱!不论是在故乡大清国,还是在美国,谁会在意中国人的性命?他来到美国十六年了,十六年间,光是修铁路的那几年他就亲眼见到过两百多名华工死去,有的是活活冻死,有的是因为工程事故而被活活砸死……其中一个叫侯北,那是他亲弟弟……可是,谁会在乎?就连他自己,见惯了自己人死去,也惯了!

  “金章,节哀!”

  ……

  这一天是1880年10月31日。

  郭金章并不知道,这一天,在原本的历史上,就是华工血泪史上的一个最为著名的日子。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他原本所处在的那个时空……数千名白人纠集起来,突然袭击了丹佛的华人聚居区,四百多名华工受到了殴打,一名华工被打死,华工损失达五万美元之巨!

  1880年,一条人命,和五万美元!

  且不说人命无价,光是五万美元的数额,就跟21世纪的五百万,甚至是五千万美元也相差仿佛!

  可这并不代表华工有钱!这只是华工们因为跟那些白人的生活方式不同……他们十几年,有的甚至是二十年,在美国劳作,吃的是最差的食物,住的是最差的地方,就只是为了攒上那么一点点钱。而白人呢?有的吃就吃,有的喝就喝……白人喜欢把钱花出去,华工们却喜欢攒钱!攒钱是为了什么?为了家乡的亲人,为了有朝一日能回家过上好日子,当然,也有像郭长义那样的,为的是有朝一日,能在美国的某个人烟稀少,没有排华行为的小地方买上一块地,过上安稳的日子!为了这朴素的愿望,华工们尽量的节省,可即便是这样,十几年来,他们平均每个人也不过才百八十美元的积蓄而已,不过才是一名白人两三个月的工资。

  可是,没有白人理会华工们的想法,也没有一个白人去管华工们的财富是怎么来的,更加没有一个白人注意到华工们平时的吃穿住用……他们只知道一件事:华工表面寒酸,却有钱!

  这些钱是怎么来的?白人们从来不想一想,如果他们也像华工们那样省吃俭用,他们不用一年,甚至半年就可以积攒起比华工们多得多的财富。在白人们想来,这些钱本来应该是他们的,应该是他们的工作所得,却都被华工“抢”去了!

  而那些政客、那些整天高喊着“平等自由”的报纸电台的编缉、记者们,却无视自己应有的责任,只会把这些责任一概地推卸到华工们的身上,却从来没有人说过,整个美国的所有华工加起来才不过几万人,怎么去把成百上千万美国白人的工作给抢走?

  ************************

  “叔,慢走!”

  11月1日,还是那个小院儿,郭长义的尸体静静地躺在一堆干柴垛上,郭金章手执火把,默默地站在一边。……排华浪潮开始之后,白人对待华工越来越苛刻,丹佛市政府更真接认为昨天的事件是华工闹事,来了个人训斥了他们一顿,还不许郭长义在美国的土地上下葬,所以,华工们只能举行火葬。

  “金章,动手吧……”

  侯南站在郭金章一侧,黯然说道。郭长义走了,他没有太多的感触。被打死,跟在修太平洋铁路的时候死的兄弟们又有什么区别?那些兄弟不是被冻死,就是出事故被砸死的……可归根结底,还不照样是被那些美国人给逼死的?

  “侯叔,凭什么咱们华工就要受这样的欺负?”

  郭金章把火把扔到了柴堆上,看着火焰越升越高,把郭长义的尸体渐渐淹没,又突然向侯南问道。

  “谁叫咱们没有洋枪洋炮?打不过人家,当然就只有受欺负!谁的拳头大,谁叫能横着走,这道理,走到哪儿都一样!”侯南深叹道。

  “那么大个大清国都对付不了洋人,太平天国几十万人的大军还打不过一个洋枪队,咱们这点儿人又有什么用?”侯南身边,一个同样干瘦的小老头儿也是摇头叹道。

  “可我不这么觉得!”郭金章表现的很平淡,看不出什么表情,“之所以那些白人老是欺负咱们,就是因为他们觉得欺负咱们不用担心什么后果……”

  “什么意思?”小老头儿问道。

  “就是……他们做坏事儿不用负责,不用受到惩罚,那自然就不会去想着做好事儿。”

  “金章,你啥意思?”侯南觉得郭金章似乎话里有话。

  “没啥意思!”

  郭金章淡淡地答道,继续注视着越来越旺的火堆……火焰已经高了起来,郭长义的尸体已经看不到了。而看到他不想再说的样子,侯南几人也都没再说什么……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可就在这时,简陋的柴门外面,突然出现了一群身影!

  “嚓!”

  柴门被一踹而开!

  “博格?”侯南诧异地看了一眼这突然出现的几个人,尤其是胸前还挂着个金色警章的高大白人,“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博格,丹佛警察局警长,闻言对着侯南冷冷一笑:“我们听说有人在这儿纵火,所以,我们来抓纵火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