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约梁山 584跌荡的心情,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本网提供更多了山水话蓝天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攻约梁山》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584跌荡的心情,上微信在线深度阅读。为了张清此去能多点安全,身边能有人商量事,兵自然不能多派,张清只能带自己的几个亲兵去,王禀特意把一向配合张清打仗为张清擒将杀敌的最得力副手龚旺丁得胜一并派去。。...

王禀愤怒令张清去青州查案。

为了张清此去能多点安全,身边能有人商量事,兵自然不能多派,张清只能带自己的几个亲兵去,王禀特意把一向配合张清打仗为张清擒将杀敌的最得力副手龚旺丁得胜一并派去。

张清到达时,程子明早已到了。

只是田师中固守不出并没再对二龙山开战,因为董平姚刚去向不明,无法确定是不是投了二龙山,万一真是投了,二龙山利用董平之勇耍阴谋,官军不明底细冒失去了,很可能被突袭杀个措手不及吃个大亏.....显然,田师中并没拿程子明当回事,不认为这个绰号铁狮子的家伙能顶上董平的威力,同列猛将,董平那样的才是可怕的,程子明只是个寻常猛人而已,青州军并不缺。

张清的到来,令田师中很意外。

他转眼就明白了王禀的意图,心中冷笑:本官确实想玩个董平与二龙山草寇两败俱伤,坑死董平姚刚,但,这两蠢货是真莫名其妙失踪了,并非被本官直接玩死了,本官岂怕你查.....

照样是盛情接待,却不是上一次的那种招揽之意。

田师中不会再犯那种愚蠢错误。

但,仅仅张清是有实职实权的侯爷,级别远比田师中高这一项,按官场规矩,田师中也得盛情.....何况人家来的名义是义务助战的。无论背后原因是什么,官面上这人情可着实不小。

田师中也因此很憋屈。

他瞅着张清这张才二十出头的稚嫩却已是侯爷的脸,心中很不是滋味。

他为一镇主官镇守边关数年,从没出过大差子,没功劳也总有苦劳吧,一把年纪了,却不但没得到升官发财,反而遭到贬官,被变相发配到这居民都没几个的青州吃苦冒险....哼!

尤其是不得不对张清行礼,口称下官如何如何,田师中对没落的朝廷越发愤恨之极,对张清的真实来意也明了,但他这样的戏精,不满自不流露在表面上,仍然是笑意暖人,招待得周到。

张清应该是水浒集团中最帅的将领,自负奇能,心怀忠义朝廷,心性高傲,有一种清高英俊威武正派等凌人的正统官气,简称酷毙了,不愧是名叫清的,不是帅哥燕青能比的。燕青是民间浪子,是漂亮有股痞气,虽然很接地气却上不得正经台面,在官眼里只是个趣味小伙甚至耍物.....

张清的这股子气势扑人。

田师中越发不喜到憎恨:你一介该死的丘八装什么高贵清高啊?你也配在本官面前拿架.....

张清暗中留心军中普通将士对董平姚刚事件的说法,惊讶发现田师中竟然并没说谎并不是坑害了.....董平竟然真是莫名其妙失踪了,不知去向,或是死了没了,但或真是叛国当了贼.....

这怎么可能呢?

以董平的本事和装备,谁能如此神秘地干掉董平?

身陷千军万马中,董平也能杀出来呀!

这种事在战西夏时不是一次两次了,区区草寇反而能克制董平?何况还有个强将姚刚为伴.....

那么,董平是不是降贼了?

张清不禁有点二思。

他心里明白,董平对朝廷并没什么忠义坚持,正相反,还非常厌恶朝廷轻贱武夫还瞎搞.....朝廷在某些方面也确实做得比田虎之流恶贼还可恶不得人心。如此,难说董平不会投了二龙山。

毕竟,董平没投靠田虎是看不上田虎,当年没叛逃海盗,仅仅是因为和他及王禀的情义在。二龙山?似乎有些不同啊,打的旗帜是替天行道,当强盗却在民间名声不恶,似乎真是为民的侠义热血豪迈义军....董平又是个热血冲动的家伙,孤身在此,难免被有心人摸着脉忽悠昏了头.....

一想到这个,张清就坐不住了,立即要打二龙山,以打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董平若真在二龙山,就得赶快擒了押回太原,设法挽救。若董平昏头就是不肯醒脑子甘愿为贼,那,说不得只好为了大义斩断友情忍痛杀之......

张清才是忠君爱国的那类人,没读多少书却满脑子儒教思想,水浒中是最积极支持受招安的将领之一,在这里至今仍然视宋王朝为唯一正统而效忠。视海盗只是猖狂盗.....儒教坑得正是这些书读得少或没读透搞不懂儒教无国无族无民只有“唯我”吃人本质的。

民族灾难时顶在最前热血忠义奋勇慷慨壮烈赴死的也正是这些人。皇帝高官们都是高傲悠然残忍冷酷尽情享受着这些人在前线的英勇牺牲换来的安全与富贵,还随时会乖巧一跪投降。

岳飞等就是这么被坑死的,但就算你穿越就在他们身边劝说也没用。

因为,无论怎样,他们归根结底都确实是为国为民而死的。他们就是愿意赴死,不惜死。

英雄也没别的选择,国家就是这么个鸟样子。社会就是这么个糟糕环境。人是困在社会大环境中的,太多时候,个人没得选择。就这么个国家这么个社会,再烂,也只能为它卖命牺牲.....也是源于此,后来崇洋媚外,不择手段坑本国本族混发达了,鄙夷本国,移民效忠外国去了....

张清急于出战。田师中大为支持。

田师中等久闻张清骁勇善战威名,知道张清不是程子明这样的寻常猛将,杀伤力巨大,否则也决不可能如此年少就能得封国侯.....正好利用来和二龙山打个两败俱伤,青州方得利。

大军再次堵到二龙山前。

晁盖宋江等见官军中没了可怕的董平助战却仍然如此嚣张,大怒,下山迎战。

不过,这次更小心了,只是头领带亲兵,加一些头目出战,如此方便万一时好撤退。

官军这次换了个挑战者,是个年少的“小白脸”,远远望去也能感觉出浑身一股子傲气,横着一条枪立马在那耀武扬威的......二龙山这面心中愤怒:你得瑟什么?真当我二龙山无人了,是个人就能来这耍威风霸气赚名头?

张清正仔细审视着二龙山这方的头领和兵,看看董平在不在,或有没有他熟悉的董平的亲兵什么的,还没审视观察完呢,就见一马冲出来,马上人一边奔腾一边狂放大叫:“卖PP的小白脸,你改卖找死来啦。”

此人正是蛇角岭十三太保中的震山岗王霸道。

他的叫骂引起二龙山这面一阵哄笑。

矮脚虎王英还凑趣抻着脖子大叫:“霸道兄弟把他拿到山寨好好鉴别一下是公是母啊——”

张清怒火腾地起来了。

如此龌龊不堪,这就是所谓的替天行道的义军?

他本就为董平的事心中烦躁,这下杀机更炽,却在马上一手提枪垂地安坐不动。

百十来米距离,战马跑开了转眼就冲过来了。

王霸道大刀一举,大吼一声,搂头就剁。

他绰号震山岗,就是嗓门大得惊人才混得了这么个浑号,这一吼声势惊人,胆小的能吓死,无论刀法怎样,靠吼就能赢了,却对久在西夏战场厮杀出来的张清没用。

始终酷酷的不动的张清猛然动了,身子猛往马侧一侧,单手提的枪已(滑)捅了出去。

王霸道高举过顶的大刀正在下劈,咽喉却已被枪捅穿。

张清单手一抖枪杆,锋利的枪头轻易撕开了王霸道的半拉脖子。高压鲜血噌窜出来。王霸道也在这一撕下可怕地挺着歪到一边的脑袋栽下马。大刀先一步脱手,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咝——

二龙山不少头领正嬉笑着,却猛然僵住了笑容:又一个能秒杀的!另一个董平出现了?

却也有人不以为然,断定是这小白脸太奸诈在耍诈以不动麻痹王霸道轻敌来玩突袭才如此,并非是这小将真有什么过人的本事。

独角蛟秦会就是这么想的,而且死的是蛇角岭派干将,他秦会系再次大丢人,脸上挂不住了,如今十三太保不剩几个了,又折了一个,也难免心痛损失,大怒,催马就上去了。

他结义兄弟张大能却是瞥见师傅秦明脸色变得凝重,感觉不妙,怕秦会有失,催马也上去了。二打一丢脸,但总比秦会狂怒轻敌下再大意送死掉一个好。结义兄弟,这时就得上啊.....

二骑气势汹汹一齐扑来。小白脸却突然收枪了,仍是傲慢驻马在那不动,却突然双手一扬。二龙山这边没看清怎么回事呢,就见正快马飞奔的秦张二人几乎同时啊一声就摔下马去。

张清以飞蝗石算计了二将,立即策马摘枪想赶上去了解了地上还在发蒙捂脸痛叫的二人。

秦明却反应迅速,已打马猛冲了上来,显然是想拦截张清,救下二将。

张清见来将使的又是沉重的狼牙棒,气势却比前面那个使狼牙棒的大汉更是凶猛,料定必是二龙山第一猛将霹雳火秦明。

他年纪不大却身经何止百战,往日见多了各种悍将,经验丰富,一打眼就知来人肯定厉害,自负武力,心高气傲却也不敢小瞧了秦明,也不想费力气拼斗,他来此仅仅是想找到董平并顺手多杀几个悍匪为朝廷减轻盗灾之患,不是为斗将蛮干扬勇武的,所以瞅准了又是一石头。

秦明此前没看清张清打的是什么,却已经判定这个官军小将是以某种砸人的暗器专伤人脸取巧取胜的,有了防范,一直把狼牙棒就端在胸前方便及时应变护住脸,猛瞅见有物飞来,本能举棒护脸,嗯,真护住了,啪一声,飞蝗石猛击在狼牙棒上炸得粉碎,溅了秦明一脸,眼睛险些伤到了.....谁知又一石子紧跟着砸来,这回是怎么也反应不及了,原来张清算计的真正目标却是秦明的手。握棒的前手手背被砸中,秦明痛得不禁同样失声大叫啊一声,感觉手背骨砸裂了,若不是还有另一手握着棒,沉重的狼牙棒得松手扔了砸中他的马......

秦明也是照面既惨败,但总算为秦会张大能赢得了逃命时间。二人武器马都不要了,捂脸拼命奔回本阵。亲兵急忙接了扶下去查看伤势.....脸骨碎了一样,打不了了,随即就回了山寨治伤

秦明也在急忙回马逃窜。

张清也不追赶,仍驻马不动,却摘弓转瞬对着秦明后背就是一箭。他要二龙山草寇看看他不止是打石子厉害到天下无对,还有更适合远攻杀敌的手段——箭,也是没羽级高手。

他要让山东这边知道,他的昔日西军五虎上将威名可不是只靠飞蝗石小技能就侥幸获得的。

他现在是尊贵的侯爷了,不再是往日的区区军中小将,所以很在意别人对他本事的评价。只能仗着玩石子出名,对侯爷可不是光彩事。人,就是这样.....

张清也很自信这一箭至少能要了秦明半条命。

不料,二龙山这边猛飞出一箭,远远地竟能把他的箭拦腰射断。

如此迅猛精准的箭法必出自箭术超级高手,张清却丝毫不惧,瞅着二龙山帅旗下威风凛凛大胡子壮汉(晁盖)身边正放下弓的万大年,先是诧异了一下此人的古怪形象,瞅着这人奇长的手臂若有所思,随即一扬弓高傲邀战道:“那猿猴精,你可敢上来与我比比箭?”

万大年最特么恨别人把他当猿猴精怪物看了,但往日被人如此说多了,此刻对张清也如此叫他也不动怒,只冷哼了一声:心说,张清啊张清,你就得瑟吧,很快就会有人来教训你个灰头土脸再不敢如此目中无人的高傲自负了。现在由我先教训教训你晓得箭法上你没什么值得傲慢的。

他出阵上前,主动进入张清的射程内,扬扬弓,“三箭为满。”

张清一扬眉,朗声道:“如此文定也好。”

两个都提起精神虎视眈眈盯紧对方。

箭斗,错错眼,稍分神就是个死啊。谁敢大意放松。

两人斗鸡眼一样死盯着对峙,又仿佛相恋万古却隔着天堑不得亲近的恋人。现场气氛有些古怪,却空气凝固了一般高度紧张。

猛然,万大年先动了,一箭射出,快如流星闪电,看得即使是根本不在乎张清死活的田师中也不禁猛提憋住一口气.....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