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约梁山 585跌荡的心情,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本网提供更多了山水话蓝天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攻约梁山》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585跌荡的心情,中在线阅读。张清愣了一下,不禁瞅瞅自己的弓。。...

张清马上急侧身随手一箭反击,也是射中箭杆,把万大年勾魂的凶戾一箭在半空废掉了,随即不甘示弱两箭齐发,分取万大年的脸和胸口,同样迅猛惊人,看得晁盖等惊得心一记狂跳.....

万大年没花荣那堪称神一样的箭术,做不到一发双矢精准及时击断飞来的双箭,只得急忙马上后仰猛挥弓,仗着他的弓是赵岳给他的坚韧金属弓,轻易把双箭抽断扫落地,破了双击。

张清愣了一下,不禁瞅瞅自己的弓。

他没想到这满天下除了他、董平以及赠弓给他们俩的唐斌以外,竟然还有能当武器随便挡箭的强悍弓。这个猿猴一样的人来历只怕有古怪,莫非和唐斌有什么关系?而且箭术绝不在他之下....稍一分神,万大年的反击就到了,也是一发双矢,却是分击胸口左右,迅如雷霆.....

张清一惊,知道自己走神犯了大错,也是别无它法破解这种一发双矢攻击,这么快的箭根本躲不开,他本能用上最擅长的飞蝗石,单手扬手就是两石子....箭是双双打中了,展示了张清神乎奇迹的飞石技能,但双箭带着强悍的力量,张清走神下仓促动手飞石的力量用的不够足,两箭并没砸断,其中一箭被砸歪了,从张清身边嗖地飞了过去,另一箭却还是射中了他胸口,只是不是正中,箭是歪的,箭头在胸甲上向外侧划了一下,一溜火星冒出,箭杆横着猛抽在胸口.....

张清依仗飞蝗石奇能和盔甲的强悍防护力逃过了毙命凶险,却是比箭输了。

他摸着胸甲上箭头划过的痕迹,惊骇中却并未服气,但万大年大笑道:“你这小将一手飞蝗石使得当真是神技,佩服佩服。”张清高傲,却不会解释自己刚才只是分神了才如此,默言算是承认自己这轮确实是输了,本想提出再比一轮,但万大年径直回去了,他也没追着要求再比。

这个猿猴精的箭术确实厉害。

张清清楚,此人箭术至少不在自己之下。

还有,自己又是飞蝗石又是箭的,练得杂了些。而这个猿猴精有太优越的身体天赋,显然是专练箭术的,必定还有更高手段,只是不知什么原因,稍占了上风就这么退下了。若是逞强再比,这次不再限定用箭数和比拼时间,不死不休,此人难说再暴出什么压箱底的绝技,而他已经是把全部本事都用上了,再比,无非是连珠箭,显然这一手对付不了这个精怪。

虽然还能一发三矢四矢甚至多矢,但那已经没了准头,只是最消耗力气的漫射,是骑兵冲杀追击战中必要时合用的杀敌避险保命手段,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用了就没力气再战了,用于对付这个怪物级箭术高手难免是贻笑大方的花活。丢人也就罢了,若是被多箭反击就不好玩了。

他来这的目的还没实现呢。

董平,不知是真死了或叛逃了,还是藏匿贼窝没现身。他还得打下去,刺激下去。

张清比箭虽算是败了,但至此已经震惊了二龙山众人,纷纷议论这么年少就这么厉害的人到底是谁呀?

这刚刚不见了个杀神似的董平,还没松口气呢,转眼又冒出了这么一位,朝廷这什么意思?轮换猛将来示威震慑二龙山,想吓倒......不过,朝廷到了这么虚弱的地步竟然还有这么多强者可用,到底是上百年的大国,看来底蕴还很深厚啊,不是民间聚起豪强好汉就能推倒的。

无疑,二龙山接连遭遇两场打击,骄矜心是没了,但心气也丧了,对以后的发展极为不利.....

由民间各地小民和投降官军拼凑成的强盗团伙,人杂心也极杂,造反全凭心中一口气,承受打击的能力并不强,一丧失信心,对朝廷产生了畏惧,人心很容易就散了,很容易崩溃覆灭。

人员素质不行,见识浅薄,能力有限,这是农民起义起也忽焉亡也迅速的根本原因。

张清还在挑战,并不惧怕万大年的箭术威胁,气势仍是那么清高傲慢目中无人。

田师中看到了二龙山挫败沮丧已陷入人心动荡,乐得他不禁哈哈大笑,同时也心中遗憾如此强将却不能归我所用。

晁盖、宋江、吴用、任森则心中大急,

这么下去可不行,队伍很容易就散了,极可能发生内讧,那些革命意志并不坚定的、形势逼的不得不降的和纯粹是政治投机的人,比如投降的官军若是认定二龙山混不下去,更别说有机会混大发到开国建立王朝,怕是会起了异心,二龙山从内部破了。

现在这个情况,退回山寨不战了都不可,

必须战下去,必须设法胜一场,让部下看到希望。

吴用这个智多星一时也无妙策。其他人更是抓瞎,没有半个主意。

晁盖急眼了一咬牙提马就想上去会会小将的神乎其神飞蝗石,不就个石头嘛,打不死人的,只要敢拼命,意志够强,不怕痛,就能逼得小将陷入近战使不得这手绝活,就能有机会杀之。我有宝盔宝甲宝刀,头盔还有罩面甲能防飞石,料这小将也奈何不得我.....

但,身边的吴用万大年一齐拦住了他,一个说:“我想起来了,此人是张清,绰号没羽箭的张清,昔日西军五虎上将之一啊,与那双枪将董平齐名,又被称箭石双绝,尤其是一手飞蝗石从无对手能破之,斗将能力尤在董平之上。哥哥防护周全,武艺高强,只怕上去照样凶险。霹雳火手背险些打碎就是例子。哥哥,一山之主,万不能有失,败也败不得,否则会重挫军心,不敢轻战呐。”另一个也劝:“此人箭法厉害不在我之下,又是在大西北久战党项的各种险恶大战中杀出来的,战斗经验太丰富,天王的宝甲就算不惧箭,却护不得周身”

后面的话就不用说了。若是对手巧妙给你晁盖来个一箭锁喉,你晁盖武艺高,却不擅长射箭,也不擅长防箭,对上这样的战斗技能太丰富的高手,只怕一箭就完了,就不要试探送死了。

晁盖也知道自己上也没把握,只是不上又太憋气,更重要的是,我不上,谁人肯上?

他现在已经感受到这种滋味了.....

旁边的任森察觉了晁盖恶劣的心情,心中不禁一阵难受,横刀道:“何用哥哥轻动。小弟去会会他。”

说着正要奋勇催马出战,却猛听到有人笑道:“那小将,你是张清吧?久闻你大名啊。只是,你除了会玩玩射箭和石头这等小手段,别的本事难道都是渣?如此也配虎将之名?”

众人急扭头一看,原来是打仗向来不大争先却也决不落后的虎将孙立。

高傲的张清眉毛一扬,也不搭话,只把手中长枪往孙立这一指。

孙立大笑,催马就上去了,“你我都使枪,咱们比比枪法。胜得我手中枪,方称你虎将名。”

宋江抚须低笑一声妙。

二龙山众人也精神一振,目光瞅着战场热切起来。

转眼,场上已杀到一处。

张清还真的想只凭掌中枪证明什么。

观战双方也都极好奇,这个张清厉害是真厉害,但硬战的本事到底怎样呢?

怕是不行。

箭和石头玩得那么好,哪有时间练好枪法啊。开战时那一枪杀一将的精彩,打的是个快与出其不意,代表不了什么.....毕竟这个张清最擅长的就是个快与巧。

张清也确实是专门注重把个快巧二字锻炼发挥到自己能达到的极致。

当年,唐斌曾经对他做了个总结,说他最宝贵的天赋是暴发力,加上眼尖手快心思灵巧,其它方面的素质,比如耐力并不出众,军中很多将领在这些方面不比他差,尽管耐力可以锻炼加强,但也就是增强了战斗的持久力,不至于战场打着打着就累得被个小兵就干掉了,不会有什么突出。必须加强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再加上巧,练精了,在战场上才真正有了保命的能力.....

张清年少高傲,但对唐斌还是很服气的,把这些话牢牢记在心里,这些年来日日苦练,全力弥补自己的耐力弱项,尤其注重加强自己的暴发力天赋,力争把快字巧字达到独步天下。

此刻,观战双方都聚精会神紧盯着场上交锋,只看了一会儿,双方就都不禁惊讶了。

这个张清原来枪法也这么厉害,尤其是结合枪法打快字,让人只远远看看也不禁心惊不已。

孙立也着实了得,不愧病尉迟威名,这条枪使得神出鬼没,但以他之勇,在开局十几合内也被张清杀得几乎只守不得攻,显得被动极凶险。

张清的枪太快了,一枪快过一枪,枪上时不时的在快上还能炸发出惊人的暴发力,还时不时有诈巧之妙,战马又好,是西夏战场抢的宝马,人马合一打得孙立双臂时不时巨震,枪法都被牵制了,跨下马也被张清的马压制欺负得很不得劲,孙立头一次遇到这样的对手,一时适应不来,斗得很难受。

二龙山这边也就是武艺高心思也灵快的孙立了,换个人上来,只怕吃不住骤然如此迅猛凌厉狡诈的攻势,几下子又得丧命一将。晁盖等看得倒吸口凉气,原还想着欺负张清近战肉搏能力不行呢,谁知......他怎么会这么厉害呢?这小将是不是也太聪明太强了点?

他们哪知道张清是赵岳刻意塑造出来的大杀器。

赵岳,既是让张清更有能力大杀西夏贼和克制田虎贼军,同时战场保住命,也算计着会有一天用于教训二龙山这帮人,变相开拓二龙山强盗在战争上的眼界,丰富其战斗经历,提升其应对不同的厉害对手、不同的没见识过的也本想不到的各种复杂险恶战事手段的能力。

战斗力是打出来的。

只有经受了各种战争考验,对战争见识太浅薄的二龙山强盗才有可能成长为一只强军。

张清占上风,官军的精神更旺了,兴高采烈鼓噪着大声喝彩加油。

作为猛将特意来助战的程子明惊叹之余,心中却不舒服了:我也很厉害的。本将是马军司排绝对头几位的上将啊。大家都只顾着惊叹张清,,岂不是显得我程子明太无能.....

他本就凶恶嗜杀,心中有情绪,又受鼓声如雷的战场气氛刺激,热血沸腾,杀气上涌,哪里还能坐得住,冲动提马冲上场来,狮子一样的脑袋高昂,举铁枪大叫:“对面蟊贼,谁敢战我?”

他的大叫引起注意。

田师中更乐了。好啊,又一个免费的打手上去了......

二龙山这边则瞅着程子明:你,谁呀?这么嚣张?难道你自负比张清孙立还厉害?

晁盖憋了一肚子气:官军也太小瞧我二龙山了!真当我二龙山没能人了?

他命令殷泰:“殷贤弟,这个程子明长相威猛,应该是个有把子力气的。你去会会他。”

程子明?

没听说过。

反正肯定没这个张清有绝技难对付。

殷泰瞧得明白,没胆怯,反而雄心大起,痛快应令,提斧杀上。程子明也确实没别的手段,只凭手中钢枪厮杀,力量强横,异常猛恶。但比这个,殷泰岂惧他,巨力挥斧猛刚......

这一对比拼,兵器时不时打铁一样猛烈轰击碰撞,斗得别有一翻惊心动魄,引人心情跌荡。

宋江眯眼瞅着,感叹一声:“这也是个难得的强将。朝廷的底子......还没空啊。”

这时,孙立渐渐适应了张清的打法,开始扭转被动挨打局面,和张清比拼起攻,又斗了近二十合,孙立见这么打下去不是个头,张清枪法着实精妙,想胜可没那么容易,他不愿多费力气,后面还得留力气和官军厮杀呢,又怕张清为速胜又使出飞石手段,那玩,他也没自信能防得住,圈马再次对冲时,枪里加鞭的绝活突然使出,也想来个巧胜。

不料,张清眼尖,战场太多恶战练出来的反应也快,一见孙立悬鞭的手突然脱离了枪杆变成单手使枪扎来,他立即仗着千锤百炼的马术在马上紧急一滑,滑到马另一侧,蹬里藏身,孙立枪扎空了,鞭也凶猛扫空了。双方错马刚过,张清一惊下就把飞蝗石下意识打出来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