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羽毒妃 《凤羽毒妃》第九章 长夜无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南宫铭沐姝小说名字叫作《墨羽毒妃》,提供更多墨羽毒妃,墨羽毒妃小说深度阅读。墨羽毒妃小说南宫铭沐姝节选:南宫铭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很陌生人……很陌生人……很陌生人”这个词始终索绕在他脑海里,使他久久地不能够入眠。此时已是二更天,他还…...

南宫铭沐姝小说名字叫做《凤羽毒妃》,这里提供南宫铭沐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凤羽毒妃小说精选: 大概是累坏了,闭上眼睛便进入梦乡,床上的南宫铭却翻来覆去睡不着,“陌生人……陌生人……陌生人”这个词一直萦绕在他脑海里,使他久久不能入睡。此时已是二更天,他还未睡着,南宫铭干脆坐起身,掀开被褥向圆木桌走去,轻手轻脚的坐在沐姝面前,她浓密的睫毛轻颤,这只凶巴巴的小猫安静下来如此的温顺,甜美。南宫铭看着那张美得让人窒息的容颜,喃喃自语:“陌生人,难道只是陌生人?”当沐姝说出“陌生人”三个字时,他的心竟有一丝丝的痛。从未有人能影…

  大概是累坏了,闭上眼睛便进入梦乡,床上的南宫铭却翻来覆去睡不着,“陌生人……陌生人……陌生人”这个词一直萦绕在他脑海里,使他久久不能入睡。

此时已是二更天,他还未睡着,南宫铭干脆坐起身,掀开被褥向圆木桌走去,轻手轻脚的坐在沐姝面前,她浓密的睫毛轻颤,这只凶巴巴的小猫安静下来如此的温顺,甜美。

南宫铭看着那张美得让人窒息的容颜,喃喃自语:“陌生人,难道只是陌生人?”当沐姝说出“陌生人”三个字时,他的心竟有一丝丝的痛。

从未有人能影响他的心情,遇到再大的变故都是冷漠无情,可是沐姝的出现,不过短短几个时辰,竟让他的情绪波动起伏,笑了好几次,还主动戏弄她,想离她进一步,可能这就是一见倾心吧!南宫铭已在不知不觉间深陷其中。

沐姝的眉毛突然紧蹙,光洁的额头冒出一颗颗汗珠,南宫铭想要伸手抚平蹙起的眉。

“安安!安安!住手!别打了!”沐姝还未醒来,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梦话,突然她惊吓一声,“嗖”的一下站起来,“安安!”

醒来才发现只是一场梦,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给自己倒杯水压压惊,“大半夜不睡觉在这干嘛!”沐姝质问南宫铭,后者若无其事道:“渴了,还有,安安是谁?”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能让沐姝时时刻刻挂念的人当然要打听清楚。

沐姝并未作答,双手扶着额角,轻轻摇头。沐姝梦见几个小厮对沐姝拳打脚踢,安安被打得鼻青脸肿,浑身是血,尽管是做梦,沐姝依然感到心疼和不安。

从小到大,孤儿院的其他孩子总是喜欢欺负沐姝,安安为了保护她不知挨了多少打,受过多少伤,他却总是笑着说不痛,“我是黑夜骑士,他们都打不过我,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那时,他们都还只是孩子,却从未食言。

若能有一个为你遮风挡雨的死党,陪伴你度过漫漫黑夜,挨过艰难岁月,给你温暖春风,那还有什么畏惧面对人心的真假现实。

“再过一个多时辰,天就放明了,**睡会儿。”南宫铭的催促将沐姝从思绪中回来,“不用了,你睡吧,我一个人坐会儿”陈安安至今下落不明,沐姝也就没有入睡的心思。

南宫铭站起来,将裹着被子的沐姝打横抱起来,大跨步朝床走去。“南宫铭,你干嘛!放我下来!”沐姝不断的扭动着,可南宫铭抱得太紧了,挣脱无效。

“睡觉。有事明日再想。”南宫铭弯腰将她放在床上,掖好被角,便去圆桌坐等天亮。沐姝本想叫住他,让他一同躺会儿,但始终还未完全放下戒备也就作罢了,背过身睡去......

沐姝没心没肺的睡着,温如玉此时正在房中来回踱步,惴惴不安,心急如焚,担心沐姝的安危。

今夜,这两位名震四国的奇男子注定要别夜无眠了。天刚亮,沐姝便醒了。第一眼就看见坐在圆桌旁的南宫铭,亏得是三伏天,否则在这里坐一夜非得冻成冰块不可。

沐姝伸了伸懒腰,“你怎么一副一夜未睡的样子。”南宫铭别过脸去,不回答。“我等下出去安排马车,你在这里等我,我会让小二把饭送来。”

“嗯,快去快回。”沐姝简单梳洗后戴上面纱便出去了。'

城外虽不似城内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但毕竟是帝都境内,天亮不久,便有陆陆续续的人进往城内,每个进城的人不论是商贩、官家女眷都由士兵例行检查,方可进城。

帝都人来人往,摩肩接踵,所以明条规定白天只允许皇室子弟在街上骑马而行,平民只能在婚嫁、中举之日才被允许骑马游行,且子时之后,不允许任何人出行。

此时平安客栈一上等房中,一锦衣男子立于身披玄色斗篷的神秘男人面前,双手抱拳,颔首屈身,十分恭敬。那神秘男人的斗篷遮住了半张脸,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桌面,浑身散发着冷意和黑暗的气息。

“主子,属下来迟,请主子降罪!”锦衣男子屈膝半跪于神秘男人身前,作负荆请罪模样。“自行领罚。查清楚此次的杀手可是华氏派来的,另外有一个名叫沐姝的女子,与温如玉走的很近。”

神秘男人清冷的声音毋庸置疑,此人正是南宫铭,而他口中的华氏正是他的母亲——华棠!

“是,主子。”

锦衣男子有些不相信此次的任务,南宫铭居然让他去调查一个女人!不可思议!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