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夫不嫁 恨夫不嫁第七章 包间里的一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昨日阳光正好,本编淘来一本女频小说,这本小说是细致描写凌一飞林茉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凌云之燕,小说名恨夫不嫁,现在的就一同来看一看这本都市小说吧:“你去餐厅后厨把那个新来的厨娘叫来,她的名字叫林……”凌一飞眯起眼睛仔细再回忆着那个女人的名字,“我想不出来了,是走路时腿脚不太好那个。”几个时尚妖娆的陪酒女郎坐在旁边,时而点烟,时而倒酒,一声一声殷勤地叫着大哥。。...
恨夫不嫁第七章 包间里的一幕

华灯初上的夜晚,在丽晶酒店桑拿部,几个刚蒸过桑拿的男人穿着浴袍坐在包间的沙发上,一边喝着酒,一边K着歌。

几个时尚妖娆的陪酒女郎坐在旁边,时而点烟,时而倒酒,一声一声殷勤地叫着大哥。

凌一飞靠在沙发上,对着其中一个陪酒女郎吹了一口烟,啪的一声把一叠钱摔在了茶几上。

“你们几个谁能把咱们哥几个逗乐了,这叠钱就归她。

几个陪酒女郎一听激动坏了,争先恐后地上前表现。有的为几位大哥按摩,有的讲笑话,有的唱歌。

看着她们献媚的表演,沙发上其中两个男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坏笑着摇摇头。

“一飞,我看你今晚的钱是花不出去了。”郑昱指着凌一飞笑着说。

“那可未必,表演还没结束,好戏还在后头。”凌一飞冲着郑昱眨眨眼睛。

“米娜,进来。”凌一飞喊了一声。

“凌总,有何吩咐?桑拿部经理米娜应声推门而入。

“你去后厨把那个新来的厨娘叫来,她的名字叫林……”凌一飞眯起眼睛仔细回想着那个女人的名字,“我想不起来了,就是走路腿脚不太好那个。”

“好的,凌总,我知道了。”米娜飞快地退出包间。

正在厨房切菜的林茉听到林总叫自己,她的心不由得一沉,觉得十分惶恐不安。

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不去,只得忐忑不安地跟着来叫她的人去了桑拿部。

林茉低着头走进包间,包间里灯光很暗,五彩的镭射灯星星点点地照在地毯上,使得地毯更加色彩斑斓。

看着林茉进来了,凌一飞很兴奋。

他一直迫不及待地想找个机会看看这个女人被压到极点会不会反弹,今天,机会终于来了。

“给兄弟几个介绍个人,这是我们后厨新来的一个厨娘,这个女人很特别,对男人特别恐惧。

你们谁今晚能让她心甘情愿地投怀送抱,算我输,这钱归他。”

凌一飞用看着猎物一般的眼光盯住林茉。

听到凌一飞的话,林茉浑身一颤。面对凌总,她连头也不敢抬,她实在不清楚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凌总,他为何要如此针对自己?

“那还不简单,把你桌上的钱分她一半,她就乖乖投怀送抱了,没有哪个女人不爱钱。”郑昱一脸不屑地说。“一飞,我看你今晚是故意找输吧。”

“要不你试试?”凌一飞挑了挑眉毛,扫了一眼郑昱。

郑昱二话不说,从沙发上站起来,随手拿起了凌一飞放在茶几上的钱,缓缓走向林茉。

他小小的眼中闪出亮晶晶的光,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毫不起眼的女人。

林茉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忍不住想往后退。

但她知道,今天这个场面是无论如何也躲不掉了,只能硬着头皮应付,心里暗暗祈求着他们不要太过分。

“你主动到哥哥怀里来,跟哥哥激吻两分钟,这个钱给你一半怎么样?”郑昱意味深长地看着林茉。

“不,我不要钱。”林茉头也不抬,声音虽小,但很坚定。

“全给你,怎么样?”

“不。”

“咦,还真是。”郑昱抬头看了一眼凌一飞。

“你作弊吧,凌一飞,你和她提前串通好了是吧?”

“你非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凌一飞双手一摊。

“那我可要霸王硬上弓了,你可不要心疼啊。”郑昱挑衅地看了一眼凌一飞。

“你随便。”凌一飞轻描淡写地说。

得到允许的郑昱胆子大了起来,他一把抱住林茉,吻了上去。

林茉脸色大变,她一边拼命地左右躲着,一边使劲往后缩。

但郑昱丝毫不肯放过她,直到把她抵在墙上,无路可退为止。

他紧紧钳住林茉的胳膊使她动弹不得,一低头,眼看就要吻上她的唇。

“慢着,刚才不是说要自愿吗?你这不是自愿,是强迫。”瑟瑟发抖的林茉忽然张口说道。

看看这个惊恐万状的女人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郑昱一下子愣住了。

他马上意识到自己违反了游戏规则,沮丧地松开手放开林茉。

“可真是个蠢女人,抱一下吻一下就能得到这么多钱,居然死活不肯,有病吧。”郑昱有些恼羞成怒。

“我把她叫来是逗大家开心的,既然她如此不识抬举,那我自然是不能轻易放她走。

既然她不愿意拥抱和接吻,那么你们每人可以叫她做一件事,如果她按要求完成了,就可以离开这里。”

听闻此言的林茉松了一口气,叫她做什么都可以,只是不要再碰她。

刚才的恐惧和挣扎使她的背上已经汗津津的了,此刻感到手心微微有些发麻。

只希望他们快点结束这无聊的游戏,能放她离开这里。

“唱首歌听听吧。”陆一鸣提议。

他故意点了一首《青藏高原》,想试试看她的嗓音能不能飙上去。

林茉无奈地拿起话筒唱了起来,因为刚才的惊吓,所以她唱得语不成调,高音部分走调得不像样子。

惹得陆一鸣和郑昱哈哈大笑,觉得这个女人唱歌的样子简直像小丑一样。

终于一曲终了,林茉轻轻地一口气。

“既然你刚才一个吻都不愿意给,那你现在给哥哥揉揉脚吧。”郑昱脸上出现一抹调戏的笑容。

林茉轻轻地咬了咬嘴唇没有出声。

“如果你今天不揉的话,信不信我让你今晚陪我?”看着林茉的样子,郑昱开始威胁他。

听闻此言的林茉慢慢地蹲了下去,轻轻地抬起郑昱的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慢慢地按摩起来。

她的脸上,居然看不出丝毫的表情。

刚才一直一言不发的凌一飞,看到此情况,吸了一口凉气,眼里更流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

这个女人,无论给多少钱都不愿被男人碰,却又心甘情愿做这样下贱的事情。

除了身子和清白,难道人格和尊严通通都不要了吗?

林茉的心在滴血,人格和尊严又是什么东西?曾经她是骄傲的大小姐,但是又能怎么样?那三年非人的折磨,使她的目标只是好好地活下去,见到自己的妈妈。

当她被女工们扒光衣服,赶出宿舍门外,当男工们当着她的面小便、讲黄段子,人格和尊严,早在那时被伤得体无完肤。

凌一飞说不出来为什么,这个女人越是卑微,他心里越是有一股气。

他想让她把自己全部的卑微都摆出来,让他看看一个人到底能卑微到何种地步,在卑微的尽头,到底还有没有一丝丝的自尊和骄傲。

“你还有没有什么好主意让这个女人屈服?岳晨。”凌一飞侧过头问一个一直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男人。

岳晨!听到这两个字,林茉浑身一颤,她迅速抬头张望,只这一眼,她瞬间面如死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