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夫不嫁 恨夫不嫁第四章 重见天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凌云之燕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恨夫不嫁,该小说的主角是凌一飞林茉,是一本都市小说,这本小说在花生小说深度阅读网提供更多深度阅读了,凌一飞林茉小说精彩的片段:连旁人都要同情她,可自己的亲人和最爱的那个男人却早以将她忘在脑后,任她在这里受尽屈辱折磨,自生自灭。长期在这种冰冷残酷的环境中,林茉已变得麻木,丁叔叔的目光像一丝阳光照了进来。。...
恨夫不嫁第四章 重见天日

丁伟叹了口气, 抬头看了一眼林茉,眼神中的那一抹怜惜,让林茉有一种久违了的温暖。

长期在这种冰冷残酷的环境中,林茉已变得麻木,丁叔叔的目光像一丝阳光照了进来。

连旁人都会怜悯她,可自己的亲人和最爱的那个男人却早已将她忘在脑后,任她在这里受尽折磨,自生自灭。

她的心像有无数根针在扎,密密麻麻地痛。

但却再也流不出半点泪。

三年了,泪早已流干,她早已学会隐忍。

“你父亲,他……”

丁伟不知如何开口。

“我明白。” 林茉点点头。

也许三年前,父亲就因为怕岳家而决定舍弃她这个女儿了,所以才会任她在这里自生自灭。

“我会求岳总裁让他放你离开这里。”

林茉木然地挤出一丝微笑,这是对丁叔叔的感激。

对于岳家人放她离开,她也并不抱奢望。如果岳家想放她,早就一个电话就把她放了,不会让她在这里受尽折磨。

而现在她感觉自己就像个活死人,待在哪里都一样,心里唯一的希望就是见到母亲,知道她一切安好。

岳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岳振南正襟危坐,他在沉思。小儿子岳霖不幸离世,给了他最沉痛的打击,使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岳氏集团总裁这个担子他担得越来越吃力。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召开董事大会,把总裁这个位子让给大儿子岳晨来担任。

岳晨自从弟弟离世后,一下像变了个人,从一个什么心都不用操的富二代公子哥变成了岳氏合格的继承人,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他也可以放心的把岳氏交给他自己颐养天年了。

正在沉思中,岳振南邮箱提示收到一封新邮件,打开一看,是丁伟发来的。

他说今天在偏远的地方工厂看见了林茉,她的近况十分凄惨,希望岳总裁不计前嫌,原谅了她。

邮件附件有张照片,岳振南点开,只一眼,他的眉头便深皱起来。

这……这是林茉吗?

照片中的女孩早已不是从前的样子,瘦弱不堪,佝偻着腰,满脸饱经风霜。

岳振南仍然记得当初十七八岁的林茉花一样的年纪,美丽温婉,青春气逼人。

当年她到家里来找岳晨,羞涩而腼腆的问他:“岳伯伯,岳晨哥哥在家吗?我有数学题不会,想让他讲讲。”

岳振南当时就想:林佑栋竟有这么好的闺女,将来结成儿女亲家多好,岳晨和岳霖兄弟两个,这小丫头看上哪个嫁哪个。

谁知终于和林家结成亲家了,却因为这桩婚事失掉了一个儿子。

他岳振南要说心里没有恨,那是假话。但当他看到林茉现在的样子,心里又深深地被触动了,曾经多好的女孩子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她这几年也应该为她当初的任性受到惩罚了。

事情就到此结束吧,再也不想看到她,以免勾起心中的伤痛。

工厂管事接到上头电话,取了500元钱,递给林茉,冷淡地对她说:“上头说了可以放你走了,这是车费。”

林茉一震:自己自由了?

岳家终于想通了,肯放过自己了?

“妈妈,我终于可以见到你了!”

林茉失神的眼神里多了一缕亮色。

终于回到了离开了三年的城市,林茉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这座城市的变化太大了。

在偏僻的地方呆久了,站在车水马龙的街上,看着身边熙熙攘攘的人群,她有片刻的失神。

流光溢彩的橱窗里,展示着一盒盒精致的月饼。街上的人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情,从人们开心的聊天中她得知今天是中秋节。

哦!中秋节是个月圆人团圆的日子,这么久的与世隔绝,她早已不知今夕何夕了。

街上中秋节的气氛让林茉的眼里多了一丝激动的神色,她不由得加快脚步,三年多没见父母了,他们都好吗?

听到有人按门铃,林家管家张峰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个衣着陈旧,落魄憔悴的女人。

还没等他开口问,那女人先开口了:“张叔,我是林茉呀!”

张峰惊讶地上下打量了半天:“茉小姐真的是你?”

转眼,张峰脸上露出了难色,吞吞吐吐地说:茉小姐,林总他……他……”

“爸爸怎么啦?”

“不是……是……咳!茉小姐,我跟你说实话吧,林总三年前就吩咐过了,你是要回来不能进家门,你已嫁入岳家就不再是林家人。”

“什么?我不再是林家人?我不信,我要见他们,你让我进去……”

张峰却把住门坚决不让林茉进去,林茉在门口大声喊:“妈妈!我是林茉,我回来了!”

没有喊出母亲,父亲缓缓走了出来。

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见到女儿那一刻,林佑栋还是震惊到了。

三年未见,女儿完全变了个样子,曾经的美丽看不到一丝痕迹,脸色枯黄,双眼失神,身形瘦的不成样子,双手的关节肿大……根本不像个年轻女孩该有的样子,倒像个中老年人。

这是自己的女儿吗?

女儿从小是自己的骄傲,小小年纪就是美人胚子,漂亮、懂事、优秀,功课一直很好,是自己的掌上明珠,是林氏集团的大小姐。

如果不是她当初倔强地拒绝岳氏二公子,闯下那么大的祸,那她现在就是堂堂岳氏总裁的儿媳,说不定还是未来岳氏的女主人。

可她为什么就那么任性?

“你……?”

林佑栋实在想象不到这三年里女儿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让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正想张口问,到口边的话却变成了:“你还回来干什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走吧,以后不用回来了!”

林茉瞬间呆若木鸡,她做梦都想不到,宠爱了她那么多年的亲生父亲竟然亲口跟她说出了那样的话!

她已经麻木了很久的心,突然感到刀割般地疼。

“你妈妈也是这个意思。”

看着呆在原地的女儿,做父亲的狠下心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递给女儿:“你去自力更生吧,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总之别再回来了!”

林茉接过钱,慢慢转过身,一抬手,钱从手里飞了出去,那一张张红色的蝴蝶在风里翻飞。

背过身的林茉一低头,眼泪像线一样从眼眶里垂直落下来。

她再没有家,没有亲人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