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约梁山 586跌荡的心情,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本网提供更多了山水话蓝天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攻约梁山》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586跌荡的心情,下微信在线深度阅读。张清兜回战马紧跟着猛追杀下去,想杀掉孙立这样的极危险强者,既是进一步立威扬名,也是想立更大的功,岂肯放过。。...

错马而过这么近的距离,孙立得是有护体法力的神仙才能躲得过。侧脑当啷中弹。有精良的头盔护着也被飞蝗石打得脑子嗡一声眩晕险些栽下马,哪敢再战,直接策马奔向本阵,也败了。

张清兜回战马紧跟着猛追杀下去,想杀掉孙立这样的极危险强者,既是进一步立威扬名,也是想立更大的功,岂肯放过。

他虽然圈马回头耽误了时间,但马好,后发却照样能轻松追上孙立。

二龙山这边在场的四个当家的都急红了眼。

孙立是二龙山仅有的秦明这层次的顶级大将,目前堪称是二龙山将级的两根支柱,象神力殷泰和悍将小张飞张勇的本事和山寨地位还在其次,论战斗力和对山寨的作用比不得孙立重要,孙立不是多了不错但少了也不少的王天霸之流的头领,决不能有失。

晁盖打马就猛冲上去了,说什么也得救下孙立,哪怕只是挡一挡张清,为孙立赢得些回阵时间。任森大惊,怕晁盖也搭进去,也急忙冲上去了,想和晁盖一起横插进去拦截。

不料,张清睥睨二人,俊脸冷酷中带着满满轻蔑,追杀丝毫没迟疑,只是猛一扬手。

晁盖任森提起全部精神防备飞蝗石了,却仍然难逃打击,双双中弹。

晁盖的脸有罩面甲罩着,但握刀的前手和秦明一样被砸中,痛得他闷哼一声,性子刚毅,这只手也松了,也是险些武器都扔了。

任森也有罩面甲,但飞蝗石砸中面甲,砸得他仍然身子猛后栽,差一点点栽下马去,脑袋震荡发晕,脸部疼痛,面甲都砸变形了....好厉害的石头,二人哪里还能再战。

不过,二人上了也不是没有作用。

张清立即放弃了孙立,杀向晁盖[这。

若是能就势轻松击杀了战斗力废了大半的贼头子晁盖和这个显然也极重要的贼,二龙山群龙无首,陷入混乱大败....那这一战就漂亮了.....董平若真是藏匿在二龙山,也坐不住了,必定会赶紧露面....二龙山无论有什么阴谋诡计也都不好使了。

说不定能趁势攻破贼巢一举剿除了此处强寇.....

张清杀心更炽,宝马瞬间再次加速,更凶猛杀来,马速极快如扑来的飞龙,转眼就能杀到。

就在晁盖任森疼痛中大惊失色,二龙山这边更是惊得一片动荡混乱,李忠、黄信等晁盖心腹惊急怒喝张清尔敢,打马如飞扑上来接应......宋江也瞪眼大喝:“休伤我家哥哥。”.....这时,一声暴喝响起,“张清看箭”,暴喝声中,一箭如电射来,原来是万大年出手了。

张清自恃有宝甲护身也决不敢小瞧了这一箭之威。

这个猿猴精一样的长臂怪的箭法攻击力太强了,宝甲也未必能抗得住,何况这个怪物能一箭锁喉,能射脸射腿脚或射杀他的心爱宝马,还有更可怕的多箭齐发或连珠破甲之能。

张清本能用上了他最擅长也最快的手段,一石头砸去,再次成功及时打落了这只箭,但下一只箭已经紧跟着飞来了,惊得张清不得不急一个哈腰蹬里藏身躲到马另一侧,箭呼啸着紧贴着他飞过去,这箭险险勉强避过,同时他也窥见到第三箭也来了,他根本无法抵挡,射得他无法坐回马上.....如此,张清还很庆幸怪物没射他的宝马,否则心爱的马只是中箭了,他也得心疼死.....

张清看似不可抵挡的凶威猛势被万大年硬生生以箭遏制住了。

晁、任二人得以趁机逃脱。

但张清打了太多仗,作战经验太丰富,在利箭威胁下竟然仍不放弃进攻,虽然不得不放弃了杀死晁盖,却利用宝马优势转眼和晁盖等人及万大年跑了个三点一线,利用晁盖等人挡住万大年箭路的机会,改冲向二龙山帅旗这,目标正是文弱没用的江湖大名鼎鼎二龙山二贼头子宋江。

宋江整日想得过多,算计得过多,也是没长脑子。

上一次,他无意中成了二龙山军阵的弱点阵眼,被董平瞅准了这个弱点单人独骑就敢打过来,他差点儿当场死在董平枪下,还连累的二龙山阵势瞬间混乱陷入崩溃再次惨败.....

这一次,晁盖念他没什么厮杀和自保能力,请他留守山寨得了,他却不肯,坚持和众兄弟们一起临敌,说是要近距离观察敌情,给晁盖当个参谋能及时出出主意也好....身为副寨主怎可畏敌而临阵退缩当了坏榜样坏掉军心士气?其实是知道身为老大只有和兄弟们共同经历生死才能形成最稳固的感情纽带,这种战场结下的战友情生死情是最强大的,他怎么可能让晁盖独亨了.....

结果,他万没料到官军这边来了个比董平更难对付的骁将张清,他又荣幸成了本军军阵最弱最大的弱点,战争经验太丰富的张清也同样一眼就看出来了,并照样打来了。

张清马太快,几乎转眼就能杀到。

万大年被晁盖等人乱糟糟挡住了,张清就近在他眼前,他也无法放箭阻击,他也不想放.....就是要利用董平张清这样的从西夏战场杀出来的悍将给稚嫩的二龙山强盗好好上场最生动的课。

不经历重挫,二龙山强盗就不会真学会怎么打仗。

不死几个头领,不痛得狠了,晁盖这帮人就没有紧迫感不知道发狠奋发,很容易危机一过,安全了,很快又恢复以前的哥们弟兄聚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小民式满足的强盗快活中。

晁盖任森在惊慌混乱中也看到了张清和董平一样的冲阵目的,大急大怒,可惜,他们有心救宋江,却一个手废了一样,手骨疼痛难忍,只有单手可用,战斗力剩下不足一半,另一个则脸痛得脸庞肌肉抽搐得眼睛都睁不利索,眼泪都控制不住地流下了,脑袋还发晕,脑子里似乎还有东西在嗡鸣不已,能骑住马就不错了,也打不动了,等于废人一个,二人发狠就算想奋不顾身阻拦张清也根本没那个能力。真上了,只怕是纯粹送死,反倒是成全了张清想杀却没杀得了....

黄信李忠等却是被晁盖任森的战马挡着,也根本来不及绕过去阻击牵制张清的冲阵。

话说回来了,上去了也白给,照样得被张清转眼随手打掉。

他们又不比晁盖任森秦明厉害,更防不住神出鬼没的飞蝗石...甚至会被就势杀了。他们能接应晁盖任森,却没人能救助他们,中了石头不落马也真死定了,怎么可能逃脱张清的快马快枪。

宋江太精明算计到没脑子。生铁佛和飞天夜叉这对凶货却是吸取了教训,今天临阵,他们仍然站在马前,却不是往日那样如二小鬼把门在宋江马正前横刀侍立,离宋江不远却有意偏开了.....

此时,张清人马合一如出水恶龙般扑来。

这两家伙知道不好,急转身想钻入身后的马群中逃避打击,却照样被张清一手发双石随手就给打惨了。

二人着甲却光着脑袋,都是脑袋中弹,好在脑袋够硬,没碎西瓜一样恐怖,却痛得这两家伙嗷一嗓子险些摔倒,跳着高的钻入马群中,脑袋都很快鼓起一块,仿佛成了长角妖怪,本就凶恶可憎的相貌越发丑陋吓人.....

马屁精王英和刘无忌杨适仍然护卫在宋江身边,这次又倒霉了,对付董平,他们还能有点办法,怼上张清,他们只有挨打的份。

张清发石奇快,打伤了生铁佛和飞天夜叉,似乎是同时,紧在宋江左右的杨适刘无忌脸上就挨中了。二人使戟最爱露脸耍帅,头盔可没罩面甲,这一击,脸骨碎了一样巨痛,直接就栽下马去,随即王英就哎哟一声惨叫,脸上也中了,中弹的那只眼睛差点儿打瞎了,也滚下马去。

张清其实是犯了个错误。

他应该先把宋江打下马的,他却想方便地把马上的宋江生擒了就没打,一是从宋江口中更有利于审问董平的下落,搞清董平姚刚失踪的真相到底是怎样,二自然是活捉交给朝廷问罪,功劳更大,他的威名也会更大.....说到底是太高傲自负,太小视二龙山群盗,小视到不禁轻狂起来。

不料,一只箭从吓呆了的宋江身后突然射来,距离太近了,也就是张清身经百战,眼尖反应快,急一扭头,箭划着他脸侧飞了,也幸亏是他在冲阵时放下了罩面甲,这一箭是重重划着面甲蹭飞了,把坚韧的面甲都划出个渗人的刻痕,若是直接划在脸上就得是个伤到脸骨豁开脸的重伤,伤好了也会是个脸上恐怖的显眼伤疤。小帅哥张清以后也就不用再耍帅了.....

张清既惊又怒,已瞧清了是宋江身后侧的一个小将,嗯,应该是宋江贴身小厮的人偷袭了他一箭,飞蝗石本能一样出手,那小将照样躲不过,哎呀一声惨叫捂脸也滚下马去。

宋江对张清比对董平更是见了一眼就立马就爱煞了,现在却是瞪着张清完全吓呆了。

张清正要活捉了僵呆在那的宋江,背后却马蹄声急近,张清猛感觉到性命凶险,这种凶险他在往日战场上经历了很多次,此时再次面临仍难免头皮一炸,同样本能一样急反枪向后一撩,一声金铁交鸣,身后偷袭他的一枪被荡开了。张清也被这一手人借马力的凶猛一枪震得手臂一阵酥麻,若非他马术高,马骑得稳,暴发力超强,这一下必会落马....

偷袭并及时救了宋江的人正是此前败走的孙立。

孙立已经脑子不嗡嗡了,恢复正常,一枪不中,大喝一声又是一枪。

张清背对着孙立,招架吃力,虽然再次险险架住了却一时反身迎战不得,陷入被动挨打中。

孙立枪法何等厉害,已经亲身领教过张清飞蝗石的厉害,哪敢让张清再有用飞石绝技的空当,是一枪紧着一枪,就象之前二人交手时张清一力使快一样,不求杀敌,不讲攻击效果,只求能逼住张清腾不出手来,真就打得马转不过来只能侧着身子拼命迎战的张清一阵手忙脚乱。

宋江,显然运气没耗完,命不该死,得了空,再次逃过一劫,回了神拼命打马走了。

落马的王英等也仓皇爬上马拼命逃窜急去了,跑的却不是和宋江一条道。显然,他们也意识到宋江就是个战场瘟神,谁跟着他,谁会遭到重点追杀打击,最容易丧命,所以避开了。

这时候,官军重兵也疯狂呐喊着紧扑来。

殷泰见势不妙,已经拖大爷立即跑了,被程子明紧盯着追杀。

张清的副将龚旺丁得孙最先赶来这边,象往常惯熟做的一样来奋勇协助张清杀敌或拿人。

这二人是久经杀场的马军虎骑悍将,作战凶猛不怕死,又久跟张清,得张清教枪法拳脚等武艺,三人在太原军是住一个院的,都光棍嘛,天天一块习武晨练,虽然二人天资有限,不可能成为多厉害的高手,但打仗不要命,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凶猛可怕也不是寻常将领可比的,而且擅使飞叉和标枪,惯能以此杀敌,冲过来先以标枪飞叉杀伤或击退敢试图阻拦的,也凶悍难挡。

孙立哪敢恋战滞留,自己不可能以一敌三还能压制得张清空不出手耍石子。

扑上来的这俩又是一对使飞叉标枪极精熟强悍的,也不是好对付的,加上个更可怕的张清,只怕稍一耽搁,就得陷住了,不死在这三人之手,只被扑上来的大军困住,命就得撂这。

他一枪挑开凶猛掷来的飞叉,又急扫一枪扫开了标枪,打马向二龙山败军中钻去,也逃了。

张清瞥见孙立摘弓在手,料定这必是个箭术也了得的高手,也不敢过于相迫,至少是怕龚丁二生死兄弟折在孙立箭下,弃了孙立,继续寻软柿子宋江追杀过去。

马占魁、桑仲和、隋大丘、吴军等几个步军头目,还有个原临沂左城防御使阮其祥也被贬为头目,这几块无耻的废料就凑一块了,并且倒霉地参加了此次战斗。

他们是被晁盖有意惩罚点名命令下山参战冒险的头目。

越是不讲义气、怕死、耍头、自负狡诈精明....不肯奋勇为二龙山打仗的,越是得参加战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