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约梁山 587杀姓好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本网提供更多了山水话蓝天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攻约梁山》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587杀姓好大在线阅读。可惜,他们是步军,只能凭11路逃窜,哪快得过骑马的,最先不顾军法地逃走却是跑来跑去反拉在最后边。其他众多骑马的,有的是只顾自己逃命,有的是不屑之,没人肯管他们死活。。...

阮其祥、桑仲和这几个家伙这次照样在逃跑上反应最快。

可惜,他们是步军,只能凭11路逃窜,哪快得过骑马的,最先不顾军法地逃走却是跑来跑去反拉在最后边。其他众多骑马的,有的是只顾自己逃命,有的是不屑之,没人肯管他们死活。

这几个家伙一看张清三人和亲兵飞快追近,急眼了,聪明地急往就近的山中其它地方逃去,妄图钻山林中藏匿逃避官军追杀。

龚旺一飞叉掷去。

正使出吃奶的劲狂奔却拉在最后的阮其祥顿时背中叉一头扑倒在地。

丁得孙一标枪标倒了身膀最魁梧的马占魁。

龚旺紧跟着一飞叉又叉倒了隋大丘......

张清的是宝马,转眼追了上来,一扬手两石子砸在跑得最欢最快的桑仲和、吴军后脑上,把二人打倒猛跄在地上,二人手掌撑地刮擦得鲜血淋漓,胸口在山地凹凸尖厉的石头上跄划得巨痛难忍。张清转瞬赶到,驻马枪指二人,厉喝:“快说,董平姚刚在哪里?”

桑仲和浑身散架一样痛得要死,一紧张结巴了,哆嗦着嘴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狡诈胆大的吴军这时也不胆大嚣张了,扬脸张嘴就说:“他们在山上。”引得张清一分神间,他一个急翻滚想滚入附近的山沟中继续逃走。若是能投降,他肯定优先选择投降,可惜身有落入官府必死的咒骂赵佶的大逆之语印记,再无义无耻也降不得.....张清随手一石子砸中吴军,把眼珠子都打爆了,翻滚逃走也停了,只剩下捂脸玩命嚎叫,谎言也转眼被揭穿了,隋大丘老实积极说的.....

张清诧异董平到底去哪了,无法找到董平,格外恼恨这两个无耻下贱蟊贼,一枪结果了隋大丘,又去追杀宋江。随后狂奔过来的龚旺等人默契奔腾而过,滚滚把嚎叫的吴军踩成了肉泥....

太无耻精明到根本不要脸了能混开社会的人,却到底在二龙山这样的强盗团伙中活不久.....

张清想追杀弱鸡宋江却也没能得逞。

二龙山守山口接应的山贼以箭雨阻住了他。张清怕伤着自己的爱马,只能遗憾地止步。

.............中午了,官军回到军营,下午,张清没去二龙山挑战。他让亲兵继续在军中悄悄打探董平事件,想观察综合分析出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在撒谎......却仍无收获。

第二天,田师中又不肯出战了,说昨天又死伤了不少将士,而且将士久战已疲惫。

张清皱眉,却无可奈何。

这是青州,不是太原,他说的话没人听,哪怕他是领军的有权威的国侯。

张清却坐不住,也等不得,也决心独自去挑战二龙山,争取弄个要紧的强盗再查问一番。

他一走,程子明这个外人就孤独难受了,这的人,没人搭理他,他也是狂傲自负本领,想再杀些山贼多些功劳好体面地回京,张清又是那么神勇,他想了想索性也跟着去了。

结果,在董平姚刚出事的地方,他们又遇到了赵岳主仆四人,外加西征休假,被赵岳特意召来这一用的二小将温奇、温显兄弟。

这对兄弟如今是直属王府卫队特种部队的军官,武艺高,有特长,是神枪手深受军中尊敬。

骤然被这么一伙神秘人公然拦住,张清一皱眉,却猛听到身后稍远处林间传来闷闷的惨叫,他一惊,急扭头看去。

林中出现十几个人断住后路,其中两大汉把各抓的一具尸体丢在地上,死者是宋军服饰,张清转瞬就明白了,此二人必是田师中所派的暗中跟踪监视自己的,却被伙神秘人利索袭杀了。

他更紧张的是,断后路的这些人手中都端着架大弩——神臂弩,久违的夺命厉器,而且断后的人数,他不用仔细数,只扫一眼也知道应该正好是一对一盯住他和程子明两伙人的.....无疑是有备而来专门来堵自己的,虽然是步兵,但神臂弩这种万难躲避的大杀器在手足以克制马冲.....

程子明瞅着神臂弩更是脸色大变。

他是驻京有年头的京军了,和边将一样对大宋这种镇国厉器再熟悉不过了。

大宋如今早没有这厉器可用了,连粗制滥造都凑合不出来,无论是弩还是工匠全被海盗敲诈走了,海盗显然是刻意的,为的就是防止宋国能依靠这远程厉器做点什么对海盗不利的事,方便控制。可是却出现在这.....这些人是什么人?海盗?.....或者是可能自己就会制造神弩的沧赵余孽——梁山逆寇?最重要的是现在怎么办?是战战看情况?还是立即拼死逃走?

想逃怕是没那么容易。

这些人一看就知不是好惹的。那种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特有的血煞凶悍气如实质一样骇人,就算没有神臂弩,也不是好对付的。这是真正的悍卒,兵能拼掉将的强军成员....

张清也这么想的,却猛听到前面有人叫道:“张清,听说你石子玩得不错,今特来教训你。”

张清大怒。

竟然有人敢夸口和我比飞蝗石!

他霍然回头冷酷地盯着为首的骑白马的这个着实瞧不清年纪的丑汉,冷冷地哼了声。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唐僧,也可能是恶魔。

这个身架异常欣长英武矫健的丑汉头戴着个绸缎裹头护额,护额正中是个造型奇特漂亮又威武的金属物,可能是金的,也可能是精铜的,配合丑汉棱角分明的相貌、明亮幽深锐利如电的眼睛,更显得诡异邪恶强大,看着就可怕。

胆大如张清,被这眼神盯得也不禁寒毛直竖......看来,今日必有一场生死恶战了.....张清转瞬想到了董平姚刚莫非正是死在此地此人之手.....他的心一阵狂跳,盯着丑汉的眼神更凌厉起来。

这人自然正是化妆了的赵岳。

他本想让张清堵堵二龙山多挑战几日,让晁盖等多尝尝日益自满自大却束手无策的憋屈滋味,可是,这个张清长得帅,却杀性比董平更大更狂更狠,如此就不能放任了,只得提前动手。

温奇温显兄弟对视了一眼,还是老大温奇走上前来,指着张清厉喝:“打石子,小孩子玩艺,谁不会呀?会玩个石子,你就敢猖狂到自视天下无敌了?”

张清刚刚平复了一点的情绪顿时被这个应该年纪比他还小的汉子给激怒了,仍不搭话,暗中发力手腕一转,一颗石子已如电袭向温奇的脸,准确的说是嘴巴。

张清想先打烂这张可恶的嘴.....

不料,这年少汉子竟然一扬手也打出一颗石子,正中张清的飞蝗石。石子半空相撞,啪,碎了,掉下地。

张清大吃一惊。

他的这手绝技自大成后,至今能防能躲得过的,他也就遇到个唐斌,其他人,任他是什么赫赫有名的强将,任他是党项人吐蕃人还是辽人宋人,都从无一人能逃得过打击的,受伤轻重不同而已。想不到今日遇到的这个挑战对手,不但能防能躲得过他偷袭,还能还以同样手段破解.....

一惊后,张清反而精神一振,转瞬又是一击,却是一手双石:我看你还有何能耐?

少年不慌不忙双手飞扬,竟然能和张清一样双手皆精,再次精准打落了这对飞蝗石。张清却转瞬有数了,又是一发双石偷袭打去,以快紧跟着又来一下子。

果然,这少年并不能象他那样一手发双石,迎击两飞蝗石还是得双手一齐来,又成功击落了一对石子,但再想以石子拦截紧跟着打来的又一对就来不及了。少年没想到张清如此快,躲闪不及,胸口重重挨中,打得少年退了好几步,但,他只是摸了摸胸口,显然并没受伤。

少年看看张清重新布在脸上的高傲,却什么也没说,眼神淡漠地默默退回到白马边。

张清看向另一个没骑马的雄武少年。

他知道这个少年也必定是精飞蝗石的。

但这少年却站那没有出来挑战的意思,骑白马的丑汉却催马上来了,冰冷锐利到渗人的眼神瞧着张清,不说话,只对张清勾了勾手指,意思是看你能的,来,你有本事打我.....

张清眼中杀机暴涨,不止是这丑汉的可恶刺激得他大怒,也是猜想董平可能遭遇此人毒手。他不等丑汉勾指完,飞蝗石就偷袭出。

这次只是一个石子,但蕴含了全部力量,当真是快如流星,又是出其不意突袭,若是打中了丑汉的脸,定能打得重伤落马,张清会凭宝马的奇快速度抢上去一枪杀了或彻底废掉此人,再收拾活捉剩下的,搞清他急于知道的真相。

他凭着久战沙场的敏锐感觉能感觉出这丑汉才是最强大可怕的。

若是能一击伤废掉此人,剩下的这些人,若不是神臂弩威胁,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不料,更让他惊骇的事出现了。

丑汉竟然接住了力量奇大到能打碎手骨的飞蝗石,动作快得以张清的眼尖竟然也没瞧清,就在张清微一愣间,那颗飞蝗石已经飞回来了,快得张清眼一花胸口就砸中了。

张清这身甲坚韧精良,不怕刀砍枪扎,里面还有特殊材料所制的护垫衬子,可有效减轻重武器的暴力打击,可即使是这样,他仍然感觉胸口明显一痛,身不由己就倒飞着脱鞍摔下马去。

张清久战西夏,战场落马的事也没少经历过,仰面朝天摔得吭哧一声跌岔了气,难受无比,但仍然象往日在凶险无比的战场落马一样,立即挣扎最快的起来防守再战,但只是头抬离地面,身子稍起了点,就骇然看到本应该在他三十多米远外的那丑汉竟然已经鬼魅般到了他眼前......赵岳根本不理会张清反应,伸手粗暴把张清翻过身,扭其跌得尚且酥麻无力的双臂,手铐咔上了。转瞬又抓着张清的后腰束甲大带一把提起来。张清身不由己就站在了他前面。

张清都蒙了,眼中第一次出现了茫然.....

龚旺丁得胜反应很快,急策马想上来解救张清,标枪和飞叉在手,正要奋全力掷出精准射杀丑汉,却骇然看到张清顶在前面,惊得他们急忙收手,只得换了马战的枪叉冲上来试图解救。

温奇温显已奔上前来,猛然对打马急奔来的二将一扬手。

龚旺、丁得孙头盔一响就跌下马去。

二将平常见惯了张清飞石打人落马。他们俩通常都是趁机上去捉将或杀之的,三人配合久了早已配合得纯熟默契无比,无往而不利,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遭遇到石子打下马被活捉的滋味,跌得惊得躺地上都蒙那了,一时竟大瞪眼不知动弹,双双被温家兄弟抢上去背手铐上了。

张清三人的亲兵呆了,但随即不顾身后有神臂弩要命盯着,个个红眼策马奋勇想上来厮杀解救主人。赵岳欣赏地看着这几个亲兵,赞叹道:“好子弟兵。难得。张清,你没白打这么久的仗”

张清总算回了神,扭头怒声喝道:“你是谁?董平是死是活?他在哪?”

赵岳抓着他的后腰大带轻松控制着张清,却不回应,也无视冲过来的这些亲兵,径直对紧张得急转着眼珠子打主意紧提着一口气的程子明道:“程子明,曹文诏临行叮嘱过你不要被田师中坑了,你为何不听叮嘱,仍然自动跳坑里,和张清一起去冒险斗二龙山,白给田师中当枪使?”

程子明一听这喝问,脑子就是嗡一下子,呆了呆才问:“您是?”

他,包括语气,用的都是敬称。

此人简直鬼神一样太强悍可怕,而且和曹殿帅肯定关系不一般,说不定曹殿帅还得听此人的。他心中疑问不少,意识到决定命运的时刻极可能就在眼前,此时如何敢耍凶恶强横。

赵岳叹口气,摇头对程子明道:“你心眼不少,却终归是不顶大用的小聪明。你这样的凶恶悍将若是任你继续混在宋国这个烂泥塘,除了被功名利禄耍着诱惑着利用当枪使,毫无意义的死掉,没别的可能。你还是去海外当征西的先锋猛将合适。”

猛冲过来的张清的亲兵听到了,齐齐一呆,不禁勒马停下了,眼睛紧张扫向主人张清。

........盛世,可为什么我日子越来越难过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