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者为皇 第五章刘河下葬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去了刘河家。  屋子里四处都是血红色的飞溅物,要也不是这玩意儿也没血腥味,怕是大家都要我以为刘河遭受到什么事了。  可即使如此,面对自己着满墙的血红色,也有不少人倍感心里发憷。  刘河那家伙,究竟在搞什么?好好的的一栋房子被他给弄得这么可怕。众人心众人纷纷聚集在刘河家面前,看着完全被炸没了的墙啧啧称奇。。...

  “怎么了,刘河家的墙怎么炸开了?”那一声巨响,惊动了村里的所有人。

  众人纷纷聚集在刘河家面前,看着完全被炸没了的墙啧啧称奇。

  “都在这里愣着干啥,还不快进去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正当众人看热闹时,村长大人走了过来厉声说道,“还有,这房子恐怕要塌了,铁栓,刘宇,大柱,你们几个,赶紧进去把刘河救出来。”

  村长大人发话,众人立马有了动作。

  张扬现在也是刘家村的人,自然也随着大家进去了刘河家。

  屋子里到处都是血红色的喷溅物,要不是这玩意儿没有血腥味,恐怕大家都会以为刘河遭遇到什么事了。

  可即便如此,面对着满墙的血红色,也有不少人感到心里发怵。

  刘河那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好好的一栋房子被他给弄得这么恐怖。众人心中不免一阵埋怨。

  “刘河。”有人叫了一声刘河,却没有人回应。众人心里古怪,只好继续找。毕竟村长大人可是发话了的,得把刘河救出来。

  张扬观察着这个房间,猜测这间房应该是刘河的卧室。不过此时屋子里一片狼藉,竟连一件完好的家具也找不到。

  见房里似乎刘河不在,众人都到其他房间分头寻找去了。张扬本来也是要跟着大家出去时,却在不经意间瞥到了埋在一堆碎木块底下,露出一角的石盒。

  在这里!

  张扬连忙过去将木块扒开。

  这些毕竟是木块而不是石头,张扬扒开木块时并没有费多少力气。然而木块堆下的一幕,却是让张扬不由得呼吸一滞。

  石盒盖子已经被打开了,盒子中到处都是血红色的痕迹,好像是被血液染过的一样。然而在盒子的正中央,一把精巧的玉石钥匙却洁白无瑕,仿佛一个浊世嫡仙。

  若不是眼下的这一幕实在是太过惊悚,张扬都有心思吟一首《爱莲说》了。

  刘河还活着的,只不过可以说此刻的他已经奄奄一息了。在刘河的身上,此时也是一身红,而且还有一股血腥味。但是张扬看得出来,刘河现在最严重的,是浑身的骨折。

  想一想能够将墙面炸开,家具全部炸成碎木头的巨大冲击力,张扬就不由得一阵头皮发麻。而在这样的威力面前,张扬觉得能够保住一口气已经是命大了。

  只不过这古代医术着实令人堪忧,以刘河这样的伤势,恐怕也只有等死的份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人找到了,还是得弄出去。张扬也顾不上被打开的盒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将盒子里的玉石钥匙往衣襟里一塞,便跑去叫人了。

  见众人要抬人,张扬阻止了,然后将刘河屋子里一块完整的门板拆了下来放到刘河身边,再同其他人一起,将刘河小心翼翼地往门板上挪。

  人抬出去了,村几人得到消息,也都跑了过来,见到已经浑身扭曲得不成样的刘河,顿时都摇了摇头。

  这样的伤势,恐怕就算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活了。

  小孩子们也想过来看看,却被各自的家长给拉走了。只有小丫一个孩子留了下来。

  毕竟小丫她爹现在和铁栓他们正忙着。至于张扬,在见到小丫似乎并没有露出什么害怕情绪时,也就不那么在意了。

  刘河又不是真的死了,而且张扬刚醒来那段时间不也是浑身都是伤!

  小丫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家里只有刘宇一个亲人。张扬听说,她的母亲是被人贩子拐到村里的富家小姐。不过却不是刘宇买的,而是另一个单身汉。

  只不过那个单身汉在一次外出时死了,家里还没正式圆房的富家小姐又成了全村的香饽饽,最终被刘宇拿下。

  那个富家小姐为刘宇生了个女儿小丫,月子坐完就走了。所以小丫是被刘宇一个人拉扯大的。

  男人总是比女人理性一些的,对于一些莫名其妙的忌讳,男人也不会太在意。

  村里的女人们都散了,同时散了的,还有她们的孩子。只留下小丫这么一个小萝莉在这一群男人堆里,便显得分外扎眼了。

  张扬看着有些别扭,于是出声让小丫也回去。

  “扬哥哥,这里不需要我帮忙吗?”小丫一脸的天真,还没有察觉到此时的她在这里是多么的突兀。

  “你一个小女孩儿,呆在这里不好,会被人说闲话的,快点回去。正好可以回去把饭菜做好,待会儿我到你们家把午饭吃了。”张扬想揉揉小丫的头发,不过想到自己此时脏兮兮的手,便只能作罢。

  听到张扬说要到她家吃午饭,小丫顿时开心地笑了。

  扬哥哥今天要到我家吃饭呢,要赶紧回家做好吃的!前天刘河叔叔送来的鱼杀了,还有鸡蛋,还有爹爹猎到的老虎……

  小丫在心里愉快地盘算着家里的存货,蹦蹦跳跳地回去了。

  张扬摇头一笑,转过身,却被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背后的刘宇吓了一跳。

  “宇叔,忙完啦!”张扬看着刘宇脸上有些古怪的表情,问道。

  “嗯,忙完了。”刘宇点点头说道,“刘河刚才咽气了,村里商量着,等头七之后就把刘河埋了。”

  张扬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刘河这个人性格怎么样,张扬也不想多说什么,毕竟人死都死了,说啥也没有意义了。

  石盒被铁栓拿了出来。只有石盒,没有盖子,想必那个刻了字的盖子也被炸没了。

  而且石盒此时也只能隐约看出石盒的模样来。石盒底部已经被炸穿了,周围也被炸毁了一半。

  张扬心里很困惑,这个年代还没有发明火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会有如此巨大的威力。如果将那个东西研究出来,那就是一个制胜武器了。

  还有那把玉钥匙,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张扬心里有诸多不解,却也只能装在心里。

  头七里,村长亲自出马请来了这附近很有人气的陈大仙为刘河选了块地儿,然后让村里人前来挖坑。

  头七之后,刘河下葬。村里唯一的一名职业渔夫,从此长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