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约梁山 588意外横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本网提供更多了山水话蓝天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攻约梁山》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588意外丛生在线阅读。程子明也如闻惊雷一样,雄大的身躯一颤,稍呆了呆就赶忙慌忙滚下马,一撩战甲单膝跪地,看着赵岳却不知怎么称呼,实际脑子里嗡嗡一片:近十年忠心勤勉为大宋拼命打仗和治军的殿帅大人竟然是海盗,这谁能想到......大宋王朝栽成这熊样,哪说理去....却输得真不冤呐!。...

张清的亲兵不冲杀了,紧张地等着主人张清做出是决死此地还是其它的决定。

程子明也如闻惊雷一样,雄大的身躯一颤,稍呆了呆就赶忙慌忙滚下马,一撩战甲单膝跪地,看着赵岳却不知怎么称呼,实际脑子里嗡嗡一片:近十年忠心勤勉为大宋拼命打仗和治军的殿帅大人竟然是海盗,这谁能想到......大宋王朝栽成这熊样,哪说理去....却输得真不冤呐!

程子明跪在那,越想越是心惊,凶恶桀骜不驯的大脑袋也低下了,越垂越低,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尽管这个丑汉海盗似乎对他的恶劣性子并无什么不喜,而且已经做出了他的安排决定。

海盗,凶残之极,霸道之极,神秘之极,翻手云,覆手雨,阳光灿烂慷慨普照众生转瞬却就可能是撕裂苍天摧毁山岳屠戮众生的雷霆风暴,谁也摸不透海盗的脾性,谁不害怕?谁敢得罪?

张清却身子僵硬了,艰难地转过头侧仰视着这张丑得诡异可怕的脸,缓缓到几乎一字一顿道:“你,是那个赵州大战的强者?”

“你,一定是的。天下也只有孤身闯阵却能视千军万马如无物那样的强者才能用飞蝗石如此打败我。天下绝不可能有第二个那样的强者。你一定是他。可是你为什么要舍命帮宋国度过难关?”

张清说着,激动得浑身发抖,怒气勃发大喝:“为什么?”

自赵岳大战赵州的神勇事迹传开后,本来对宋国根本没有忠心,对朝廷和皇帝已无敬意的宋军,比如太原军都在惊骇中振奋了,觉得那样的强者都在忠诚捍卫这片神圣大地,那么,这个糟糕透了的国家还有希望,将士们的心气起来了,混军饭吃,仅仅为军中义气而战的风气变了。

赵岳以神秘强悍到神一样的蒙面人形象重新唤起撑起了宋人的自信、骄傲与希望,结果,这个蒙面人竟然是海盗,带给这片大地的人的希望是空的,假的....海盗并不真关心宋人生死荣辱。

张清至今忠诚宋国为宋国奋勇而战,与蒙面人的事迹也大有关系。

他觉得如此绝世强者也还在深爱着这片神圣的祖地,那么,他张清又为何不呢?

仅仅只是为这片祖地,所有的牺牲付出也都是值得的,不是吗?

尽管这个王朝糟糕到确实不太值得付出。尽管他曾经自负奇技,很想和蒙面强者较量较量。

张清心中长久树立的某些坚硬的东西如同华美却脆弱的镜子一样被骤然无情打破了。

他的心态崩了。

这世界太复杂太贪婪阴险可怕了。

野兽在吃人;异族在吃人;权势、资本在玩法吃人;信念在吃人,没有不吃人的....

人,到底应该信什么坚持什么?

人,到底应该为什么而生为什么而奋斗?

赵岳却照样不回答他,单手一把将张清轻松提上马,说:“还是这样去上船吧。省得你昏头涨脑地冲动搞事甚至羞愤想不开搞自杀。你有如今的本事,说到底是我教你的,战甲武器,是我特意给你的。生死战,十个你也不够我杀的。强如唐斌也走不过我手下三合。你有什么不服的羞愤的?你才二十出头,大好年华刚刚开始,还有好长的人生要走,有太多美好没经历过,有好多东西要学。在船上,你有时间思索,更要紧的是得抓紧时间学会新战场必须会的新武器新知识。唐斌董平正等着你去汇合达成你们早年就有的相聚并肩作战心愿呢。”

张清被赵岳玩小孩一样搞来搞去,羞愤之极。长这么大就没丢过这种人,尤其是成了顶级虎将侯爷后......偏偏还是个极爱面子的帅哥,心态骤然崩了,还真未必不会钻牛角尖想不开.....

到了青州荒无人烟的海边,张清等上了船。赵岳拿过一把突击步枪随手朝天连开了两枪。海上很远处飞翔的两只海鸥应声掉下天空,落入大海。

张清眼贼尖,骇然看到鸟是躯体洞穿打死的。

他惊骇地瞅着赵岳手中的奇怪武器,脸色全变了,心中仍然自负绝技的骄傲这一刻全没了。

他的飞蝗石打得再神乎其神绝技也只能近距离伤人,打不死人,他自负的箭术再厉害也绝不可能击杀这么远的距离,更重要的是不可能这么轻松....这什么可怕武器能如此杀人毫不费力?

赵岳拍拍他肩膀,“这才是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武器,你面临的是个完全崭新的世界。你有过人的眼力,也有过人的聪慧灵巧,手特别稳,用这种武器天生有优势。我希望你能很快成长为这方面的神级阻击手,遇战远远就能突袭掉敌主将,并成长为能独挡一面的重将。帝国对你有很高的期望。临别祝愿你能建立真正有意义的战绩和人生,成为被伟大中华民族的历史铭记的人。”

张清呆呆听着,昏暗的目光中渐渐焕发出了一股夺人的光彩.....

....................

这次,赵岳没把张清程子明部下弃下的那点武器丢给二龙山。

田师中又经历了一次天黑了张清等也不见一人回的怪事,警觉派人急去查看,仍然是什么也没查到。盯梢的那两人也被特意弄马上驮到船上,转到大海深处再抛了葬海喂了鱼虾了。

失去了这条眼线,田师中无法获知发生了什么,心中不禁疑虑众多,有了莫名的惊惧。

二龙山就更啥也不知道了。

这次比战董平那次更惨。主要头领几乎都受伤了,头领伤员一片,只能紧守门户抓紧时间养伤。晁盖在庆幸手骨没被打碎废掉,其他受伤将领也不至于残废的同时,不禁忧心忡忡。

二龙山的势力还差得远啊!

朝廷轮番调一两个大将来就能教训得二龙山如此凄惨无力。这可不仅仅是教训.....

田师中心生惊惧疑虑,派马军去挑衅了二龙山,想试探出点什么。二龙山却紧闭关门死守不出,根本不理睬挑衅,弄得田师中一无所获,心中萌生的疑虑惊惧无法消除,索性也不打了,就驻扎在那不动,这也算是困死二龙山的一种有效方式。

时节正好,天光气暖,不受罪,住在野外还方便获取野物肉食,他和众官吃得开心,将士也能沾到荤腥很开心,他也就不急于回城享受.....

就这么耗着拖着应付朝廷吧。

反正,他和大军有国家供养,不用愁什么,不用操心什么。二龙山却拖不起耗不起.....

至于程子明张清也同样神秘失踪,这事,他和监军太监也不急着上报了。等搞明白了怎么回事再报才合适,否则会惹来朝廷的不满和更可怕的猜忌问罪.....

云天彪和马进同样心中疑虑重重,警惕起来,心中不安,也不反对田师中如此糊弄朝廷。

二龙山众贼头就算没受伤也没势力对付官军。田师中过得很是悠哉悠哉的。

他和众将却不知隐患早已在内部存在。

问题出在新任淄博府都监胡春身上。

胡春,本是京畿四壁之一的主将,手掌重兵,本城一万马军尽管隶属马军司,但布防本州,也得听他调遣,这是何等的威风及相应的权势好处。

他过得得意洋洋,前途无量。

可是,突然的灾难就降临了。

他膀着的贵人大后台勋贵辅国大将军家竟然带头谋朝篡位,却废物地失败了。尽管经调查,他对造反毫不知情,也无造反之心,没有任何这方面罪责,却仍然丢了军权,光杆调入京中成了品级名头不错却毫无实权的寻常京中军官,显然再无出头之日不说,以后只会越混越惨,这让他心理极度失衡,沮丧甚至日夜惊恐中心生对朝廷对君王的怨恨,结果,转眼他又调到山东这来了,表面是掌一府兵权重新得到重用才干,实际是废物利用,让他在淄博熬着顶死。

他明白,就算剿灭了二龙山,自己也没有好日子过,只会又调别处遭罪送死,死了算完.....

宋王朝对身负疑问的大将向来是如此高度猜忌防范和冷酷对待.....屈死的何止是几十个。

胡春正当美好壮年,可不想成为又一个被朝廷玩得窝囊屈死的人。

原本,他也没什么办法寻求解脱。二龙山总败而不可灭,而且似乎有某种力量在暗中庇护着二龙山,他醒悟了,猛然眼前一亮,看到了希望。

二龙山势力比不得田虎王庆,却也不差,关键是很有潜力,朝廷不可能有法破掉二龙山天险,只能干瞪眼看着二龙山在挫折中一步步成熟壮大,现在正是二龙山极需要正规军事人才壮大和破解官军封锁的时候,若是在这个当口投靠了去,必得高位,等日后做大了也开国建朝,甚至推翻宋王朝成了中国之主,自己岂不是就成了开国的顶级功臣,封侯称公是必然的....

怀着对朝廷的怨愤和恐惧以及对当强盗却能得天下的野望,他一咬牙当机立断做出了决定,在张清消失再不见了后,他心中越发安稳有数,立即秘派心腹借外出打猎之机潜去二龙山。

二龙山五个当家的得知董平张清竟然是神秘失踪了,而不是被朝廷用来震慑一下二龙山就回原单位了,都诧异莫名,高兴,长出口气的同时,难免又心中遗憾如此强将终不能为我所用。

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公孙胜是装的。

吴用大喜,握着羽毛扇子抚须道:“胡春来投,大利呀。能破了只凭我等之力破不了的官军封锁,搞好了还能得到淄博军大举投降。

淄博、兖州、滨州三军从河间府增补来的那些将士在边关经历过堪称残酷的严格整训,他们本就是全国挑出来的凶恶强者,如今是个人武力和军事素质都很高,却不是适合当官军的材料,这些将士最适合的是当强盗,正因凶野桀骜不驯,官方很难控制利用好,他们才被河北东路三边顺着朝廷减三边兵力的旨意特意挑到河间府让宿元景头痛去。

宿无景根本不是什么军事大才,就是个都边应景混官场的懦弱文人。三边都整治用不好的兵将,他又如何能收用好?正担惊发愁呢,有机会了,也赶紧顺着朝廷旨意又把最危险的刺头优先挑踢到了山东这。这简直是专为我军准备的最好兵源呐。

这些将士入伙我二龙山才能活快活如意了,会成为我军骨干力量。”

一群横行民间犯法惯了的逍遥强徒王八蛋,你强迫让他老实当兵遵纪守法守边遭罪不能杀人放火,不能报复反击抢掠辽人,不能寻各种刺激乐子,整天整年得干憋着无所事事,还得天天进行艰苦枯燥的训练或提心吊胆巡边守边防哨卡干等着被辽方肆意突袭欺杀,他们哪受得了这个。

当了强盗土匪才合了他们的胃口。

吴用说得委婉,但在坐的晁盖宋江任森都听得明白,细细一想,都不禁露出喜色。

至于胡春投靠是真是假,是不是耍诈,这不是问题。

晁盖立即做出布置,按胡春的要求,秘派得力人手,持胡春给他老婆的印信为证,急去了京畿接胡春的家眷。

胡春当时调到京城太突然太仓促,在原任职的府城早已治办下不少家业,家人也就没跟着紧搬进京,更不可能跟着到危险的淄博住,还在府城住着。那府城虽然是四壁军事重镇,但控制得自然远没大动荡不停的京城那么严格。胡春家眷很容易地接了出来,顺利入了二龙山。

胡春的老婆孩子兄弟等一大家子都掌握在二龙山之手了,胡春的投降诚意哪还用说。

随即,某夜,官军驻扎的那镇子再次遭遇和真茂叛逃一模一样的事件。

田师中再奸滑狡诈再警惕也万没料到京城派来的剿贼重将会主动投降山贼,被二龙山夜袭又打了个措手不及,但青州军仍然没多大损失,这与吸取上次教训,加了对外围的防范有关。

田师中带部下又轻易跑了。

整天防着被田师中坑死的马进、云天彪反应迅速得力,也再次引军突围回本州了。

二龙山并没从这三军得多大便宜,但却意外收获了淄博军几乎全军的投降。

这些淄博将领和将士着实受够了。

一次被主将出卖不够,转眼又被卖了。二龙山又显然剿不掉,得,咱也别当官兵必然拿命硬攻山关天险送死了,咱也当杀人放火....肆意快活的强盗得了....反正当官军也没啥大好处没前途。

二龙山这次得了不少制式弓箭,也得了不少粮草,更多的好处是,随即扑取淄博府。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